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19岁小战士济南战役成先锋 如今耄耋之年两块弹片仍留体内

2018-08-10 07:39:00

来源: 舜网-济南日报

作者:胡磊

责任编辑:颜甲

当年19岁小战士济南战役成先锋 如今耄耋之年两块弹片仍留体内

参加过济南战役的老战士孙世芳(本报记者 赵晓明 摄)

  在槐荫区大杨新区一栋普通居民楼里,居住着89岁的孙世芳老人。无论从穿着还是言谈,都看不出他与其他老人的不同之处。然而,他体内至今残留的两块弹片,却保留着对济南战役最鲜活的记忆。

  攻城记忆

  “济南第一团”率先攻进内城

  孙世芳出生于1929年。在1948年4月的潍县战役中,年仅19岁的孙世芳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当年9月的济南战役中,作为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二营六连二排六班的一名战士,孙世芳跟随部队,从茂岭山方向向内城进攻。

  虽然已是89岁高龄,但对于70年前那场恶战,孙世芳至今记忆深刻。1948年9月16日,济南战役的号角吹响。在外围相继被突破后,敌军借助险要地形,屯重兵于内城。孙世芳请命担任七十三团突击队员,成为最先扎向内城的尖刀。

  当时的城墙厚得能跑汽车,并非能被轻易打穿。为了发挥武器的最大威力,战士们冒着生命危险,把榴弹炮等武器放在离城墙很近的地方开火,但仍难以把城墙炸开。孙世芳所在的七十三团二营从南门发起攻击,与此同时,七十三团三营从东南方向进攻内城。

  三营以勇猛著称,尤其“铁七钢八锥子九”3个连,更是骁勇善战。每个班配两包各十几斤的炸药和一部梯子,梯子放到城墙头上,还差一人多高够不着,就由一名战士在下面充当人梯,让战友们踩着自己往上爬。敌军在城墙上驻守,战士们一个个爬上去,又一个个被打下来,伤亡惨重。几番争夺,终于有战士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率先攻进内城。稍后,二营也在南门炸坏一扇门,杀出一条血路。最先攻进内城的七十三团,被授予“济南第一团”称号。虽然后来几经改编,但至今“济南第一团”仍是中国陆军一支劲旅。

  九死一生

  一个连只活下来二三十人

  攻进内城后,守军利用百姓庭院负隅顽抗。孙世芳与战友们每人身上挂着十几个手榴弹,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向前进攻。攻占了六七个院子以后,在胡同以东的一个院子门口,孙世芳正在往三八大盖里压子弹,忽然,敌军一枚手榴弹在他左边两三米的地方爆炸,他的整个左侧身体,从小腿到耳后,顿时鲜血直流。卫生员进行了简单包扎后,用担架将其抬下。

  经过8个昼夜的猛攻,这场原计划15天到20天才能结束的战役宣告胜利,而战斗的惨烈让人不忍回首。尤其是进攻最为勇猛的七十三团,伤亡更加惨重——孙世芳所在的六班,只剩下他和战友姜保玉两人;140多人的连队,活下来的只有二三十人。

  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成为每一名战士的日常。济南战役总攻前,孙世芳在甸柳庄附近的战壕中暂时休整待命,因为实在太累,就趴在战壕里睡着了。一觉醒来,他发现身旁两三米远的位置,出现一个深半米多、直径一米多的坑。原来,是敌军的炸弹刚刚在他身旁爆炸,而他因为趴在壕沟中,捡回了一条命。

  战争中,这样的场景多次上演。淮海战役的战场上,孙世芳像是被人在后面猛推了一下,突然向前扑倒,到了宿营地,解开背包才发现,里面钻进一颗子弹;抗美援朝时,他背着国内发的一双棉鞋跨过鸭绿江,入朝不久就赶上著名的大寒潮,而他靠着这双棉鞋,幸运活了下来。

  忆苦思甜

  耄耋老战士看淡当年经历

  2011年前后,孙世芳因脚痛在医院检查时才偶然发现,自己左大腿上方的体内,残留着一块弹片。2017年拍X光片时,又发现左耳后侧还有一块弹片。对于这些,以及自己当年参加济南战役等情况,孙世芳总是轻描淡写地说“都是小事”。

  “当年每个月只领一斤猪肉钱”,孙世芳说,战士们有的用来买旱烟,但常常买了烟就没钱买火。衣服也只有一身,常常是洗了来不及晾干就又穿在身上。即使这样,战士们从来没有半点怨言,甚至会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现在的安定生活,都是那么多的战友们用生命换来的。”

  孙世芳的儿子孙桂臣告诉记者,一直以来,父亲对因受伤未能在战场上坚持到济南解放的最后一刻而耿耿于怀。对于自己“济南第一团”成员的身份,也极少主动提起。孙世芳有五六枚军功章,但只在一次媒体采访时应要求出示过一次。 (本报记者 胡磊)

原标题:当年19岁小战士济南战役成先锋 如今耄耋之年两块弹片仍留体内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