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中国学生代表哈佛毕业生演讲:曾用火疗治毒伤

2016-05-27 17:12:05 来源: 中国日报网 作者:欧叶 责任编辑:金丽娜

摘 要:美国东部时间5月26日上午10点,在湖南农村长大的哈佛生物系博士毕业生何江作为哈佛研究生优秀毕业生代表演讲。何江是哈佛第一位享此殊荣的中国大陆学生。与他同台演讲的特邀嘉宾是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

  美国东部时间5月26日上午10点,在湖南农村长大的哈佛生物系博士毕业生何江作为哈佛研究生优秀毕业生代表演讲。何江是哈佛第一位享此殊荣的中国大陆学生。与他同台演讲的特邀嘉宾是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

  当地时间26日上午,哈佛的毕业典礼在“三百周年”剧场举行(Tercentenary Theatre),何江以及另外两名哈佛毕业生,面对约3万参加典礼的学生、家长以及教师,发表了毕业演讲。

  据哈佛校报报道,何江在毕业典礼前表示,自己在中国湖南省长大,他的家庭很贫穷,也没有什么现代科技。何江说:“我出生长大的那个小村庄,直到1990年才通了电,2001年才有了第一部电话,平常我们都是使用煤油灯,喝水都是从井里打。那里的教育资源十分匮乏。那里的师资和城市里比也比较差。除了教科书之外,那里的孩子几乎读不到其他书籍。”

  何江回忆起字自己2005年首次从小山村到大城市读大学的场景时说:“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怎么用电脑。”何江在安徽合肥的中国科技技术大学读本科,那时每个大学新生都要求上电脑编程课。何江回忆说,那是一场痛苦但是值得回忆的经历。

  这不是何江第一次获得一所大学毕业生的最高荣誉。何江曾经获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本科生最高荣誉奖——郭沫若奖学金,并作为获奖代表发言。

  据悉,哈佛毕业典礼的历届演讲代表多为文科生,何江是为数不多的一名理科生代表。哈佛博士毕业后,何江将赴麻省理工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

  何江在演讲中介绍了中医在中国农村发挥的作用,进而推及到自己在哈佛大学所专注的生物光学、物理专业研究,“以一个理科生的角度,来反思科技知识和技术在社会上不均衡的分布,以及如何将自己研究的科技技术,更广泛地传递到世界不同地方”。

  以下是何江发言中文全稿:

  蜘蛛咬伤轶事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有一次,一只毒蜘蛛咬伤了我的右手。我问我妈妈该怎么处理——我妈妈并没有带我去看医生,她而是决定用火疗的方法治疗我的伤口。

  她在我的手上包了好几层棉花,棉花上喷撒了白酒,在我的嘴里放了一双筷子,然后打火点燃了棉花。热量逐渐渗透过棉花,开始炙烤我的右手。灼烧的疼痛让我忍不住想喊叫,可嘴里的筷子却让我发不出声来。我只能看着我的手被火烧着,一分钟,两分钟,直到妈妈熄灭了火苗。

  你看,我在中国的农村长大,在那个时候,我的村庄还是一个类似前工业时代的传统村落。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的村子里面没有汽车,没有电话,没有电,甚至也没有自来水。我们自然不能轻易的获得先进的现代医疗资源。那个时候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医生可以来帮我处理蜘蛛咬伤的伤口。

  在座的如果有生物背景的人,你们或许已经理解到了我妈妈使用的这个简单的治疗手段的基本原理:高热可以让蛋白质变性,而蜘蛛的毒液也是一种蛋白质。这样一种传统的土方法实际上有它一定的理论依据,想来也是挺有意思的。但是,作为哈佛大学生物化学的博士,我现在知道在我初中那个时候,已经有更好的,没有那么痛苦的,也没有那么有风险的治疗方法了。于是我便忍不住会问自己,为什么我在当时没有能够享用到这些更为先进的治疗方法呢?

蜘蛛咬伤的事故已经过去大概15年了。我非常高兴的向在座的各位报告一下,我的手还是完好的。但是,我刚刚提到的这个问题这些年来一直停在我的脑海中,而我也时不时会因为先进科技知识在世界上不同地区的不平等分布而困扰。现如今,我们人类已经学会怎么进行人类基因编辑了,也研究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原标题:中国学生代表哈佛毕业生演讲:曾用火疗治毒伤
分享到:
值班主任:田艳敏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