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父亲为给儿治病抢银行续:收百万捐款称再无所求

http://www.e23.cn2013-09-16 09:10:16 西部网

摘 要: 陈明灿一家的命运,因为一粒樱桃被改变:儿子陈扬被樱桃核呛入气管脑瘫,陈明灿无钱救治,求助无门,他选择去抢银行,最终入狱。陈明灿是打工家庭的第二代。他们跟随父母离开故土,却发现无法融入所在城市。在远离故土的城市里,他们不能有任何闪失。厄运来临时,陈明灿找不到可以救助的途径。

  陈明灿一家的命运,因为一粒樱桃被改变:儿子陈扬被樱桃核呛入气管脑瘫,陈明灿无钱救治,求助无门,他选择去抢银行,最终入狱。

  这个极端案例折射出打工家庭的脆弱和无助。

  陈明灿是打工家庭的第二代。他们跟随父母离开故土,却发现无法融入所在城市。在远离故土的城市里,他们不能有任何闪失。厄运来临时,陈明灿找不到可以救助的途径。

  9月10日,陈扬(化名)躺在嘉兴医院的病床上。和前些天相比,这个漂亮的两岁男孩,对呼喊他的声音有了一点意识。当护士给他脚背扎针时,他甚至可以发出啼哭。

  四个月前,陈扬因樱桃核呛入气管,窒息导致脑瘫。

  9月13日,海宁看守所里的陈明灿不愿意再见媒体。他托管教带出话:儿子得到救助,他再无所求。

  尽管因为抢劫银行的遭遇得到关注,陈扬收到了百万元捐款;但他还是有些后悔,这三年半他都不能陪在儿子身边了。

  同样后悔的还有陈文才——陈明灿的父亲。9月11日,陈文才前往看守所,希望能见到陈明灿,未能如愿。他不安地返回到先锋村的出租屋。

  一片绿树掩映的楼群里,这间平房显得极不协调,灰色墙面上,印着“冰棺”两个黑体大字。这儿是村里用来临时停放死者的房间。

  两个月前,陈文才一家就挤在“停尸房”旁的一间厨房里,孙子陈扬僵直躺在唯一的一张床上,他和妻子罗由平睡在一旁的水泥地上。

  “半夜翻身时,膝盖骨磕着地,生疼。”陈文才说。

  长年在建筑工地搬运钢筋,每到夜晚,这位才51岁的工人就全身疼痛不已,直到天亮。

  比起身体的疼痛,陈文才更痛心的是,躺在病房里的孙子扬扬,以及因为抢劫银行入狱的儿子。

  流泪的抢劫

  他喊“抢劫”时,显得有些气短,声音中带着哭腔。银行保安李明辉看到了他的眼泪

  6月11日上午10点,海宁文宗南路的一家银行内,一名等候在椅子上的年轻男子引起银行职员褚健(化名)的注意:他黑、瘦,不停地抽烟,看起来有点紧张。

  “他在大厅里溜达了好几圈,才找椅子坐下。”褚健说。

  10点13分,男子突然起身,他出门一趟,回来后从背后拿出扳手和菜刀,喊了声“抢劫”。声音不大,但一下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听到“抢劫”,站在大厅一侧的保安李明辉一愣,他悄悄走过去,与陈明灿攀谈:“来来来,过来一下,小伙子,你干什么?”

  李明辉觉得,陈明灿虽然手握菜刀和扳手,但并没有试图伤害旁人的举动。

  “我不干什么,我只要钱,抢劫!”陈明灿说。

  李明辉记得,眼前的劫匪,个子不高,头发蓬乱,没有影视剧里的“匪气”。他喊“抢劫”时,显得有些气短,声音中带着哭腔。李明辉看到了对方的眼泪。

  僵持中,李明辉曾提出自己借钱给陈明灿,但被拒绝了。“我不要你的,我只要银行的钱。”

  “我就要钱啊!呜!”交涉不成的陈明灿最后倚着柜台的墙壁哭出声来。

  这场看似“闹剧”的抢劫案并未持续多久。5分钟后,警察赶来,在一名警员的呵斥下,陈明灿放弃抵抗,将手中的菜刀与扳手扔了出去.

分享到:
网络编辑:张露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