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女子遭遇房产困局 自掏8成房款难抵“前任”工龄补贴?

2017-10-11 10:05:07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李永明

责任编辑:曹乐平

  李琴可能到了人生中最难的时候。

  除了眼前病危的老公,她还需面对一套产权不清的房子。这套她曾出资近八成的房子,很可能挂不上自己的名字。一想到自己和儿子日后可能被撵出去睡马路,李琴欲哭无泪。

  亡妻也能“买”房子吗

  这套单位集资房,尚未下发房产证,关键的职工购房审批表中,房主张军的配偶一栏,不是结婚16年的李琴,而是张军去世多年的前妻。

  “丈夫前妻是在1997年得癌症去世的。1998年,丈夫分得一套单位宿舍。”在李琴看来,事件的发展有着明显的先后顺序,丈夫的前妻去世在前,买房在后。

  紧接着,1999年,张军参加了房改。为了凑齐房款,张军使用了自己和亡妻的工龄补贴。没想到,就是亡妻的这笔工龄补贴,给张军及李琴带来了大麻烦。

  丈夫使用亡妻的工龄补贴,房产信息里到底该不该出现亡妻的名字?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李琴。嫁给张军4年后,李琴就和张军共同以返售房的形式,将张军的这套单位宿舍交回,换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为此,李琴和张军一起签了购房协议,并当场公证。这套新的分房,到省直房管中心审核时,房主信息无法通过。他们被告知,张军的配偶一栏不能填李琴的名字,仍必须填亡妻的名字。

  “换新房时,老房子折算了房款的一小部分。为了交齐房款,我从娘家凑了25万,相当于新房总房款的80%。”李琴介绍,付出了这么多,新房房主信息中没有自己的名字,着实让她感到委屈。

  对李琴来说,最坏的结果就是房子完全没有她的份额。看着医院里全身瘫痪、已近病危的张军,李琴更加着急了。她担心丈夫撇下她和儿子后,她娘俩会被攆到大马路上去。毕竟在她看来,眼下最有可能继承房子的,是张军和前妻的女儿,而不是她。

  加不上名字的买房人

  李琴掏了钱,为什么不能成为房主之一?还要从10多年前说起。

  交齐房款后,李琴便和丈夫提交了双方单位盖章的资料,李琴就此失去在自己单位要房的资格。当年的换购房信息采集表中,也确实注明购房人及配偶是张军和李琴。

  2010年省直房管中心审核通过的职工购房审批表中,张军的配偶仍是亡妻之名。而这份审批表,是日后下发房产证的关键依据。

  李琴急了眼。她和丈夫多次当面或以书面形式,要求省直房管中心更名。几经反复,都是无果而终。

  8月23日,省直房管中心相关负责人一眼就认出了李琴。这次,李琴的要求有解,“可以把名字改成李琴,但有个前提,必须亡妻的女儿出一份房产无纠纷的证明并予以公证。”

  该负责人称,这一结果,有市房屋产权登记中心2015年会议纪要可以参照。此内容为:“产权人在办理退旧购新手续过程中,一方或双方去世的,其原已购住房退还产权呈批资料中应附加其所有继承人情况、所有继承人共同签字的退房申请及产权单位出具的情况证明。”由于李琴和丈夫多次表达诉求,省直房管中心也专门召开党委会研究过。

  为何购房审批表中,李琴的位置却换成了张军亡妻的名字?该负责人解释,这是房改房的办公习惯,返售房换大房子,都是沿用老房主的名字,“电脑里我们一输入张军的名字,他配偶的信息会直接弹出来。”

  因为家庭原因,李琴与张军亡妻的女儿已无法沟通。也就是说,这套房子,李琴想加上自己的名字,几乎是不可能了。就此,记者采访了一位律师事务所负责人,他认为,我国婚姻法为一夫一妻制,张军合法妻子健在,就应填妻子的名字,现在填上逝者的名字,势必造成张军有两个妻子的误解,有悖婚姻法,还让发房产证的市房管局误认为张军亡妻还活着。由于返售房使用了张军亡妻的工龄补贴,在职工购房审批表中,对亡妻权益已有数字清楚标明,填健在者名字不影响逝者的权益;但若填逝者,李琴的权益就没有任何体现了。

  9月18日,省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公室以信访答复代替行政处理程序为由,撤销了省直房管中心给李琴的正式答复,要求重新进行处理。截至目前,尚无最新进展。

  逝者买的房咋分

  从法院判决看,为争遗产对簿公堂的案例并不少见。判决结果也是稍有不慎,就会截然相反。

  刘老太和李琴的遭遇就极为类似。2002年参加房改的刘老太,与张军住的是同一个单位的宿舍,她和现任老伴也是二婚。同样是为了凑钱,刘老太也使用了已故老伴的工龄补贴,房产证上填的是刘老太和已逝老伴两人的名字。时隔多年后,房产因为买卖,刘老太与继子继女们开始了遗产争夺战。

  使用已逝配偶的工龄补贴买房,算不算夫妻共同财产?刘老太与继子继女们的官司连打了两场,第二场中又打了三个回合,法院的认定也几经反复,最终认定房子不算夫妻共同财产,全归刘老太一人所有。

  “刘老太的案子,若在2013年之后判决,结果就会截然相反。”齐鲁律师事务所专打房地产官司的律师高强介绍。

  果不其然,2016年,济南一类似官司中,阚某上诉,因为房改房过程中,继母使用了阚某已故父亲的工龄补贴,他不服原判决要求继承房产。最终原判决被撤销,法院认定使用逝者的工龄补贴,也算是夫妻共同财产。

  前后判决结果迥异的原因,法院解释,主要是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函的复函》已于2013年2月被最高人民法院以“与现行房改政策不一致”为由决定废止。

  房子一旦成遗产该咋分

  最近这段时间,李琴找了太多的律师。她能不能分得房子?律师的建议众说纷纭,让她也摸不着头脑了。

  “网上有律师说,我可能最终只能要回我付的25万;有律师说该按照交钱的比例分房子;还有律师说,即便我交钱多,房子仍是我和丈夫的共同财产,我和丈夫份额一致。”李琴介绍。

  其中,一位律师事务所负责人与李琴夫妇是多年的朋友,并对李琴的问题跟踪多年。他的观点是,省直房管中心不能以2015年的会议纪要来指导10年前的工作行为,况且李琴的旧房早就交回并住上他人了。他认为,李琴肯定能分得房子,而且买房时各自交钱数额已经公证,李琴的份额将最多。

  济南市中正荣凯法律服务所律师刘德政最近也接手了一个类似的官司,“李琴这个官司好打多了,他们夫妻在换购新房时,购房申请表中,已详细列出了前妻和丈夫的工龄补贴占新房的份额。”

  由此一来,刘德政认为,张军亡妻在新房中的份额,一目了然。相应地,张军与亡妻的女儿,能分得的遗产份额计算起来也简单明了。“李琴与丈夫是婚后换购的新房,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总体算下来,李琴会得到绝大部分房产。”他认为。

  李琴将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日后,丈夫若离她而去,她住的房子,房产证上会是丈夫及其亡妻的名字。

  “李琴届时可以向法院申请财产确权。”刘德政介绍,法院会正常分割遗产。房产中占份额最多的,可优先申请房产确权,并通过货币补偿其他继承人。(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原标题:自掏8成房款难抵“前任”工龄补贴?现任妻子遭遇房产困局

值班主任:曹乐平

    新闻精选

济南激光设备出口羡煞武汉光谷

舜网-济南日报

2017-10-11

“面塑奶奶”和她的近百万捐款 40年收徒5000人免费授课

舜网-济南时报

2017-10-10

山东集中销毁200多吨毒品 举报制毒线索最高奖3万

大众网

2017-10-11

首批越冬红嘴鸥抵达青岛栈桥

舜网

2017-10-11

中国经济一枝独秀 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稳居第一位

人民日报

2017-10-11

中央纪委向十九大工作报告审议程序发生重大变化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2017-10-11

北京冬奥会举办地小海坨山等降雪 最大积雪深度6cm雪花清晰可见

新华社

2017-10-10

83岁老人游24国:南非开普敦看过企鹅 水城威尼斯坐过游船

澎湃新闻

2017-10-10

王艳近照曝光 曾经灵动可人的晴儿今43岁的豪门太太成了这样

腾讯娱乐

2017-10-11

唐嫣登杂志封面时而冷峻时而迷离 快来被她迷人气质“电”一下

新浪

2017-10-11

男人吃大蒜有助赢得女人芳心

中新网

2017-10-09

原来这才叫休息!科学家揭示真正的“假期休息模式”

人民日报微信

2017-10-04

这碗经书面条已刷爆朋友圈!感觉吃一碗下去就功德无量了

央视网

2017-10-10

美国集市举办动物比赛 食物遥控车作诱饵完美上演"鸡飞狗跳"

大众网

2017-10-10

下一篇

农村最传统婚宴:五千元三口大锅请300客人 礼钱最少仅20元

 “这样的婚宴好特别啊,既喜庆又节俭,网友们直呼看着就美味。”10月10日,山西长治壶关的一农村婚礼现场,柴火燃烧着三口大锅,香味四溢。

返回舜网首页 返回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