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临沂莒南逃亡17年储蓄所主任落网:早料到有今天

2016-05-31 08:03:24 来源: 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田艳敏

摘 要:携款潜逃17年之久的中国建设银行山东莒南县支行一储蓄所原主任刘华东被抓了,被抓的那一刻,他说:“这是我最放松的一刻。终于结束了17年逃亡生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携款潜逃17年之久的中国建设银行山东莒南县支行一储蓄所原主任刘华东被抓了,被抓的那一刻,他说:“这是我最放松的一刻。终于结束了17年逃亡生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1999年7月11日,莒南县检察院接到中国建设银行莒南县支行的举报,该行十泉路储蓄所主任刘华东不辞而别,县劳动社会保障局机关事业单位社会保险事业处(下称县机保处)存于该行的95万余元也不翼而飞。从那时起,莒南县检察院始终没有放弃对刘华东的抓捕工作。如今,随着刘华东的落网,一条历时17年之久的逃亡之路清晰地浮现在人们面前。

  为了亲情,截留公款陷泥潭

  刘华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财校毕业后分配到中国建设银行莒南县支行工作。不到5年的时间,先后担任了该行房地产信贷部会计兼出纳、十泉路储蓄所主任。在外人眼里,他的前程一片光明。

  1998年11月,刘华东二哥刘华臣承包的莒南县油石厂因经营不善被迫停工,刘华臣因欠账和别人发生纠纷,受到威胁后向刘华东求助。面对走投无路的二哥和苦苦恳求的父亲,想起自己高中三年吃住在二哥家的恩情,刘华东答应帮忙。

  当时,县机保处将收取的各单位的保险金统一开户存放在建设银行。刘华东从1998年1月就担任了该行房地产信贷部会计兼出纳,具体办理这项业务。由于身兼两职,工作无人监督,他暗中打起了保险金的主意。

  1998年11月30日中午,刘华东独自一人去县机保处收了8万余元保险金。由于当时是人工记账,刘华东将8万元截留后交给二哥刘华臣还账。

  迈出了错误的第一步后,刘华东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当时银行要求逐步用支票代替现金,刘华东怕使用支票后截留保险金不方便,就在截留第一笔保险金后的短短18天之内,如法炮制,又先后截留9笔,累计截留达40万元。

  刘华东始终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能拖延一天是一天,也希望二哥厂子的经营状况尽快好转。

  铤而走险,夫妻踏上逃亡路

  二哥的厂子并没有起死回生,反而窟窿越来越大。刘华东越来越恐慌,截留的40万元公款像一颗定时炸弹,让他惶惶不可终日。

  1999年4月,刘华东调到建行十泉路储蓄所当主任。同年6月底,县机保处要和建行对账并支取保险金。刘华东一下傻了眼,眼看要东窗事发,他决定铤而走险:反正已经截留40万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县机保处账户上剩余的55万余元保险金全部侵吞,一走了之。

  为了顺利将这55万余元弄到手,刘华东颇费了一番脑筋。据刘华东归案后供述,他用假名字在别的银行开立账户,通过银行之间转账、涂改单据等方式把55万余元转到自己控制的账户上。

  1999年7月11日,刘华东与妻子带着55万余元存折踏上逃亡之路。

  刘华东夫妻先后辗转很多地方。但这些地方他们人生地不熟,无法久留,最后到了与老家口音相差不大的山东威海。

  来到威海后,刘华东先后炒股、做生意,但均以失败告终,还花光了所有的钱。2007年,女儿降生了,刘华东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为养家糊口,他先后做销售、贩卖海鲜、开小餐馆,但都干不好,最后,只能靠给人家联系海鲜货源来维持生活,妻子也进入一家冷藏厂打零工补贴家用。

  17年来,夫妻二人没有回过一次老家。妻子一度过够了担惊受怕的日子,想离婚,又怕留下蛛丝马迹被抓获,只好得过且过。归案后二人谈到潜逃期间的艰辛生活时不禁失声痛哭。

  抓捕现场,没做任何反抗

  就在刘华东夫妇陷入穷途末路的时候,检察机关的追逃工作再次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2016年2月5日,农历腊月廿七,山东省临沂市检察机关追捕在逃人员会议召开后,莒南县检察院决定利用春节这个有利时机,将刘华东抓捕归案。

  办案人员针对刘华东的社会关系,走村入户,秘密摸排,终于找到了刘华东使用的电话号码。

  3月7日下午,在威海当地公安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办案人员首先在某冷藏厂将化名为王某的刘华东妻子抓获。当家门被打开的一刹那,面对办案人员,刘华东没做任何反抗,夫妇二人不约而同地说道:“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办案人员根据刘华东夫妇已生育一女并在当地上学的实际情况,依法对刘华东妻子变更为取保候审。刘华东夫妇对检察机关人性化办案的做法十分感激,主动彻底供述了所犯罪行。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原标题:临沂莒南逃亡17年储蓄所主任落网:早料到有今天
分享到:
值班主任:田艳敏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