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农村21岁小伙相亲3次仍失败 称难拿20万彩礼钱

2016-03-24 07:51:39 来源: 兰州晨报 责任编辑:高原

摘 要:女孩追求山外的生活,导致许多山村男女比例结构性失调,缘此,许多山村的留存、当地村民的婚姻观乃至生活,都由此发生诸多变化;不害怕嫁出去的姑娘适应不了异地的生活,只担心外来女孩适应不了当地的生活。保守的观点,是铸成农村青年难结婚的另一原因。

点击进入下一页

  陇东地区这样的地下窑洞还有很多。

点击进入下一页

  相亲失败的邵鹏江愁容满面。

  女孩追求山外的生活,导致许多山村男女比例结构性失调,缘此,许多山村的留存、当地村民的婚姻观乃至生活,都由此发生诸多变化;不害怕嫁出去的姑娘适应不了异地的生活,只担心外来女孩适应不了当地的生活。保守的观点,是铸成农村青年难结婚的另一原因。

  回家相亲的无奈

  刚满21周岁的小邵是庆阳市宁县春荣乡古城村人,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相了两次亲。

  “家里催得急。”记者在村头偶遇小邵,他如此回答。2015年腊月初,还在内蒙古打工的小邵接到父亲催他回家相亲的电话,但当小邵准备动身回家时父亲的又一个电话让他五味杂陈。

  在他准备回家期间,父亲说的相亲对象已于腊月二十结婚了,速度之快让小邵始料未及。腊月廿四到家的小邵在年前经历了两次相亲,其中一个小邵看上了,但约对方出来时却被拒绝了。

  “这就说明对方没看上我,没戏了。”小邵说,“据说那个女孩要了18万的彩

  礼,另加10万元的买房储备金,换我,我也拿不出来。”

  有三个姐姐的小邵,面对当下的彩礼也感觉吃力,一个农民家庭很难一次性拿出那么多钱来。“大姐2008年结婚时是2万多,二姐次年结婚时是3万多,三姐2014年结婚时是10万。”

  2014年结婚的小邵三姐收取的彩礼之所以低于当地行情,仅收了10万元是因她外嫁到县城,脱离了农村。而很多农村女孩外嫁城里或者外地,彩礼基本都低于本地行情。

  之所以回老家相亲,是因为家里人希望小邵找个本地媳妇,在父母看来,本地人靠谱一些,生活习惯等没有太大差别,而找个外地的怕过不了几年人就跑了,类似的案例在邻村多有发生。

  相亲三次还是失败

  在南庄村,和小邵同龄仍没找到对象的至少有5个。“女孩都嫁到外地了,加上本地习俗一般是找比自己小的,所以找不到对象也很正常。”

  比小邵大一岁的邵鹏江,按辈分应该喊小邵小叔。邵鹏江2015年腊月里相了三次亲,但最终都没有音讯。

  谈及三次相亲的经历,不善言谈的邵鹏江都笑而不语。

  “他在银川当修车学徒,平常忙得没时间,很少能接触到差不多大小的女孩。”见儿子不吭声,邵双员接过话茬。

  为了儿子相亲的事,邵双员忙活了很久,相了三次都没成,邵双员也感觉很郁闷但又不能说什么。

  “一般就是媒人或亲戚牵线,两个孩子见面,如果双方如意,女方就择个时间看家,对男方家硬件条件满意,就该谈彩礼钱了,然后是订婚,择吉日结婚。”说起相亲流程,邵鹏江打开了话匣子,“还有见面不到十天就结婚的呢。”

  按邵鹏江所说的这个流程走下来,即使不买房,娶亲也得花20多万元。

  在邵双员看来,彩礼拿多少随行情

  就好,但前提是两个孩子得如意。“如果儿子找到合适的,彩礼到时候哪怕是连借带贷,我也会想办法拿出来。”

  “今年找不上,明年再找呗,最好还是找个本地的。”一直在厨房忙活的邵鹏江母亲说,在她看来,十六七万元的彩礼负担够重,但就是这个行情,你没有办法。

  邵鹏江相亲失败后,目前已回银川工作。他所在的南庄村有270多人,目前适婚的男孩有十几个,而女孩则很少,村里结婚的男孩一年比一年少。

  “去年(2015年),村里只有三个男孩结婚,相比以前少了很多。”古城村主任邵彦洲告诉记者。

  古城村几乎家家种苹果,村落里房子周边载满了果树,但走在村里,除了能听到护家的狗吠声,很难见到人影。

  古城村的人基本以务农为主,闲时打工,高达十六七万的彩礼,是村民正月未过就出去打工挣钱的因素之一。

  邵彦洲说,“一般情况下,女孩嫁到比村里条件差的地方,彩礼要多少对方给多少,就这样嫁到穷地方的也不多。现在,村里的女孩很多都外嫁了,而娶外地姑娘进村的更是鲜见。”

  难以改变的地域偏见

  “农村的婚嫁,有明显的地域性,以前我们那地方娶亲基本都在方圆十公里以内,这取决于那时候的经济发展水平,人步行一天能往返的距离之内。”李怀哲说,老一辈给儿子娶媳妇还是倾向于找本地姑娘,这是老人的思想观念。

  李怀哲老家在秦安县兴丰乡。这两年,李怀哲老家不少女孩都外嫁河南、湖北等地,“人家那是平原啊,交通方便,不像咱们这除了山疙瘩还是山疙瘩。”问及原因,不少女孩都这么回答,而老人们在方圆十公里范围内婚嫁的老观念在他们眼里早已不在。

  近些年,秦安当地种起了苹果,村民们虽然收入增加了不少,但还是很难留住姑娘。

  “经济发展是一把双刃剑,北方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不像南方在家门口就能挣上钱,所以很多人去南方打工,尤其是女孩去了之后,婚恋观有很大改变。”李怀哲说,南方农村相较北方比较富裕,生活条件好,过惯了那种生活的女孩,回乡看到土炕都不愿意上。

  在李怀哲看来,现在交通发达,通讯便利,考虑女儿未来的家长,都想让她们走出去,不再生活在山窝窝里,除了女孩,当地也有不少男孩外出江苏、浙江打工后留在当地,当了上门女婿。

  “当下这一批适婚青年,他们虽然是农民身份,但不会种地,是不愿当农民的农民。”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这批孩子宁愿在城里挣得少,也不愿意在农村种地,向往城里的生活。

  “现在这帮年轻人婚恋观的改变,其实也是好的,婚恋自由,能抵制高价彩礼的现象。”在李怀哲老家,彩礼一般是7万-8万元,给女方买“4金”下来差不多2万元,给女方买服装就更有讲究了,一般最少是14套,多的有20套,一套折价从500元-3000元不等,下来基本就是2万-6万元了,加上翻新房屋、新盖住房或在城里买房,那就另算了。

  娶儿媳的一方认为彩礼过高不对,但养女儿的家庭观点则是,城里的姑娘对娘家较为照顾,而农村姑娘嫁出去之后一般不怎么照顾娘家,农村里的观念还是“养儿防老”,所以嫁姑娘时他们更多的从经济角度考虑问题,这也是导致彩礼畸高的因素之一。

  “以前老家很难听到有人离婚,但现在离婚在农村也司空见惯,而且多是女方提出来的。”李怀哲说,类似性格不合、暴力倾向等离婚理由,“性生活不和谐”也偶尔会出现在离婚诉状中,而在农村,离婚男人再娶相对较难,但女方再嫁则很容易。

  作为一个离乡者,李怀哲看来,能嫁出去是一种选择,但能否娶进来,则需要观念上的改变。

  而这一观点,在许多年轻人身上却已经在改变。

  2015年腊月刚到,在银川当厨师的小刘就急匆匆回到庄浪县赵墩乡蛟龙掌村的老家,来年就满24周岁,按当地习俗,本命年不能结婚,能不能在本命年之前找到合适的对象,就看腊月了。

  回乡后,经人介绍小刘见了一个姑娘,但因为一些不便明说的原因最终不了了之。

  “我们这地方彩礼不算高,基本在7万-8万元,但有些女方家会要求男方在县城买房、买车。”小刘说,粗略算下来,他结婚需要准备40万-50万元。

  小刘家住在公路边,家里开着一个小卖部,加之自己有手艺,收入还算不错。

  虽然年前未能如愿找到合适的对象,但对找对象的事小刘并不担心。

  “如果能在老家找到最好,找不到也不着急,在银川若碰到合适的也可以,反正不会在老家生活,娶不进来,我就嫁出去。”小刘调侃这种无奈。

  银川市郊均价4000元左右的商品房对小刘来说,经济上并无太大负担,而庄浪县城的房价也基本接近这个数,离乡生活成了他的选择之一,而这一现象,在小刘的同龄人中也较为普遍。“父母虽然反对我娶外地的姑娘,但总不能不让我在外地生活吧?”

  为了婚姻,为了生活,这是一种必须的选择。同村的女孩远嫁,同村的男孩要是不想做剩男,要么离开家园寻觅爱情,要么娶进外地女孩。乡村爱情的地域限制,也许会就此消弭,许多有情人,也许就此终成眷属。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分享到:
值班主任:田艳敏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