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腰”民警王海港:“我做过很多事,比这证明重要得多”

2019-06-12 08:01:29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盖幸福 谢苗苗

责任编辑:李欢

“撑腰”民警王海港:“我做过很多事,比这证明重要得多”

11日下午,王海港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 新时报记者谢苗苗盖幸福 摄

6月11日晚7点,接听了一个电话后,民警王海港急匆匆地从派出所驱车回家。电话的那头,是他的妻子,一个高龄孕妇。

他很想将自己的生活拽回日常。但是,11日当天网络传播的一封“撑腰证明”,使他原本正常的节奏增加了新的插曲。为此,他要面对领导、同事们的问候和媒体的轮番采访,而自己下班时间,也推迟了两个小时。

连夜写出“撑腰”证明

11日,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稻庄派出所值班室的电话据说“被打爆了”,一直占线。这个小镇派出所,成为全国各地网友目光聚集的中心。

第一时间驱车赶到的新时报记者,成为第一波采访者。王海港对接警、出警的回忆,与网络疯传的证明中描述的一样。面对镜头,王海港甚至有些紧张,叙述起来没有证明中那样行云流水。

10日晚上,王海港在出警抵达稻庄广小张村报警人张某某家大门外时,看到了坐在门口“挂泪”的快递员聂桂英。

“挂泪”这个词,王海港在采访中提了两次。在了解情况后,王海港称:“让聂桂英回去,她不回去。为此我说‘我们为你给快递公司开这个证明’。”在作出这样的承诺和安抚后,聂桂英同意离开。

在办公室里,王海港连夜写出了那张证明。

在过去的两年中,公安机关已针对“奇葩证明”进行了清理。王海港认为,聂桂英的证明应该开。“我们公安机关,开具了应开的证明。”

这份证明之所以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其个性之处在于,在陈述事实的同时,还附加了建议:建议圆通公司放弃这种需要牺牲员工尊严换取的关于恶意投诉的“谅解”;将张某某及其家人列入公司服务永久性“黑名单”;退还聂桂英因遭恶意投诉被扣除的2000元工资;对聂桂英这种宁肯牺性个人尊严也要维护公司声誉的优秀员工重点培养,并给予表扬和奖励。最后所加建议,在很多人看来,尤为硬气。

“为群众服务都是本职工作”

“以德报怨,则何以报德?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倡导社会正能量,是我们共同的责任”——证明材料的文末,开具人王海港写出的这句话,在网友看来颇具文采,正义感爆棚。

网络搜索王海港,有不少他署名通讯员的报道。在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广饶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称,王海港的正义感是有其渊源的。这位工作人员透露,王海港是2017年度的“东营最美警察”。

除此之外,能公开查询到的信息还显示,他还是“东营市道德好青年”、“广饶好人·季度之星”,曾连续两年被评为“全省公安机关深挖犯罪先进个人”,多次被东营市公安局嘉奖、评为工作先进个人。

王海港告诉记者,自己1979年出生,从警二十年,除了有短暂的在监管大队的工作经历外,大部分时间都在基层乡镇派出所。

王海港说,自己干基层工作很有乐趣,为群众服务都是本职工作。“我们值班出警是家常便饭,做过的很多事情,比这个证明重要得多。没想到(因为)这个受到关注。”

在中国青年网2014年的一篇《王海港——八小时之外,我还是警察!》的报道中,记述了王海港热心救助路边昏迷男子的事情;东营公安微信公众号2018年发布的文章《王海港:二十年坚守诠释为民热忱》中,讲述了他2016年为搜寻一起恶性杀人案中的物证,到垃圾处理厂寻找线索的事迹。20年从警生涯,他更“硬核”的行为的确很多。

“每一个人都是有尊严的”

稻庄派出所二楼最东侧,是王海港的办公室。站在办公室里,可看到稻庄镇中心街最繁华的一段。

王海港的生活,是值班、出警、所里、家里。在公安系统工作,他给人的感觉是“循规蹈矩”。面对一些感性问题的提问,他以“我们按照严格执法程序进行执法”“按照规定出警和调解处理”“我们都有严格的纪律,能说的我说,不能说的不说”这样一些话语作答。

对于刷屏的那份证明,他也言简意赅:“自己就这样写出来了,没有过多考虑。只想这个证明可以帮助聂桂英。”

“看快递人员风里来雨里去,真是不容易。他们挣的都是血汗钱。每一个人都是有尊严的。”在下楼时,王海港走得很急,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动感情的话。

40岁的王海港,个头不高,在“网红”前后已接近24小时没合眼了,精神有些疲惫。他给人感觉说不上严厉,也不算是温和,在采访全程几乎没有微笑。当他透露“当晚出警并非自己一个人,而是和两位同事一起,但证明是自己敲出来的”时,有媒体想让他“演”一回出警的过程,以进行情景再现。王海港说,“肯定不能我一个人,那是造假。”“如果平时都是一个人出警,那不是找打嘛”。这句玩笑,把大家逗乐了。

带着倦意的王海港,在柔声细语接完妻子电话后,换上便装,匆匆离开。他临走前留下一句话:“希望各方的关注不要对快递投诉事件中双方当事人的生活带来不好的影响”。

【相关新闻】

被投诉的快递员已不是首次赔付物品

11日20:00左右,在距离稻庄派出所不到两公里的巷子里,记者找到了证明中被投诉快递员聂桂英所在的圆通快递代理点,这个代理点是巷子里为数不多还亮着灯的门店,红色的广告灯箱上印着“圆通快递”四个字。

“取快递!”有顾客还没进门就招呼,店里一位穿绿衣服的大姐忙着答应。得知记者要来找被投诉的聂桂英,这位大姐说:“她是我同事,已经回家了,我俩是搭档,有些事俺现在,公司不让俺……”但这些话没说完,她便表示累了要休息,随即关上了卷帘门。

对这位说“累了要休息”的大姐,附近商家的成女士则说:“她就是聂桂英,上午我去她店里的时候她正在和员工讲昨天的事情,派出所民警也来了。”据其介绍,大概一个月前事情刚发生时,聂桂英已经花52元买了一箱芒果赔付给张某某,本来以为能就此打住,但是这一个月聂桂英先后收到了“四次投诉”,也就是这四次投诉造成聂桂英被圆通公司扣除2000元工资。“她说昨天去就是道歉,协商到底怎么处理、怎么才能不投诉,但是人家说还会继续投诉,她就给人家跪下了。”

随后,两位自称是聂桂英的朋友的中年女性“过来看看情况”。从她们口中记者得知张某某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年轻人吧,可能性子比较急,像我们这个岁数就会多理解一些,干快递也挺不容易。”

聂桂英是怎样一个人?成女士用热情、能干、性格开朗来形容,说她平常工作态度挺好,后续服务也比较尽心,在干快递之前经营着一家名为“奥若拉”的化妆品店。“看到那辆车了吧,她每天开着车往返于(广饶)县城和镇里收发快递货物,”成女士指着代理点前一辆东风小康面包车说。一天几百件货,包括镇里企业生产的轮胎,聂桂英也自己装上车。据成女士介绍,聂桂英既是代理点的老板也是“员工”,除了协调和公司之间的事宜,“她自己也送,一单一块钱,这样能少雇个人。”作为邻居,聂桂英也跟成女士说过,赔付给顾客物品已经不是第一次,也害怕被公司罚款。

【记者手记】 请冷静下来“围观”

民警王海港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写下的“硬气”证明,引发关注。在引发“极度舒适”的同时,也请停止对投诉者进行人身攻击和人肉搜索。

遗憾的是,因天色已晚,我们没有采访到投诉者张某某,也没能实现与快递员聂桂英的正面对话。事实背后的隐情还未完全呈现,我们还在继续努力。

民警的正义受人尊敬,个性证明值得点赞,但围绕事件本身,,仍有多个维度的讨论空间。例如,物流行业对买家、卖家、快递人员权益维护的规则和边界在哪里?如何细致处理千差万别的纠纷情况?这都值得进一步厘清。

原标题:“硬气证明”开具者、广饶民警王海港接受新时报记者专访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