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纪中:武侠江湖里的快意人生

2019-07-27 07:31:11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新时报记者徐敏

责任编辑:田艳敏

 张纪中:武侠江湖里的快意人生

 孙婷婷 绘

  从《三国演义》到《笑傲江湖》,从《激情燃烧的岁月》到《西游记》,张纪中和他所制作的电视剧,尤其是一系列金庸武侠剧带给了观众各类风格的视觉体验。他辗转在金庸先生的武侠江湖里,策马诗酒,快意人生。

  拍了30年之后,张纪中沉寂下来幽居江南,完成了一本《人在江湖》,记录奔腾笑傲的点滴岁月。记者以此为契机对张纪中进行了专访,或许除了电视屏幕上的“制片人”,人们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张纪中。

  有几分书卷气的大胡子

  这两年,张纪中有些沉寂。

  此前许多年因为拍摄一系列本身就极具关注度和话题度的电视剧,张纪中和他所拍摄作品的新闻时常占据着各大媒体的娱乐版面。如今,江南夏日长,告别了热闹喧嚣永远躁动的拍摄工作,张纪中幽居在雨落烟波起的江南,冥思、读书、写作,于是便有了这本带有个人自传性质的新书《人在江湖》。眼前流淌过这名江湖人所写下的颇有几分铿锵气势的文字,让人感觉这个凌厉睿智的大胡子原来也有几分书卷气。

  跟记者谈起青少年时期的读书经历,张纪中滔滔不绝。“我上小学时,北京有很多小人书的书摊,一分钱可以买两本。放学回家路上我经常买这种连环画,有《三国演义》,有《儿女英雄传》,看上几遍可以倒背如流,所以后来再看原版的这些图书时,书中的情节不觉得陌生。”张纪中说,中学时期开始接触和阅读世界经典文学,诸如司汤达、托尔斯泰以及莱蒙托夫等作家的作品都看过,“那个年代阅读量还是蛮大的,对后来的知识积累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和共和国差不多同龄的一代知识分子,很多都有过农村插队的经历,张纪中也是其中一员。谈起这段经历,张纪中似乎没有多少遗憾和感伤,觉得也是一段十分充实的生活。“唯一的乐趣还是读书。驻扎在各个村里的知识青年互相串门时,见面礼就是书。”张纪中说,在图书贫瘠的时代和地方,他们秉烛夜读《资本论》《国家与革命》这些马列著作。如今回忆起来,虽然知识青年们一起阅读和讨论,终究还是很难真正理解,阅读经历却至今难忘。

  在《人在江湖》这本书中,张纪中罕见地披露了少时的家庭生活。回忆起身为教师的贤惠安良的母亲,青年时代功成名就意气风发,却在时代裹挟中饱受屈辱的父亲,再回顾起自己因政审不合格屡屡被艺校拒之门外的求学路,张纪中的笔触五味杂陈。“从没在记忆库中发现童年时代的创伤。想来是家庭的和睦气氛给了幼时的我充足的安全感。”张纪中说。如今父母均已离世多年,母亲“要诚实,不要撒谎”的教导言犹在耳。

  “这看起来是再平凡不过的教导,却影响我一生。”张纪中说,父母的处事智慧渗透到他的生活中,也渗透到他的人生中,这些都让他始终心怀赤诚、坦荡做人。

  内地武侠片制作第一人

  张纪中此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因其出版新书,这使得他身上又多了一个写作者的标签。尽管如此,他最受关注的仍然是内地武侠导演、制片第一人的身份。无论观众喜欢与否及评价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几代人看过他参与制作的武侠剧并受其影响。武侠剧的江湖中,张纪中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

  上世纪末,拍摄完《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两部规模浩大、口碑不错的史诗级电视剧后,休息期间的张纪中再次沉迷于金庸笔下那个武侠江湖的快意人生。策马天涯、诗酒风流、快意恩仇,“心中始终存在的那根‘侠’的弦再次被拨动,胸中涌起一股浩荡的热情。”张纪中说,他萌生了拍摄金庸武侠剧的念头。正好在这时,他看到金庸先生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如果能够将他的武侠小说拍得像《三国演义》《水浒传》一样好,他愿意“一元钱卖版权”。一番联系沟通后,大侠风范的金庸先生果然爽利地一元钱出让了《笑傲江湖》的改编权。

  随后的十几年,张纪中和他的团队克服了千难万险——跨过既有的港版武侠剧的“大山”,经历过拍摄过程中临时换主角的艰难决策,大胆重构故事情节所面对的是非争议,更不用说跨越千山万水的星夜兼程的艰苦拍摄……“茫茫江湖,世事艰辛。与其籍籍无名,随波浮沉,不如开宗立派,亮出锋芒!”张纪中说。最终,内地版的《笑傲江湖》《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等一一呈现给观众。如今,行业内出现了各种风格的武侠剧,但是张纪中团队所做的开创性的努力,给后来人奠定了基础。

  谈到最喜欢金庸笔下的哪个人物,张纪中的第一反应是乔峰。“乔峰是一个悲剧英雄,最后他用悲壮的一死来警醒世人,担当精神令人敬服。”张纪中说,不只是乔峰,其实他所笃爱的是金庸笔下那种我们当今有所缺失的精神。“比如全真七子和江南七怪,历经磨难风雨始终恪守十八年前约战烟雨楼的承诺,可谓一诺千金。”张纪中说,金庸笔下人物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精华,也是他想通过武侠剧传递给观众的。

  “我是看着你拍摄的武侠剧长大的。”说出这句话之前,记者就知道张纪中一定在很多场合听很多人说过。即便如此,张纪中听闻仍然爽朗地笑了几声,满是欢喜和欣慰。

  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人生

  在电视剧的江湖中摸爬滚打、打拼成就30余年后,张纪中在《人在江湖》中回忆这段有起伏喧嚣,也有光芒荣耀的人生,仍然是一种追逐快意人生的昂扬口吻。如今,张纪中年近七旬,标志性的浓密的大束胡须和头发已经花白,精神却依然矍铄,言谈依然爽利。如果说略带京味儿的普通话流露出其性格中幽默亲切的一面,那么豪爽侠义的为人更像是山东大汉的基因。停下了奔跑,这两年的写作中张纪中用更多的时间来思考。

  “有时候我会想,这些年来,除了几十场为创造作品而人聚人散、攻坚克难的行动轨迹之外,除却经历本身之外,我从岁月中获得了些什么呢?在一场场热热闹闹以至轰轰烈烈背后,我一直在坚持、一直在追求的是什么呢?”张纪中说,思考过后他有自己的答案,那就是一个江湖的人生,一个执着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人生。为何总是拍摄难度很大的历史、武侠或者魔幻题材的电视剧,为何不选择那些轻松易驾驭的家庭题材或者时髦的宫斗题材?“我不喜欢那些题材,并不是说那些题材没有意义,只是难以激发我灵魂上的共鸣,不是我所追求的有意义的电视剧。”张纪中说,他相信看着英雄故事长大的孩子和看着宫斗戏长大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拍英雄题材的电视剧,是希望在这个和平时代还能唤起人们对英雄的认同感;拍武侠剧是希望有越来越多人,能够真正受到有血气和豪情的“侠”文化的影响。“我深刻感受到,优秀的文艺工作者的影响,犹如照亮人生的火炬。”张纪中如此比喻。

  耕耘了这么多年,对自己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上所做出的成绩还满意吗?听到记者这么询问,张纪中有些“笑场”:“我这哪能算得上什么成绩?”笑言之后张纪中说,人的一生其实做不了几件事情,他无非也就是这三十年和二十几部戏。不敢说每一部戏都有多大的影响力,“希望能在观众心中埋下一颗感动、正义、侠义的种子。”

  “虽然已经走过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但我仍有梦想和热情,仍充满着创作的欲望。”听到张纪中如此说,让人想到苏轼那句“万里归来颜愈少”。诚如他自己所说,或许此时对自己作总结性的评价为时尚早,因为他一直在努力的路上,一直追求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原标题:张纪中:武侠江湖里的快意人生

值班主任:田艳敏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