新闻中心

《柳泉名城何处是》——叶浅予

2015-05-08 15:23:26 来源: 舜网 作者: 责任编辑:曹乐平

摘 要:一九三五年初次登泰山,游济南,趵突泉的印象尤为特殊。大池子里冒出几处大泉眼,向水面喷出一尺来高,煞是好看。到过济南的人,都得去朝拜一下趵突泉名胜。

  济南古称泉城,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多美呀!

  一九三五年初次登泰山,游济南,趵突泉的印象尤为特殊。大池子里冒出几处大泉眼,向水面喷出一尺来高,煞是好看。到过济南的人,都得去朝拜一下趵突泉名胜。

  曾听说趵突泉由于抽用地下水过多,泉眼早已枯竭。市政当局为了保存这一名胜,曾想方设法,控制地下水源,或埋设自来水管,曾复活一时,经“文革”破坏,别说重振旧日名泉,连整个济南市的用水都得另找来源。济南朋友了解老年人怀旧的心情,故让我先游大明湖,真是“一城山色半城湖”,景色如旧,还添了新的景致。然而我念念不忘趵突泉,明知泉眼已涸,非得到一到,才死心。

  这天来到趵突泉公园门口,特在左近买了几斤济南名产烤地瓜,准备在泉畔饮茶品尝。进得园来,先见一池,近于涸干,池底尚留一洼清水,一群红色小鲤,挤在其中,看样子虽不至像涸辙之鲋那样可怜,却也够狼狈的。舍去而至新修的李清照纪念堂,小院子平房数间,明窗净几,淡雅紧凑,稍稍游览一番,来到泉园中心。

  那块题名“趵突泉”三个大字的石碑,早已冲进视界,走近几步,快到石栏杆时,突然一阵春风,刮来一股臭气,冲进鼻孔,这是毫无准备的一次意外袭击,急忙捂住鼻子,看一看池子里出了什么事情,原来池底朝天,臭气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朋友们说,既来之则安之,好在茶座开着,进去喝杯热茶,吃块烤地瓜,解解臭气。幸亏茶座门窗紧闭,老远能看见那块泉碑,带臭的春风却吹不进来。

  时间推移,事物变化,这是常规。泉眼已涸,干脆把它填没,省得游人自作多情,去寻什么柳泉名城。可是事物的发展,又常常违反常规,所有山东的导游宣传品,无一不在吹嘘古老的名胜,硬叫人去欣赏散发臭气的天下第一泉。这可以叫做明知故犯,也可以叫做自欺欺人。济南朋友解释道,你来的不是时候,现在冬尽舂来,地下水位很低,等到雨季你来看看,保你不会闻到臭气。

  我在想:人类发展到某个时刻,一切物质都满足了,一切污染都排除了,必然会怀念老祖宗所创造的那种和大自然协调一致的精神生活。感慨之余,写了四句诗,以记此游:

  垂柳衰老泉眼涸,

  趵突泉畔掩鼻过;

  柳泉名城何处是?

  经纬路上紫花舞。

  清王朝遗迹

  学过社会发展史的人,都知道人类经过多少万年才脱离野蛮愚昧时期,进入文明时期;从新石器原始部落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汉民族而论,也得度过四五千年。最近读了周远康所著《清朝开国史研究》,发现满洲女真族的后裔努尔哈赤起兵统一东北,到他孙子福临进关统治中国,前后不过六十年,经历了原始部落公有制、奴隶制、封建制三种社会形态,简直是奇迹。沈阳的一座故宫、两座皇陵,是清朝六十年开国史的见证。

  假使你对历史没兴趣,到了沈阳,游了这三处古迹,以为和北京的故宫、十三陵差别不大,不会留下特殊印象。偏偏努尔哈赤的开国奇迹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要从三处古迹寻觅女真民族的特殊标志。好不容易才从故宫中路的清宁宫前发现一根标杆,是高悬兽肉喂饲猛禽的器具,代表狩猎风俗的唯一纪念品。其次,一宫二陵所有殿门匾额都是满文居中,蒙汉文居左右两侧,和北京故宫满汉文并列的匾额有所不同。除了这两项,找不到其他特殊文化标志。

努尔哈赤的东陵,在沈阳东郊的一处高冈上,前临浑河。女真墓葬似乎也信风水龙脉之说,唯一特点是高冈之上加高丘,显得帝王的威严。第二代皇帝皇太极的北陵,平地起陵,墓道两侧排列一对对石兽,沿用明朝体制,其中一对大象和一对骆驼,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