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泉歌

2015-05-26 09:51:00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王晓涵 责任编辑:郭天舒

摘 要:泉水,是一首情歌,被人们翻来覆去地唱,采莲的,赏荷的,欢喜的,忧愁的,都动了真情,都百唱不厌。

  泉水,是一首情歌,被人们翻来覆去地唱,采莲的,赏荷的,欢喜的,忧愁的,都动了真情,都百唱不厌。

  泉城,是一首老歌,被人们翻来覆去地听,记着的,忘了的,仍在的,走了的,都付了真意,都刻骨铭心。

  泉音·戏

  老济南人大都爱听戏。

  小时候被爷爷奶奶带着哄着,坐在趵突泉或大明湖或英雄山的大戏台下半玩半闹地听了一场场帝王将相,才人佳子的故事。现在那陈迹斑驳的戏台仍在,映射上它的碎金般的阳光仍在,一排排落寞年迈的长椅仍在,心甘情愿地,醉在两百年前的梦里。

  前朝的残梦未散完全,民国的脚步刚刚踏起,而民间文化是从来不管这些的,这个时候五音戏的锣鼓就敲进了济南府。融入了京戏和吕腔,揉进了乱世与俗肠,粉霞艳光便要登场了。

  先来调弦索,拉胡琴。场面之中,坐下打单皮小鼓,左手司板的先生,仿佛准备好了。听戏的人们掌声便起来了,沏了壶好茶,嗑着瓜子,就着清风,明知戏里人事都不落实,仍不免带着陈旧的迷茫的欢喜,拍和着人家的故事。也有卖糖果、花生仁儿的,冬天还卖糖炒栗子,乘机蹭戏看。

  灯暗了。只一线流光,伴咿呀半声,大红的幔幕扯起——

  情情义义,卿卿我我,悲欢离合。

  那个年代,五子中的“戏子”那么让人瞧不起,在台上却总是威风凛凛,千娇百媚。头面戏衣,把令人沮丧的命运装饰一新,承载了一时风光,短暂欺哄,一一都是英雄美人。

  只记得花旦们永远摊着兰花手,绕着腕花,轻轻走圆台,一步,一步,一步。口中不忘咿呀唱着,缓缓地半停顿地好不容易到了正前,一下双晃手指点着牡丹,一下云手回眸,一下穿掌拖腮凝思,眼神飘至老远,又似好近。让人猜思,眼前是不是真有花儿呢?——时间过得很快,眼神流得很慢。

  总之是,万般风情。泉味·艺

  东坡先生有词云:“人间有味是清欢。”

  食色性也,无人免俗。要说济南府的传统美食,大概是最招人喜欢的一门艺术。有什么丁香虾仁、九转大肠、炸荷花,有什么三彩大虾扒芦笋鲍鱼、奶汤蒲菜、汤爆双脆,有油旋、清油盘丝饼、糖酥煎饼,有济南白莲藕、玉龙雪桃、红玉杏。油炸的红焖的,清蒸的乱炖的,甜腻的爽口的,酥脆的鲜美的,无所不有,无所不能。若有这等福气能把每道菜都寻来,摆得齐齐满满的,第一下必先夺了人眼球,第二下香气占据鼻腔,第三下摄取人的三魂七魄,欲罢不能。

  有意思的是传统小吃街,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沐浴沾染着凡世红尘气,时间久了,也成了一种文化。在大观园,在芙蓉街。穿过小食摊子,看见甜沫,馄饨,杏仁豆腐,羊肉串,草包包子,还有茶汤,油茶,煎饼,忽而一阵咚呛乱响,原来是拉洋片的在招揽,洋片要拉不拉,小锣小鼓吸引着满肚饥馋的路人们。

  民间街头小手艺更是少不了的。又一棵三月青青柳,又一个灵巧手艺人。济南府独有的捏面塑,又叫“捏江米人”,小孩子最爱这个。从两百多年前开始,他们以糯米粉加小麦粉、水,着色,蒸成熟面团后,用刀、剪、簪、花纹模捏塑成精致小巧的模样,玫瑰花、琵琶精、老寿星、孙悟空、关云长,还有浴血破阵的霸王。戏台上的霸王靠的是四梁八柱,铿锵鼓乐,唱念做打,这里的霸王靠的是手指的捻、搓、揉,是刀、篦、针的挑、切、点,都栩栩如生,都瑰丽莫名。

  不过是,人间颜色。

  列位,且看这四面荷花三面柳,且听这十丈软红北城音。泉歌一曲,她正穿云破月,分花拂柳而来,一如踏过千年岁月,历经濯洗而明媚如初。

  真是难以细说从头。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原标题:泉歌
分享到:
值班主任:田艳敏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