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山东多地迎女教师“产假式”缺员

2016-03-21 13:58:32 来源: 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郭天舒

摘 要: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在答记者问过程中,特意提出要为一名学校校长点赞,认为其思想开明,只因校长曾表态支持本校女职工生育二孩。

  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在答记者问过程中,特意提出要为一名学校校长点赞,认为其思想开明,只因校长曾表态支持本校女职工生育二孩。

山东多地将迎女教师“产假式”缺员

  也难怪李斌会在电视直播现场,向全国观众特意点出此事——本报记者近日在全省多地采访中发现,随着二孩新政落地,女教师们接二连三怀孕休假,正有越来越多的学校校长为教师缺员发愁。而即便是在尚未出现女教师扎堆生育二孩现象的学校,校长们也普遍预测,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全省多地中小学将普遍迎来女教师“产假式”缺员。

  “愁死宝宝了”

  32岁的刘雪(化名)正在为什么时候生育二孩发愁。在今年年初,她任教的泰安肥城市老城中心小学所在的街道办事处,对该校女教职工的二孩生育意向进行了摸底。统计范围限45岁以下,结果显示30人名单中,有一半准备生育二孩。

  刘雪是半数有意向选择者之一。如今让她再次犹豫的,除了家庭原因外,还有来自学校的考虑。

  “因为生育孩子,现在学校已经出现了老师缺员的情况。”据刘雪介绍,目前该校怀孕或休产假的女教工中,既有头胎,也有二孩,但不论是哪种,她们暂时无法任教已是事实。

  为了缓解孕期、产假造成的缺员,学校对在岗的教师工作进行了课程调配,一些原来教授副课的教师,如今去顶岗主课,填补人手短缺。

  而在德州北园小学,校长吕天惠此前受访时坦言,北园小学目前已经有七八位怀孕的女教师,即将陆续休产假,下学期缺人手已是板上钉钉的事,“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女老师扎堆怀孕。”

  据介绍,年初“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吕天惠就让学校里有生育意愿的女教师报了名。“总共有20多个报名的。 ”吕天惠说,有些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的女教师,还请假保胎,这意味着会有更长的时间无法上课。

  一名受访校长甚至摇头笑言“愁死宝宝了”。同样是在德州,当地新湖南路小学校长马瑞娟所做的统计显示,该校“80后”女老师占到三分之一,她们也是生育二孩意愿最为强烈的群体。 马瑞娟说,作为学校的骨干力量,如果同一时间女教师休产假的人数明显增多,势必对教学工作产生影响。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临沂市第一实验小学副校长张淑琴也透露自己所在的学校,也正在为女教师扎堆生育二孩的事情担心。“从怀孕保胎到半年产假,近一年的时间内工作受影响。”张淑琴列了一组数据,以自己所在学校为例,学校约340名教师,约有200人是育龄女教师。其中40岁到45岁的有70余人,生二孩意愿非常迫切,“不少人整个寒假都在备孕。”

  在济宁文昌阁小学,校长张永青告诉本报记者,虽然已有女教师申请或准备生育二孩,但目前60多名育龄女教师暂无休假缺员的现象。尽管如此,张永青仍将此视为面临的“最大困难”。“因为生育二孩需要调养和备孕,所以需要一段时间。一旦扎堆,下学期或明年甚至一下子摊上十个八个休假的。”

  新政策放大老问题

  二孩新政实施后,女教师扎堆怀孕,放大的是教师性别比失衡的老问题。女孩子做教师,有天生的性别优势。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我省大多数中小学学校,当前挑大梁的多是三五岁孩子的年轻妈妈。

  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女性,她们没有过重的家庭负担,富有青春活力,会教书、能管理、懂教研。可是现在,她们也正处于生二胎的最佳年华。全面二孩政策一落地,这些适龄的年经妈妈心中多少都开始憧憬两个孩子的生活。

  但“阴盛阳衰”的教师性别比造成的影响,如今却被二孩新政放大。记者了解到,在德州武城县实验小学,语文教研组23名教师中,仅有一名男教师,该校老师打趣道:“女老师是白菜,男老师是葱花。”

  即便比例不如此悬殊,多数中小学里,男女教师比例也差不多是二八分。有统计显示,近五年来师范类的大学生、中小学的新招教师中,男性的比例都大量减少,多数学校男女教师比例不足“二八分”。一名要求匿名的校长介绍,该小学有8名男教师,除4人是班主任外,其余分布在学校中层管理岗位上,而且还是以45岁以上的人员居多。除了体育课以外,承担了语文、数学两大科的教学工作的男教师更是稀缺。

  一个被普遍认同的现象是,在中小学,校园几乎成了女教师的天下。曾有媒体对我省17所小学进行统计调查,总共1260名教师中,男教师只有224名,女教师多达1036名。也就是说,平均5名女教师能配上1名男教师,个别小学男教师人数甚至没有突破两位数。一所学校里男教师5人,女教师49人,男女教师比几乎达到了1:10。一所小学的校长解释,“很多师范院校的男毕业生不愿意做小学老师,另外,在传统观念中,男性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小学教师的待遇不能满足部分男老师的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现象在幼儿园更为严重。据《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我国幼儿园教职工总数100万人左右,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男教师不到1万人,也就是说男性幼儿教师的比例约为1%。据城区一家幼儿园的负责人介绍,每年应聘的男性人数很少,一百人里也就一两个人。

  有专家表示,希望通过制定科学的教师招聘政策,并提高男教师的薪酬待遇,来解决男女教师比例失调的问题。为此,我省公布的《关于全面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讨论稿)中提出,鼓励优秀男青年积极报考师范类专业并从事幼儿园、中小学教育教学工作,逐步改善幼儿园、中小学教师性别结构失衡问题。

  多地学校筹备代课教师顶岗

  对省内多地多所中小学的采访发现,虽然中小学普遍面临“产假式”缺员的困难,但像外地一些媒体报道的“怀孕审批”、“排队生子”等现象并不多见,大多数校长对女教师生育二孩持宽容态度。“女教师扎堆生育确实会对教学秩序造成一定影响,但女教师的生育权高于学校的教学秩序。因此,不能以剥夺或限制生育权的非法手段来解决难题。”山东高密市教科院法律研究员、兼职律师解立军说。

  这一观点得到了多数学校校长的支持。因此尽管“宽容”,各学校的校长们都开始想方设法应对已经或可能出现的“产假式”缺员困难。

  记者了解到,早在去年寒假期间,德州新湖南路小学校长马瑞娟就开始“广撒网”招聘代课教师,为的是在生育高峰到来之前充实教师队伍。“今年招了15名代课老师,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老师缺员的压力。 ”马瑞娟说,一旦出现“产假式”缺员,临时聘请代课教师“替补”,已经成为学校最常见的应对办法。

  据《北京晨报》报道,在受访的多所小学中,大多数学校都存在女教师生二孩的现象,其中不少是骨干教师。为了应对产假式缺员,有的学校甚至开出了10万元年薪招人顶岗。

  济宁文昌阁小学校长张永青也告诉本报记者,除招聘代课教师外,她还向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提议,申请增加教师编制,应对即将出现的女教师缺员现象。她还透露,教育主管部门也已经关注到了这一问题,并在积极研究措施予以应对。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首席专家、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新平在受访时曾表示,“这不是一个单靠学校或教育领域内部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相关部门要切实提供必要的经费支持,加大学校人事自主权。”他建议,要化解女教师扎堆生育对学校教学秩序的冲击,教育行政部门应适当留出部分机动编制,教育行政部门与学校也要合力就整体教师年龄梯队与性别比例构成等进行合理规划,以完善教师结构。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德州,教育部门已在积极寻找行之有效的方法,采取补齐空编、设立临时周转编制专户等措施,解决包括“产假式”缺员在内的师资不足问题。从去年开始,德城区教育局在教师招聘过程中,在各学校计划外又招聘了部分“储备教师”,适当留出机动编制,补充到师资紧缺的学校。

  还有业内人士建议,相关部门要赋予学校一定的用人自主权,或成立完善的人才储备库,将有经验的退休教师、代课教师、优秀师范毕业生纳入其中,为各校的师资配备及常规教学管理提供支持,让学校不再为师资短缺犯难。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原标题:山东多地将迎女教师“产假式”缺员
分享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