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崛起青年漫画家渴望春天

2019-09-14 09:15:38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郭吉刚

责任编辑:李欢

国漫崛起青年漫画家渴望春天

程潇冰获奖作品《闽越谣》 受访者供图

国漫崛起青年漫画家渴望春天

丁姣展示作品《小槐带你回家》 新时报记者郭尧 摄

由《哪吒之魔童降世》掀起的国漫热潮尚未退去,《罗小黑战记》紧跟着成为新的黑马,先后成为正在上映的两部高口碑中国动漫电影,后者豆瓣开分一度高达9.8分。截至9月13日,《哪吒》内地票房突破48.4亿元,升至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罗小黑战记》上映一周也有1.5亿元入账。

随着这两部影片的大火,《哪吒》导演饺子和《罗小黑战记》导演木头的成长经历也被公众熟知:80后、漫画家、宅男、自学动漫制作,为梦想与命运抗争……饺子和木头身上那股“我命由我不由天”“努力打破偏见”的倔强,也点燃了一群正在济南追梦的年轻漫画家,他们有的处于职业起步阶段,有的已经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他们的画笔之下,布满了荆棘与鲜花,一边在这条荆棘之路上砥砺前行,一边渴望能跟饺子和木头一样,早日收获那朵梦想之花。

“宅人”漫画家们

每一个青年漫画家,几乎都有过“宅人”的经历。

《哪吒》的导演饺子(真名杨宇)就曾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饺子从小就梦想成为一个漫画家,23岁大学毕业后入职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一年后就辞了职,在家专心制作动画短片,一宅就是三年半,生活过得非常拮据。2008年,饺子终于制作出自己第一部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这个时长16分钟的短片一经出世,横扫30多个国内外奖项,饺子借此在圈内打开名气,后来成立了动画公司,才有了《哪吒》的诞生。《罗小黑战记》导演木头跟饺子有不少相似之处,也是非科班出身,大学开始自学动画制作,后来在动画公司工作过,辞职后创作番剧版《罗小黑战记》,八年后才等来大电影上映。

“漫画家需要沉下心作画,就必须耐得住寂寞,忍受得了孤独。”杨宇曾经的“死宅”经历,同为青年漫画家的李健鑫感同身受。2016年,26岁的李健鑫同样辞职在家,潜心创作起自己的第一部连载漫画《拜金者》,直到2018年这部漫画才正式完结。“从白天画到晚上是正常节奏,最疯狂的时候一天只睡俩小时,大年三十了都不知道。”李健鑫回忆说,去年漫画完结之后,他去了一趟改建后的宽厚里,被人山人海的情景震惊了,“我就跟古代刚下山的道士一样,看什么都很新奇,有种穿越了的感觉。”

丁姣也有过当“宅女”的经历。丁姣小时候因为生病动过大手术,导致六七年时间不能正常行走,在那段人生最灰暗的日子,正是漫画拯救了她。“那时候每天学习画画,用画笔想象着外面的世界,反而是最开心的事情。”后来,丁姣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原创漫画师,如今在济南一家动漫公司工作。“现在虽然不用天天宅在家了,但也是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除了上班忙公司的事情,就是回家画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对于一名漫画家而言,宅在家里并不是赋闲在家,相反地,因为一个好的作品需要不断打磨和沉淀,要求漫画家们更加专注和投入,还得忍受孤独、落魄和沉默,用一种近乎苦修的方式度日。比如日本著名漫画家鸟山明、尾田荣一郎、富坚义博等,都是出了名的“宅人”。

给作品注入“灵魂”

每一个漫画家的心血之作,也都被倾注了“灵魂”。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毕业生程潇冰,用一部12分钟的动漫作品《闽越谣》,讲述了一场热闹非凡的“龙王婚礼”,将家乡闽越地区的建筑、工艺、传统、民间神话等元素都融合其中,呈现出闽越地区极具魅力的风俗文化。今年7月,程潇冰带着他的毕业作品《闽越谣》参加了第二届“悟空杯”中国国际漫画大赛,从中日韩众多漫画家中脱颖而出,最终斩获最高荣誉“悟空奖”。“悟空奖”在业内的分量不低,首届获奖者是韩祖政(笔名:左手韩),他如今已是国内知名的漫画家。“我是土生土长的泉州人,小时候听外婆给我讲下雨天龙王娶亲的故事,我觉得这些鬼神故事非常有趣,所以就用画笔展现了出来。”程潇冰讲述起创作的初衷。

在《闽越谣》这部作品中,兔儿神、赑屃、美人鱼等闽南文化传说里面的鬼神形象,在作者唯美的画风展示之下,显得格外美好动人。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数字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顾群业认为,《闽越谣》之所以能够成功,正是因为作品中饱含了作者强烈的情感,拥有触动心灵的力量。

丁姣的代表作品《懦懦的梦》,讲述了一只左腿受伤的小猫“懦懦”,凭借努力扔掉拐杖、重新奔跑的故事,用轻松愉快的画风传递积极向上的精神,该作品曾荣获第十六届齐鲁国际动漫艺术博览会原创漫画金奖。丁姣说,“懦懦”身上有着自己的影子,借此表达小时候生病时的内心情感,“它有着不公的命运,却不肯向命运低头,依旧坚持自己的梦想。”

丁姣的另一部作品《小槐带你回家》,通过“小槐”的独特视角,描绘了在济南打工的百万游子过年回家的故事。“小槐”是丁姣为济南市槐荫区设计的吉祥物,形象活泼可爱。“路上想把时针变成分针,团圆却把分针变成时针”,作品最后的这短短两句话,传递出的情感打动人心。

坚守与逃离

荣耀背后,甘苦自知。在漫画这条道路上,无数人因为热爱投身其中,又有无数人因为种种现实选择“逃离”。

画了十几年漫画的丁姣,依旧在这条道路上努力“奔跑”。过去几年里,济南市槐荫区吉祥物设计一等奖、齐鲁国际动漫艺术博览会金奖、山东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丁姣获得了不少的荣誉与光环,背后却也付出了无数的辛酸和泪水。“因为经常熬夜,饮食不规律,肠胃、颈椎等成了新负担,这也是我们画师的职业病。”在电影院看完《哪吒》后,丁姣感动得哭了,为了那个倔强勇敢的小“魔童”,也为了背后默默坚守的导演。丁姣说,不管遇到多少困难,她都会一直画下去,先给自己设立一个“小目标”,“出一套自己满意的绘本故事,主题偏向温暖治愈系。”

刚走出大学校园的程潇冰,却没能在济南找到一份心仪的工作,最后通过投递简历,去了成都一家品牌设计公司当了策划师。“济南这边的企业给的待遇差一些,三四千块钱左右,成都这边动漫产业更发达,为了生活也没办法,工作还是跟绘画有关吧,虽然不能全职做漫画了。”程潇冰说,他今后还会利用业余时间继续画画,沿着《闽越谣》的思路扩展下去,收集全国各地的民间鬼神故事,把它们一一呈现在画纸上。“其实全国有不少精彩的民间神话故事和形象,不只有孙悟空和哪吒。”

结束了三年“宅男”生活的李健鑫,利用连载漫画所赚的钱,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剧本杀”店,算是暂时“告别”漫画生涯。“我后来想明白了,不能老宅在家里,也得学习体验生活了。”李健鑫说,等他积累了足够的创作素材后,会重新拾起画笔创作新的作品,并期待有一天作品也能够被搬上大银幕。

据了解,作为山东动漫“摇篮”之一的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每年动画专业的近50名毕业生当中,只有大约1/10的人从事专职漫画或动画工作。“这种现象在全国艺术类高校很普遍,更多的学生毕业后会进入设计公司、游戏公司或者影视特技公司等,那边市场需求更大,薪水也会更高。”数字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顾群业说。

(新时报首席记者郭吉刚)

原标题:国漫崛起青年漫画家渴望春天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