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奔流高歌行 | 河南间奏曲:这兰考,如焦裕禄所愿

2021-09-23 08:45:06

来源: 爱济南新闻客户端

责任编辑:卢卫美


  “九曲黄河十八弯”,河南兰考地处最后一道弯。1855年的黄河铜瓦厢决口,彻底改变了黄河的走向:不仅夺淮入海700多年的河道再次北归,借大清河入渤海,更形成了九曲黄河上的最后一道弯——兰考东坝头。

  兰考黄河段虽然只有25公里,却是历史上决口最多的地段。据《兰考县志》的记载,从1171年到1949年,近800年间,兰考决口达143次之多。

大河奔流高歌行

  九曲黄河十八弯的最后一道弯

  曾经的兰考,一度是贫困的代名词,“风沙、内涝、盐碱”三害是悬在兰考人民头上的一把利剑。而今的兰考,不仅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更是成了河南省首批15个森林城市和重点打造的黄河滩区草业县。

  这其中的变化,或许只有身处其中的人们才能说出一二。

大河奔流高歌行

  镜头一:老高和苜蓿草

  老高很忙。

  老高名叫高俊超,今年63岁,是兰考县东坝头镇高寨村村民,因为是所在牧草种植基地年龄最大的员工,同事们大多喊他老高。老高说自己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守着黄河种了一辈子地,虽然现在成了“工人”,但还是离不开种地,只不过不再是在地里种粮食,而是种草。

  老高嘴里的草是苜蓿草,又名紫花苜蓿。紫花苜蓿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是一种优良牧草作物,被称为“牧草之王”。2019年,紫花苜蓿进驻兰考的黄河滩区,如今已覆盖滩区面积近7万亩。

  对于黄河滩区,老高是有发言权的。在种植苜蓿草之前,老高家有10亩地,用他的话说,自己和家人的吃穿用度都是从这10亩地里刨出来的。地虽多,但却不肥沃,多为沙土地。老高说,一家子地里辛苦劳作一年,收入也就是五六千元,碰上收成不好的年份,回不了本也是常有的事。

  老高说着,从地里抓起一把土,摊开手掌的瞬间,手里的土便被黄河边的风带走了。老高直起腰,拍拍手掌,无奈地说,“你看,就这沙土地,种啥能长?”

大河奔流高歌行

  2019年,兰考县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将黄河滩区统一种上了苜蓿草,原先以种地为生的村民们,也都摇身一变,成了苜蓿草种植基地的工人,老高便是其中一位。据不完全统计,苜蓿草收获生产期间,雇用临时工作人员,每年带动当地就业11000人次

  在苜蓿草基地上班之后,老高拿着一份在当地不算低的工资,除此之外还有油费和电话费补贴,一个月的收入,就能赶上以往种庄稼一年了,老高很知足。

  现在的老高已经是黄河滩区苜蓿草种植基地的副队长了,虽然苜蓿草的种植养护和收割已经实现了自动化,但老高还是很忙,是不是该施肥了?是不是该打药了?是不是该除草了?因为有种地经验,老高成了苜蓿草的种植骨干。

  种植苜蓿草的滩区距离黄河不足两米,滩区上,绿油油的苜蓿草迎风摇摆,收割机轰隆而过。老高试图薅出一棵展示一下它的根系有多么发达,但是他拽了很久,苜蓿草依然纹丝不动,老高说,这种大的长得好的,根系得有个一两米,不好拽,这也是为什么要在滩区种植苜蓿草的原因之一。黄河滩区土地为半沙半淤,这样的沙土地在天气干旱时易起扬尘,不利于水分的稳定,而苜蓿草根系发达,两年的时间,根部便能长到两到三米长,入土很深,所以说,把苜蓿种在沙土地里,不仅能涵养水源,还能防风固沙。

大河奔流高歌行

  正在黄河滩区收割苜蓿草

  据老高介绍,这些苜蓿草在西北地区一年可以收割三到四茬,但是来到黄河滩区之后,一年则可以收割六茬。苜蓿草的粗蛋白含量特别高,是喂牛喂羊不可或缺的饲料,也被称为“牧草之王”。时下,兰考黄河滩区一亩地一年可以产新鲜牧草四吨,足以养活一头奶牛一年。苜蓿草制作的饲料,目前已经和全国多个大型奶牛养殖企业合作,遍及西北、华中、华东数省。在滩区种植苜蓿之后,滩区群众的增收也不再是难题。

  老高对苜蓿草有说不出的喜爱,他说这个草不仅可以喂牛喂羊,人也可以吃。说着他便弯腰掐了一棵苜蓿草顶端的嫩叶,放到嘴里,咀嚼了几下,“一股子清香。”老高说,苜蓿草顶端的嫩芽能包水饺,也很美味。

  “从来没想过,我一个老农民还能干到管理层。”老高说,在他这个年纪,不管是在家种地还是出去打工,年龄上都已经不是优势,现在自己拿着每个月不低的工资,就得多干点,得对得起人家。

  镜头二:两任支书话张庄

  兰考东坝头镇的张庄村远近闻名。那里是曾经的最大风口,也是焦裕禄当年防风治沙最先取得成效的地方。50多年过去了,而今的张庄村,不仅摆脱了贫穷的帽子,更在一个个焦裕禄式干部的带领下,先后建立起多个养殖、种植基地,开展红色旅游、乡村旅游等,奔走在幸福的康庄大道上。

  73岁的翟茂胜现在是张庄村的一名普通村民,但是村里的人见到他,都会恭敬地叫上一声“老支书”。退休之前,翟茂胜一直是张庄村的村干部,从治安主任,到大队长,再到村支书。从1982年到2018年,这一干,就是30多年。张庄村的变化,或许没人比翟茂胜更有发言权。

  说起过去,翟茂胜用当地的儿歌描述着那时的景象:“吃完槐树叶儿吃榆树叶儿,吃完榆树叶儿吃杏树叶儿,吃得树上不长叶儿,春天没个春天样儿。”“冬春风沙狂,夏秋水汪汪,一年辛苦半年糠,扶老携幼去逃荒。”那时的张庄村,沙丘遍布,贫困凋敝。20世纪60年代,张庄人“一出张庄”是为了逃离饥饿;进入新世纪后,张庄人“二出张庄”,是为了摆脱贫困。

大河奔流高歌行

  长满苜蓿草的兰考黄河滩区

  打开了话匣子,翟茂胜聊起了自己家的过去。翟茂胜家有兄弟姐妹11个,他排行老四。人口多,让原先就贫困的家庭吃饭都成了问题,最难的时候,连玉米面都好几天吃不上一口。“实在是饿极了,茅草根都吃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翟茂胜和兄弟姐妹们靠帮助稍微富裕的村民家翻地,以换取点菱角和土豆充饥。

  没的吃,更谈不上穿。“冬天只有一个棉袄,还是大哥穿完二姐穿,二姐穿完三哥穿,直到那个袄的袖子口都补了好几层补丁,才能轮到我身上。”

  生活的转机,出现在1962年。那年,兰考的粮食产量下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县城火车站挤满了外出逃荒的灾民。也就在那年,焦裕禄书记来了。在兰考工作的475天里,焦裕禄带领全县人民,开始了史无前例、规模浩大的治沙种树行动。自此,在平原沙区,“农桐间作”治理模式,横空出世,造福至今。翟茂胜说,“想起过去,再看看现在,想都不敢想。”

  风沙少了,生态好了,庄稼丰收。慢慢地,兰考人不再拿着“饭碗棍子袄”外出要饭。申学风是张庄村现任村支书,他接任的时候,张庄村早已彻底脱掉贫困的帽子。据他介绍,现在的张庄村拥有着“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河南省首批乡村旅游重点村”“稳定脱贫奔小康红旗村”等多个荣誉称号。

大河奔流高歌行

  现在的张庄村

  走进张庄村,映入眼帘的便是家家户户盖起的二层小楼,申学风说,现在村里固定住户1012户,已有80%的村民住上了二层小楼。剩下的无人居住的老房子也没闲着,村里出资重新进行了翻新装修,变成了村民们的书屋、体育活动室、休闲活动室等场所。

  据申学风介绍,2013年底前,张庄村集体经济收入基本为零,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为务农和外出打工,人均年收入仅为3000元左右。在过去的2020年,张庄村集体经济收入79万余元,年人均收入达到了15100元。“只会越来越好。”申学风对张庄村的未来充满希望。

  记者手记:

  不管是黄河滩区上盛长的苜蓿草,还是奔走在小康路上的张庄村,都只是兰考在脱贫奔小康路上的一个缩影。“兰考”两个字,本身就有着其特殊的分量。从穷困苦瘠的代名词,到将黄河化害为利,这其中,有很多焦裕禄式的干部在努力,更有无数个“老高”式的村民在受益。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站在东坝头眺望黄河,只见大河浩荡,雄浑壮丽,不得不说这是欣赏黄河的一处绝佳之地。而身后的黄河滩区,满目紫花苜蓿随风摇摆,就像一道绿色长城,守护着这座曾经的风沙之城。

  “黄河平,天下宁。”虽然曾经的黄河让兰考人民经历过苦难,但是时下,靠黄吃黄,黄河已经实实在在变成了兰考人民的母亲河,哺育滋养着这方水土。可以说,这兰考如焦裕禄所愿。(新黄河记者:梅寒 摄像:马睿 剪辑:王瑶华 美编:孔德刚 摄影:梅寒)

原标题:大河奔流高歌行 | 河南间奏曲:这兰考,如焦裕禄所愿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

济南公交369出行7.0版上线 这些智慧化新功能等你体验 一起来做“低碳”达人!“碳能量”可兑换电子次票

舜网-济南时报

2021-09-23

强降雨过后,卧虎山与锦绣川两水库“携手”泄洪

舜网-济南时报

2021-09-22

又是一年秋收时,齐鲁大地奏响增收曲

爱济南新闻客户端

2021-09-23

青岛临沂两区县入选全国婚俗改革试验区

舜网-济南时报

2021-09-23

全国铁路中秋小长假发送旅客3499万人次

新华网

2021-09-23

2020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突破2.4万亿元

新华网

2021-09-23

9月23日3时21分“秋分”:燕将明日去,秋向此时分

新华网

2021-09-23

亩产1123.87公斤!袁隆平倡导的贵州水稻基地刷新纪录

科技日报

2021-09-22

直击十四运首项游泳纪录诞生 绝代双娇尚青春

舜网-济南时报

2021-09-23

“铁家军”敲定热身赛对手 国足沙迦备战国脚自我解压

舜网-济南时报

2021-09-23

专家提醒:牙周炎是导致牙齿丧失的首要因素

新华社

2021-09-22

吸烟、肥胖……这些也是老年痴呆的危险因素

光明网

2021-09-22

多城跟进 官方二手房交易平台能否取代中介?

中国网

2021-09-23

代收快递、免费打印…房产中介"转行"融入社区

北京日报

2021-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