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南辛庄西路分开两个世界 失落的城市西南角白马山

2017-02-17 07:25:38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刘彪

责任编辑:曹乐平

一条南辛庄西路分开两个世界 失落的城市西南角白马山

  抬头看看快要完工的二环西路高架南延线,以及对面马路宽阔、两边楼宇耸立、一直延伸到长清的刘长山路一期,家住济南主城区、二环以内西南角韩庄村的老徐心生感慨。

  多少年来,老徐所在的白马山附近村庄,曾无数次接近改造升级,但多都失之交臂,已规划10余年的刘长山路二期工程,本可将这一片区与东部中心城区无缝对接,无奈迟迟没有动工,导致这一片区近乎成为被发展遗忘的角落。绝佳地理位置发展滞后,影响的还有整座城市,以至于国家统计局日前在分析济南经济发展时,直言不讳:“号称第二条经十路的刘长山路二期工程一再推诿,如同‘血栓于脑、偏瘫在身’,成为阻碍其快速发展的首要因素。”

  一条路两侧的落差

  一边高楼林立,另一边放羊种地

  家住王官庄的老杨,退休以前是济南水泥厂下岗职工,亲身经历了南辛庄西路(也曾叫济微路)两侧近20年来发展变化。“以前,路两边没什么大的差别。”老杨说,路东边的阳光新路一带,以前叫水泥厂路,多个水泥厂聚集,与路西边白马山附近一样,也是一片脏乱差,2000年左右搬迁,之后建起很多中高档小区,外来人口入住,城市化了。

  其实,阳光新路城市化更因为两条东西路,一条是经十路,另一条是连成一条线的卧龙路、二七新村南路、六里山南路等,将这一片区与中心城区连接,带动发展。“按理来讲,卧龙路应该继续往西延伸,改造机一西厂路,修建刘长山路二期工程,实现与二环西路、刘长山路一期连接,带动沿线发展。”老杨说。

  事实上,政府部门早已意识到这一点,10余年前,《济南市城市总体规划(2006年-2020年)》中,就涉及要修建刘长山路西延长线二期工程,然而目前,这一工程仍未动工。“常言道,要想富,先修路,没有宽阔马路与中心城区直接相连的白马山一带,实在太穷了。”退休之后,老杨在附近开面包车搞运输,深有感触。

  除了二机床和电力设备厂,这一带没几家像样的企业。人们收入低,老杨买卖也不好干,要价要不上去,有一次,他帮人搬家,运输费才60元,帮人搬床,才又多收了10元;有一个月,他连续5天才跑了70元钱的活儿,吃饭都不够。

  在白马山片区西部的韩庄村,老徐依旧延续着祖祖辈辈农耕生活,种菜、浇水、养猪、栽果树等,这一点已与村旁飞驰而过的高铁很不搭。“以前想,城市发展,总是徐徐往外扩张,我们地处二环南路与二环西路交叉口附近,标准的二环以内,肯定先于二环以外。”老徐说。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随着二环西路高架南延线修建以及通往长清的刘长山路一期建成投用,再往西已是高楼林立的居民区、工业园,唯独老徐所在的白马山附近,还是村庄,像是被发展遗忘的角落。沿着该村道路往东徒步前行,需要越过铁路,铁路下面的涵洞仅能容一辆车通过。

  在白马山西侧山脚及山顶,土地上仍有没砍掉的玉米棵子,有人在放羊,一些老民房已经破旧不堪,无人居住。在山的东侧,矗立着很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设的老楼,在机床一厂职工宿舍,退休工人张成义介绍,这些房子建于1968年,目前漏雨漏水,已是危房。

  宿舍前的机一西厂路建于上世纪80年代,还是水泥路,两辆车会车都很难,这个片区,也没有公交车通过。不过,南辛庄西路沿线的华联、华润万家却在这里设立了购物班车。“说实在的,这一带居民消费能力着实一般。”华润万家相关人士说,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店面面积进行了缩减。

  消亡的重点工业区

  扎堆的老国企厂房,如今贴上招租广告

  “白马山片区,环境的确堪忧。”在该片区租赁厂房从事机械加工的苏先生说,由于地势较低,经常积水,尤其是下雨天,厂子南北两头各有一个坑,开车根本进不来,相关部门曾治理过多次,比如白马山南路,五年修过三次,但仍是逢雨必淹,“整个片区改变不了,小修小补,永远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济南规划和建设了4个重点工业区,其中就包括白马山,再就是东郊、黄台和北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济南重新规划工业布局,白马山依然是重点。”济南市社科院副院长马黎明回忆说,当时几乎与目前济南要搬迁的王舍人附近东部老工业区齐名。

  据介绍,当时在白马山附近,聚集了大量机械制造、电子、建材、食品、仪器仪表等企业,还有很多科研机构。目前依旧发展良好的济南二机床自不必说;还有一机床,1958年在白马山购地23万平方米,建起铸造、冶炼车间。再就是山东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始建于1958年,目前隶属于国家电网。食品企业也不少,比如酿造厂,最出名的当属白马山啤酒厂,生产的北冰洋啤酒,一度是人们结婚送礼的流行礼物。

  在白马山西路经营一家小便民超市的老王,则对济南铸管厂念念不忘:“当时我是这家厂子的员工,效益好啊,外出旅游还不十分流行的时候,厂子就组织职工出去玩。”

  在老王印象中,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白马山一带有很多工厂,叫得上名来的有地毯厂、铝制品厂、东风锅炉厂、液压件厂、开关厂、面粉厂、火柴厂、电磁线厂等。马黎明则根据历史资料称,当时这一带还有汽车配件厂、轻骑的发动机厂、车桥厂、东风制药厂等,是名副其实的济南老工业区。

  然而,这些厂子倒的倒、搬的搬,已经所剩无几了。徒步走在白马山一带,可以看到很多红砖房,斑驳的印记诉说着辉煌与落寞,很多厂房都贴着招租的牌子。

  迷失“后南站时代”

  铁路成了添堵路,刘长山路二期悬空中

  对白马山片区现状,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很无奈:尽管地处城区,二环以内一些人还从事农业劳作;这里居住着很多人口,却没有一家像样的大超市;老工业区落寞,导致街道办事处一年的税收还不如兄弟街道办的1/10,多年来唯一一个大项目落地,便是世茂原山首府,开发白马山啤酒厂那块地。

  在马黎明看来,白马山老工业区落寞,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这些企业在改革开放、市场化大潮中没有适应时代发展变化,自然淘汰。其次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工业企业的发展方向是从主城区搬出来,分门别类进入专业工业园区。

  尽管专家有着更高视野和角度分析,但在白马山片区,各类工厂单位宿舍里退休或下岗的老职工们,凭借着亲身经历,讲述着自己的见解。

  “过去白马山附近为什么企业林立,因为它交通发达。”退休前在东风锅炉厂工作的老孙说,以前,公路交通没现在这么发达,很多货物长距离运输,需要靠近铁路,而在白马山附近,就有老津浦铁路,也就是现在的京沪高铁,于是白马山在上世纪60年代,就被规划为重点工业区。

  与此同时,铁路部门还设立了白马山火车站,也就是济南南站,既有客运,也有货运。然而后来,济南站改造、济南东站新建,南站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如果说过去,铁路对这里经济促进极大,那么现在,阻碍作用日渐显现。”老孙说,这里偶有货物停靠,货物放下后,还需要用一些小火车运输,于是问题就出现了,铁路与公路交叉,当有小火车经过时,公路就会被临时切断,此时本就不宽的公路就会拥堵。一旦下雨,或者上下班、送孩子上下学时间,经常会堵好几公里。

  铁路带动作用几近丧失,政府部门就想修一条东西向的主干道,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刘长山路二期,不仅带动区域发展,还可以实现刘长山路东西贯通,缓解经十路交通压力,然而目前这一工程遇阻,至今没修建。

  先修路的期盼

  刘长山路二期拖延,被称为“脑血栓”

  “这个工程只有2.5公里长,面临的问题却相当复杂,但规划建设10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过努力。”济南市市政公用事业局相关负责人说,早在2015年,济南就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2017年底前,完成刘长山路二期主干路工程建设。

  今年济南“治堵”,首要任务是打通25条断头路,其他24条都表示今年要打通,唯独刘长山路二期工程,承诺的完工时间被拖延到了2019年12月。

  据透露,该路打通困难,主要因为得穿过铁路。一般有两个方案,一个是架桥横跨,另一个是下挖钻过去,然而无论是哪个方案,都需要铁路部门的同意,截至目前,具体方案还没有出来。

  济南目前能做的,是做好前期工作。在今年的市中区政府工作报告中,针对白马山片区,除了承诺努力打通刘长山路二期这条断头路外,更多的是扫清相关障碍,比如把白马山片区当做未来拆迁改造的五大主战场之一,进行附近的山凹村等城中村改造等。

  记者在现场探访时注意到,山凹村安置房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机床一厂已完成规划策划,一些单位宿舍门口还刚贴出了征收冻结通告等。作为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则在翘首期盼中激辩,这条刘长山路二期工程,如何通过铁路,才不会对当地房价产生负面影响。

  作为研究济南经济发展的专家,马黎明则更看重道路修好后,对济南拓展发展空间,改善城市面貌产生的积极作用:“过去都说济南发展空间不够,比较土,为什么,我们的主城区土地,真正充分利用了吗,没有,白马山片区就是典型例子,现在土地资源紧张,如何充分利用,破解路网障碍,至关重要。”

  事实上,这一片区发展滞后,可能已经影响到济南整体实力提升。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6年全国城市GDP(经济总量)百强榜,济南以6800亿元,同比增长8%,位居全国第21位,山东省第三位;与此同时,它还分析了济南发展相对较慢的原因:最大发展障碍是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但一直没下定决心根治,号称第二条经十路的刘长山路二期工程一再推诿,如同“血栓于脑、偏瘫在身”,成为阻碍其快速发展的首要因素。

  马黎明表示,国家统计局专门把刘长山路二期工程拿出来说,说明这条路修建不仅影响城市区域经济发展,还影响整个城市提升竞争力。

  ●专家观点

  想盘活白马山,可打造装备产业园

  尽管刘长山路二期工程还没动工,但济南市规划局早已经把这条路写进了王官庄片区、白马山片区规划。在去年公布的这两个片区控规修编方案征求意见稿中,王官庄规划突出“一核一心,双轴七区”的空间布局结构。其中“一核”指在白马山、袁柳庄周边,打造地区级商业服务中心;“双轴”即沿南辛庄西路、刘长山路形成的两条发展轴线。

  白马山规划突出“一环双心两片,两轴两带多点”的空间布局结构,其中“两片”以刘长山路为界,片区自然形成南北两个功能片区,“两轴”分别指纵向的二环西路为主要发展轴,横向的刘长山路次要发展轴,两轴形成该片区的主次发展轴线。

  济南市社科院副院长马黎明也仔细研究了这些规划:“从整体来看,还是要把这一片区打造成为以居住、商贸服务业为主的区域,从城市更新的角度来讲,这是对的,随着城市扩张,的确不应该再把一些工业企业放在主城区。”。

  与此同时,槐荫区要在济南西部新城打造大健康产业生态圈,建设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这对白马山片区来讲,是一次机遇,由于靠近西城,可以打造健康养老产业。不过,马黎明对治理交通拥堵,还有着自己的见解:“严格区分企业区、居住区,上下班时间会出现大规模集中式的潮汐运动,很容易造成拥堵。”

  而如果实现产城一体化,或许可以有效避免拥堵,道理很简单,人们就在家门口上班,不用长距离跋涉去给城市添堵了。具体到白马山片区,拥有良好的老工业基础,目前更有装备制造业的龙头企业——二机床带动,为什么不能在附近建设济南装备产业园,拉长产业链,在有效控制污染的同时,吸引相关企业转型升级为它配套?

  “这样做,一则可以实现产城一体,缓解拥堵,二则可以增加税收。”马黎明说。

原标题:一条南辛庄西路分开两个世界 失落的城市西南角白马山

值班主任:曹乐平

    新闻精选
下一篇

彩石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公示 预留用地保护文物古迹

近日,《济南市彩石片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社会公示与征求意见)》发布,根据片区规划,在经十东路以南、彩龙路(现彩西路)以东、杨家河以北,规划一所占地约12公顷的大医院,片区内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房彦谦墓、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清河太夫人墓将分别预留用地,用于保护文物古迹。

返回舜网首页 返回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