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纺织行业兴衰浮沉,女工命运几番起落

2019-09-10 19:06:13

来源: 舜网-济南日报

作者:济南日报融媒报道组曹雅欣 赵晓明 张有水

责任编辑:颜甲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机杼声声忆芳华

  机杼,是纺织行业的专用名词。著名的南北朝《木兰辞》,开篇就有“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锭子”即是纱锭,纺织厂纺纱的重要工具,一个纺织工厂的规模,业内往往以拥有多少万“锭子”来表述。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50年代,纺织工人走出国棉二厂大门。

  这些普通人有些陌生的名词,在曾经的纺织女工心中却是一生的回忆。她们见证了城市工业发展的兴衰浮沉,自己的命运也随着济南纺织行业几番起落。

  纺织女工,大家都羡慕的工作

  1970年,17岁的郝东明从学校毕业,进入国棉二厂。这次学校统一分配,能去到国棉二厂,让郝东明非常兴奋,“大家梦寐以求的就是这种大国营企业”。从五万六千多纱锭,发展到后来的八万多纱锭,郝东明见证了国棉二厂最辉煌的时代。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60年代的国棉一厂工人

  “那时候三班运转,从进厂以后,根本就没休过班,太累了。”回忆起当初在厂里的工作,郝东明感叹那时的工人“觉悟很高”,“一是年轻体力好,二是大家都要求进步。”郝东明说,每年一到“红五月”,就开始加班加点,团员和青年们几乎24小时不休息。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70年代的成通纱厂工人

  郝东明清楚地记得,刚进场的时候作为学员,工资只有每月21元,拿了两年半。后来,“出徒”以后拿到34.8元、涨到37.8元。夜班从凌晨12点到早上8点,只有两毛钱夜班费。尽管钱拿得不多,但国棉二厂的工人从没有松懈工作,“我们团支部书记带领团员青年积极配合组织,人人都是带着工人阶级的自豪。”郝东明如今回忆起来,仍记得自己所在团支部被评为优秀团支部时的骄傲。

  1986年,济南经历过一次暴雨“发大水”,郝东明和同事们刚好上中班,夜班的同事还没到岗。尽管工作时间已经结束,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因为“无论如何车不能停”。最终,车间进水线缆被泡,机器无法运转,但车间里仍一片繁忙,大家都忙着抢救机器。

  郝东明说,曾经纺织企业在计划经济时期,是济南所有行业中上交利润的第一名,肩负着极大的担子。

  虽是轻工业,却是重体力活儿

  丁立新1984年进厂,比郝东明晚14年,当时19岁。与郝东明相比,她算是“科班出身”——作为当时纺织局招聘的技术工人,经过在岗培训后进入当时十分辉煌的国棉二厂后纺车间。“当时来的时候非常满足,跟郝老师一样,特别兴奋。”丁立新说,1991年时国棉二厂进入鼎盛时期,在那个年代年产值已经达到1.5亿。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70年代的纺织女工利用工作间隙学习知识

  与郝东明印象中的“两毛钱夜班费”不同,丁立新经历的90年代,国棉二厂福利待遇在全市看来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年终奖、半年奖、月度奖一样不缺,逢年过节礼品也很丰厚。“我们的食堂在整个天桥区都是有名的,附近的居民都到这里来买饭。”丁立新笑着说,最舍不得的就是食堂,“过年都在食堂里买馒头”。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70年代,纺织工人在车间交流专业技能

  每天与机器打交道,身上、脸上连空气中都是棉花,睫毛上也被棉絮缠得眼前一片白茫茫,车间里又十分闷热,女工们下了班就往澡堂跑,好在免费洗澡也是国棉二厂的“特色福利”。“累是真的累,而且上有老下有小,下班回来人还没进门就听到孩子闹着要抱。”丁立新说,那时候累了就躺在棉花堆里休息一会儿,“从来没有在家过过春节,都在车间里,领导也会给我们送水饺。”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纺织行业突飞猛进的发展带动了济南印染业的繁荣

  有一句话是“重工业不重,轻工业不轻”,纺织行业虽是轻工业,劳动强度丝毫不逊于其他重体力行业,“不论冬天夏天,汗水都能浸透好几回”。

  厂子不行了,说不出有多难过

  从丁立新进厂,国棉二厂始终是在走上坡路。直到1996年,市场经济到来,国家纺织业饱和、竞争激烈。国棉二厂响应“退二进三”,面临改行。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80年代,济南纺织行业的辉煌成了一代人的记忆

  “开始垮的时候,就是从我所在的二纺车间开始的。”郝东明说,纺二车间就是扩大规模以后新建的。上级下通知后,二纺车间停产,两万多纱锭绝大部分砸掉,还有些送到了县城的纺织厂。郝东明和同事们重新回到纺一车间,顶替那些年龄大要退休的工人,其他管理人员分散到各个科室。这次变动,她进入了管理层。此后,纺一车间又坚持生产了一年多时间,1997年纺一车间也逐渐走向落寞。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郝东明依旧保留着曾经的工作服

  说到激动处,郝东明的眼里满含泪水。“当时我们的工人都很震惊,也很无奈,把我们的饭碗砸掉了。”郝东明记得,纺一车间的进口设备都送到了国棉三厂,一部分工人也去了那里。紧接着市政府出台政策,国棉二厂的职工可以提前退休,女性40岁、男性50岁。

  “虽说是退休,但是心里一点都不轻松。当时工人们都掉眼泪,那么多人都下岗了。”郝东明回忆,她的同事们又各自谋生,而后期每一台运送出厂的纱锭,都经过郝东明开单、签字,“不知道心里有多难过”。

  也正是在1997年,44岁的郝东明依政策退休,离开了奋斗27年的纺织行业。

  不同人生选择,同样难忘荣光

  数据显示,1980年到1997年间,我国纺织行业发展迅速,棉纺锭由1780万锭发展到4245万锭。与此同时,市场竞争过度、产品滞销、企业亏损、开工不足、富余人员多等一系列问题也不断涌现。1992年起国有纺织企业出现全行业亏损,1996年时全国国有纺织企业亏损额已达106亿元。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60年代的济南针织车间

  济南棉纺起步于民国,曾名列中国纺织界“沪津青”之后的济南纺织,历史上出现过七大棉纺厂、两大印染厂的辉煌时代。济南国棉系的兴起到落寞,是时代发展和经济转型的缩影。停产后的第二年,国棉二厂在原厂房基础上建起绿地超市,经营面积2万余平方米,从业人员500余人,是当时济南第二家大型超市,开业前3年年均营业收入近亿元。后来为了安置更多下岗职工,先后扩建了山东绿地塑钢型材市场、山东摄影器材市场。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70年代女工们交流针织经验

  很多人从标山南路经过,还会忆起这段历史,那女工们下班时骑着自行车排队从厂区涌出的画面,是多少人历历在目的风景。

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上世纪80年代的纺织女工

  郝东明和丁立新现在也是邻居,他们居住的房子位置就是原国棉二厂的仓库。郝东明今年66岁,儿孙伏膝,她还留着自己当纺织女工时的工作服和帽子,还有那张年轻时特地穿戴工作服去照相馆拍下照片;丁立新在绿地超市建立后,便成为保卫科的一名工作人员,从纺织女工到服务行业,她感受到更多的是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座工厂倒下,女工们迎来不同的人生选择。她们同样不变的,是曾经作为工人的那份荣光。(部分老照片由济南报业影像档案馆提供)

原标题:融媒·见证 光影70年| 纺织行业兴衰浮沉,女工命运几番起落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

“美团黄”现身,“摩拜橙”淡出?美团单车投放济南市场 共享单车进入“变色升级期”

舜网-济南时报

2019-09-10

“30岁”英雄山早市搬新址 144户老业户搬迁至新世界商城地下一层

舜网-济南日报

2019-09-08

用“奋进之笔”书写“健康中国”精彩答卷——写在山东第一医科大学正式投入使用之际

舜网-济南日报

2019-09-10

崛起山东医学科研新高地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即将正式投入使用

舜网-济南日报

2019-09-09

迎接中国第35个教师节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09-10

尽锐出战攻下坚中之坚——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成就综述

新华网

2019-09-09

故宫古建专家的"上房揭瓦"18年:险活累活是便饭

北京青年报

2019-09-10

居民楼顶上养狗夏天气味难闻 城管:也是第一次遇到

钱江晚报

2019-09-10

《小欢喜》能笑着答卷 已是一腔孤勇

人民网

2019-09-10

《拿摩一等》阿年导演“献给家乡的情书”

环球网

2019-09-10

可怕!常喝清肠茶 “黑”了肠子还易依赖

央广网

2019-08-21

举高手机就没事了?医生教你如何避免“手机脖”

工人日报

2019-08-21

实在是太浮夸了!杨紫总裁造型遭吐槽 网友:论演员的可塑性

中华网

2019-09-01

50城建5万5G基站 网络5g时代的到来,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影响?

新华网

2019-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