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土司遗址申遗成功 古代中国土司制度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长期推行

2015-07-05 11:09:02 来源: 惠州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李欢

摘 要:土司遗址为中国2015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包括湖南永顺老司城、湖北唐崖土司城和贵州播州海龙屯三处遗址。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在申遗成功后的发言中说,土司遗址申遗成功,使生活在中国西南山区的土家族、苗族和仡佬族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世界文化遗产。

  据新华社德国波恩7月4日电中国土司遗址4日在第39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8处世界遗产。

土司遗址申遗成功 古代中国土司制度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长期推行

  土司遗址为中国2015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包括湖南永顺老司城、湖北唐崖土司城和贵州播州海龙屯三处遗址。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在申遗成功后的发言中说,土司遗址申遗成功,使生活在中国西南山区的土家族、苗族和仡佬族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世界文化遗产。

土司遗址申遗成功 古代中国土司制度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长期推行
土司遗址申遗成功 古代中国土司制度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长期推行
 

  13世纪至20世纪初,中国元、明、清朝中央政权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推行“土司制度”,中央委任当地首领担任“土司”,世袭统治当地人民。留存至今的土司城寨及官署建筑遗存曾是“土司”的行政和生活中心。土司遗址见证了古代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对西南多民族地区独特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管理智慧。这一管理智慧促进了民族地区的持续发展,有助于国家的长期统一,并在维护民族文化多样性传承方面具有突出的意义。

  本次申报的三处遗址为我国规模较大、格局完整、遗存丰富且最具价值特征代表性的土司城遗址。至今,这些遗产所在地的居民仍传承着各自典型的民族习俗与文化传统。 

  土司制度始于元朝,是中央政府管理西南少数民族的一种方式,土司一职通常被授予西南少数民族的首领,可以世袭,但必须经过朝廷批准,而朝廷承认土司拥有高度的自治权。亦有“羁縻”一词形容这种一方面用军事手段和政治压力加以控制,另一方面以经济和物质的利益给予抚慰的笼络方式,从唐代起,“羁縻”就成为朝廷针对西南少数民族的核心政策。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民族政权逐渐成为国中之国,世袭土司桀骜跋扈,不听令于中央政权,有些恣意虐杀百姓,为患边境,于是有了明代中后期的“改土归流”,即朝廷派流官代替土司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管理,加强中央政府对边境地区的控制。

  从“羁縻政策”到“改土归流”,海龙囤的杨氏家族因朝廷对边境政策的改变,由兴至衰。

  驻守龙岩山东麓海龙囤的杨氏家族并非少数民族,唐代末期,来自太原的杨氏家族因协助中央政府攻陷叛乱的南诏国,成为实际上播州的控制人,直至明代万历年间的末代土司杨应龙,其间经29代统治者、700余年。为了反叛朝廷,杨应龙曾不惜代价加固海龙囤,称“今重辑之,以为子孙万代之基,保固之根本耳”,20多年后,堪称壮阔的土司城在朝廷发起的“平播之役”中付之一炬。

  易守难攻的土司城堡

  《明史》称海龙囤“于诸险中为最”。如今寻访海龙囤,仍能想象当年奉命“平播”的将领面对艰险关隘的慨叹,“三十六步天梯”、“飞虎关”、“飞龙关”,只是听听名字便觉得背脊发凉。尤其“三十六步天梯”,是通向飞虎关的险道,共台阶三十六级,每级高且宽,爬起来要手脚并用,更像攀登一块块粗大的岩石,阶梯表面向外极度倾斜,遇到潮湿的天气,难度翻倍,如果碰到雨雪,闯过飞虎关几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种设计不光加大登囤难度,以御强敌,更从心理上给敌手以震慑。即便今日,每每登临关口,总要回望下来时的险路和远处绵延的群山,想到攻城之时,不知有多少将士长眠于脚下。

以海龙囤为中心的军事防御体系总体规划上呈现出关堡星布、以点控面、纵深防御的特点,守卫的核心是王宫。而在从2012年展开的对海龙囤的首次大规模科学发掘活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分享到:
值班主任:总编室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