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为女司机正名:相比男司机,她们有这些优点

2019-03-09 14:17:19

来源: 北晚新视觉

责任编辑:田艳敏

  提起“女司机”这个词,不少女同胞们心里都会很不舒服,凭什么给女性贴上“马路杀手”的标签?“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长沙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广大女同胞们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用交通大数据为女司机正名.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长沙男驾驶人211.6万人,女驾驶人113.4万人,男性司机为女性司机的1.87倍。据统计,2018年,长沙男性司机产生交通违法概率为女性司机的1.2倍,发生交通违法数为女性司机的2.19倍;男性司机发生交通事故概率是女性司机的2倍,发生交通事故数为女性司机的3.8倍。

  “安全驾驶与性别无关,无论是男司机还是女司机,各有所长,建议社会不要标签化。”长沙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相比男司机,长沙女司机会更加细心、谨慎,没那么容易出现男司机的开“斗气车”、超速、酒驾等行为,但在面对应急处置和复杂路况方面,可能存在心理隐患。公布相关数据的目的是希望广大驾驶人明白,安全驾驶才是关键。

  延伸阅读 从驾校教练到交警法官 众口一词反对妖魔化女司机

  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如果肇事的是位女司机,新闻稿件的阅读量势必骤然提升;重庆公交车坠江现场,只因为坠江前撞击了一名女司机驾驶的车子,无辜者就被莫名其妙地挂上了审判台;如果车子上了房上了树,事故显得过于“奇葩”,在任何详细信息都还不了解的时候,也会有不少公众戏谑般地提出“合理想象”:女司机?

  从驾校到路面,从交通事故到交通肇事罪,把“女司机”和“女魔头”轻易建立起等式的惯常社会心理,能得到驾校教练的认同和统计数据的支持吗?答案是不能。

  教练说: 男女学员有差异 却无高下之分

  征得学员同意后,记者与东方时尚驾校“外路训练”主管张富一起坐上了教练车,实地观摩一位女学员的实际道路训练。驾校外的芦东路上,此时至少一半的车辆都是学员们训练用车。和记者开车抵达驾校时的做派一样,从这里途经的社会车往往会尽可能远离教练车,超车时设法多让开一条车道,一脚油门急加速冲过去了事。

  在见多识广的张富教练眼里,今天这位学员冯女士的表现非常普通,属于没什么话题的类型:正常挂挡、缓慢给油、逐渐加速换挡,听到教练“并线”的要求时,能注意到她的头部向左侧稍偏,观察后视镜,然后慢悠悠打灯转方向。曾经“搓轮”,手脚也不是那么协调,但对于刚刚第二次上路的学员而言,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表现。训练期间记者不敢开口,中间停车“缓缓神儿”的时候,冯女士自己笑言:“我也‘女魔头’了一回。”女性、磨蹭、头回上路,自嘲可以,但是被问及今后拿了驾照,出门上路是不是真会成“女魔头”的时候,身为某大型青少年教育补习机构老师的她开始滔滔不绝:“那纯粹是妖魔化,我也没觉得我学得比谁慢,水平比谁低。很多年前是因为女司机太少,出个事故,如果发现司机是女的,任谁都会多看一眼,现在呢?驾校班车上,男女比例差不多一比一了吧?上路开车,司机是男是女,谁真的还在乎过?”

  她的这个判断得到了驾校统计数据的部分支持。从2007年至今的10多年里,在这家大型驾校中培训的学员当中,学生性别比一直在52~55:48~45之间波动,男性虽然略多,但是如果和出生人口性别比对比,差距并不大。

  数量相差不大,训练表现的差别呢?负责科目二的女教练刘艳峰说,客观地讲,女学员的确胆子稍微小一点,手脚协调性略差,“手脚不能兼顾,顾着这一头,就忘了那一头”。但是她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经过一段时间训练,问题都能改正。倒是男学员,普遍上手较快,但是那些手脚极不协调、对车子毫无概念、长时间训练后依然进步缓慢的学员里,男性占据了大多数。

  学员性别不是重点 性格和人品最重要

  在教练们眼里,学员性别早已不是关注重点,反倒是学员年龄更让他们重视。“以前我们普遍喜欢带三十岁以下,特别是十八九岁的学员,这些学员普遍反应快,接受能力强,一个动作,说两遍,练几遍,就有模有样了。”张富教练说,最近这四五年间,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刚成年的学员,交流沟通能力有所下降:“上车的时候还戴着耳机,似乎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都愿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看这些孩子说话和在车上的表现,总觉得其中很多人过于内向,似乎不是很爱交流。不爱交流也没关系,好歹对教练说的东西给点儿反应啊,可无论教练说什么、怎么说,得到的答复总是‘嗯’、‘知道’、‘行’,让学员自己总结学习的得失,这些孩子们更是几乎不开口。不是我不知道他们哪里有欠缺,我就想听到他能自己说出来,能自己意识到——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我刚开始干教练的时候,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这样啊。”

  刘艳峰教练说,在这个年龄段里,胆子很小的小伙子不乏其人。“刚上车的时候,为了让学员对机械有点儿了解,通常会让他们在场地里开一段,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个别小伙子,平直的训练道路,周围一辆车没有,让加到三挡,手抖脚抖,就是加不上去。”

  按教练们的说法,与其关注虚无缥缈的“女魔头”,还不如多关注一下“小魔头”们。

  驾校教练干的时间长了,各种学员也都见怪不怪了。但是教练们还是往往能从学员们学车时表现出的性格里,推测出日后他们上路将会成为什么样的司机。

  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学员,上路第一圈还在手忙脚乱,并线时的操作犹如拐弯,但刚到第二圈就已经在限速60公里的道路上开到了上限。张富说“你以为他会是个好司机吗?以后出事故、出大事故的,很可能就是这样的人。”

  确实也有女学员令人哭笑不得。其中一位,开车画龙,且画龙的范围是三条车道。“新学员‘画龙’很正常,麻烦的是,这位画的范围实在有点大。”张富说,学员在宽阔的路口调头,直接调进了对面的辅路上,还别住了一辆社会车。“这样的学员,以后拿了驾照,确实有可能会出现刮刮蹭蹭之类的事故,不过要说能发生特别大的事儿,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交警说:小剐蹭男女差不多 故意违法女司机少得多

  教练们的这个判断,在路面的交通违法、交通事故等各个环节都得到了验证。

  朝阳、海淀、西城多位一线交警根据自已日常路面执法情况判断,普通可以用简易程序处理的追尾剐蹭事故中,男女司机的比例没有太大的差距。民警表示,事故数量的多少,从大的维度来讲,还是与驾车出行时间正相关。毕竟营业性车辆当中男性占了极大比例,而这些车辆的出行时间远远超过普通车,普通事故中对比男女司机的数量,并不具有太大意义。

  但是在“故意违法”这一项上,女司机的比例大幅度降低。交管局涉车案件侦查专业队民警告诉记者,在涉及到遮挡号牌、使用伪造变造号牌等严重违法行为的执法中,女司机占比不超过20%。在与涉牌违法高度相关的闯入快速公交车道等主观性非常强的交通违法当中,女司机所占比例更低。

  法官说: 交通肇事罪被告人 女性人数超不过一成

  如果发生了致人死亡或重伤、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严重事故且承担主要责任以上,司机就要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而站到法庭被告席上了。记者统计了北京各基层法院的50份交通肇事罪判决,结论更加不支持针对女司机的歧视,其比例甚至远低于一线交警的执法对象性别比。

  在近期50份由北京各基层法院作出的交通肇事罪判决中,50名被判有罪的被告人共造成46名被害人死亡,不计算肇事者本人的情况下,另15人不同程度受伤。在这50名罪犯当中,有4人为女性。她们当中,23岁的李某骑着被鉴定为摩托车的电动两轮车撞死一人,45岁的丁某驾驶三轮摩托车撞死一人后逃逸,54岁的孙某逆向超车时与对面轿车相撞,共造成1死5伤。全部50人里,最大的60岁,最小的21岁,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为30人。

  审理过多起交通肇事案的通州法院赵程宇法官说,他曾经接触过的交通肇事罪被告人中,男女比例与这个统计基本相仿,女性比例低于10%。“这种犯罪里,女性少,但是因为她们面对证据的时候,基本全都认罪,而且案情普遍很简单,所以也没有谁能留下深刻印象。”赵法官说,相比于伤害案件、经济类案件,交通肇事罪的认罪率相当高,他至今还没碰到过女性被告不认罪的情况。“偶尔也会有人在视频证据、和目击证人缺失的情况下不认罪,其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女性,这种案子我们就按照在案的其他证据来审理,难度并不是很大。”他说,至少从司法实践当中,并不支持“女司机妖魔化”的社会普遍判断。

  “我们对这个现象也进行过一些分析,这种偏见的形成,也许和交通事故发生后,在公众中的传播有关系。男性肇事,大家想的更多的是事故本身,而女性肇事,则往往更关注司机。”赵程宇说,“女司机”无端地遭遇妖魔化,在平时来看,可能只是公众茶余饭后的一个乐子,但是到了关键时刻,比如重庆公交坠桥这样的恶性案件当中,就有极大地可能在不知不觉间,由于社会对于这个概念、形象的偏见,而对无辜者造成重大的伤害。

原标题:交警为女司机正名:相比男司机,她们有这些优点

值班主任:田艳敏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