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大V” 探究中国足球的2021:昨天的故事,明天的伏笔

2021-03-31 07:37:53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新时报记者 侯超

责任编辑:高原

足坛“大V” 探究中国足球的2021:昨天的故事,明天的伏笔

  江苏队和津门虎的命运令人感慨

  盼望着,盼望着,中国足协终于在3月29日公布了三级联赛准入名单,新赛季的脚步近了。但是,这远不是一个可以单纯眺望未来的时机,这个春天所发生的一切,正印证了中国足坛漫长的凛冬仍未结束。近日,新时报记者连线资深媒体人尹波,《体坛周报》总编辑、金球奖中国评委骆明,著名足球评论员颜强等足坛“大V”,倾听他们对中国足球2021年的思考与态度。

  关键词:退赛

  专家观点:苏津命运折射中国足坛现状

  目前,新赛季的中超联赛参赛名单已经确定。在沧州雄狮获得递补资格之后,人们豁然发现:上赛季唯一“降级”的球队竟是联赛冠军江苏队,而天津津门虎却在最后时刻“起死回生”,重获中超资格。对此,嘉宾们认为,苏津两队波折的命运正是中国足坛现状的真实反映。

  尹波说:“一个是上届冠军(江苏队),一个是老牌俱乐部(天津津门虎),开始俱乐部可能感觉退出就退出了,后来这种舆论的反响与压力,使有关方面意识到挽留他们的意义。不过,准入名单的公布并不是一个结束,天津虽然留住了,但他们的多位主力、外援都走了,元气大伤,新赛季也可能从头开始了。江苏与天津的命运也证实了中国职业足球到达了历史性的低谷,这也是金元足球真正宣告破灭的最重要的依据之一。”

  骆明表示,苏津二队之所以命运多舛,原因便在于足球运动在中国的巨大影响力。虽然目前仍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广泛的关注群体使中国足球承载着更多的内涵。

  颜强也认为,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中,江苏队、天津津门虎等球队出现运转困难是很自然的现象。“天津津门虎与江苏队一个是有介入,想要力保,另外一个是完全市场化的应对,在这样的背景下,江苏队想要维持下来看来是挺难的。这些俱乐部依靠自身维持不下去,他们也换不来过往的利益交换,自然而然会产生这种结果。”

  三级联赛准入名单公布,也宣告着中国足坛2021年的退出潮告一段落。过去两年,越来越多的球队告别了中国足坛,未来,这会成为固定趋势吗?

  “我很担心这会成为一种趋势,但是不太确定。如果可以控制好成本,尽可能降低行政干涉,完全由市场做出这个决定,改变还是有可能的。”颜强说。

  骆明认为,对于球队的退出不应过度哀叹,正如其他行业每年都有一定比例的企业退出一样,职业足球俱乐部因经营不善而选择退出也属正常,这在欧洲联赛也是存在的。不过,近年来,中超球队的退出数量相对较高。

  尹波说:“阵痛远远没有停下,因为国足预选赛、亚冠等一系列问题,足协现在必须给结果了。从近期发生的问题就可以看出来,虽然通过股权变更等手段,有些俱乐部似乎是活过来了,工资确认表也签了,也达到了准入门槛。但其中有多少水分,球员工资是不是按时发下来了?欠薪是不是解决了?俱乐部面临的运营等深层次问题是不是已经解决了?这些都是未知数。”

  关键词:足协

  专家观点:足协的“拖延症”与“无奈”的新政

  2021年的休赛期,中国足协始终处于异常忙碌的状态,但是,这种忙碌却未能换来相关工作的“按部就班”。从中性名的提交、工资确认表的提交,到最终准入资格的确认,足协似乎习惯了在最后拍板时“迟到”。

  “我对此并不意外,他们的执行能力,对这个行业的把控,实在是低效率。你要说这一任的足协领导能力如何那也不客观,但事实上形成的这样一种结果令人感觉可悲。”颜强说。

  尹波表示,足协或许当初没有考虑到问题会严重到这个地步。“与浮在表面的部分相比,中国足球很多深层次的症结是在水下的。当潮水退去的时候,很多问题都出来了,这是出乎足协意料之外的。另一个角度讲,中国足球多年来的积重难返,面临着一个先治标还是先治本的问题,足协的想法可能是先治标,即从表面上先把几个新政推行下去,让联赛尽早踢起来。不过,尽早启动联赛的目的也不单是为了联赛健康发展的角度,他是为了给国脚们提供实战的机会,着眼点还是在世预赛四十强赛上,骨子里还是政绩足球。”

  “喜欢迟到”的足协,还面临着中性名等新政遭受争议的无奈。

  骆明对中性名新政持支持态度。他表示,2021年的退出潮与中性名的实施没有直接联系。相反,中性名政策的实施初衷便在于通过股权多元化,分担俱乐部运营风险,让过去的“企业队”变为“城市队”,增加球迷的认同感、俱乐部的归属感,降低运营成本。“像河南、重庆、沧州等队就在走这样的道路。”

  尹波与颜强则认为,中性名新政的初衷虽好,但方式与细节上值得商榷。

  “如果说设定时间不那么仓促的话,应该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但是整个政策执行起来比较偏激。要坚持实施的话,那他应该基本上做到一视同仁。”颜强说。

  尹波说:“在现在的背景下以行政指令的方式一刀切实施中性名新政,时机是不合适的。我们的俱乐部不光是大型俱乐部,还有大量的中小俱乐部,对于这些俱乐部的投资人而言,名称几乎是唯一的回报。现在很多投资人退出了,他们退出的原因里面不仅仅是中性名,但一定有中性名的因素。中性名的政策应该在形势较好的年景出炉,而不是在谷底,在需要一个企业救命的时候推出。长远看是对的,但现在时间不合适。”

  对于限薪、限投入等一系列降低俱乐部压力的举措,尹波表示,这一系列新政只是减轻了俱乐部的压力,否则俱乐部和球员之间的矛盾会比较尖锐,俱乐部之间也会有攀比,有这个规定相当于是顺水推舟。“但是据我所知,2020年下半年开始,除了已经决定退出的球队之外,大部分球队已经计划大幅度下降投入了。金元足球泡沫的破灭是顺理成章的。即使足协不出台这样的新政,也到了破灭的时候了。”

  那么,如果从世界足球的角度看,中国足坛发生的一切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呢?对此,从事国际足球报道多年的骆明与颜强有着自己的观点。

  骆明认为,中国足球近年来的发展道路与俄罗斯足球的轨迹相似。“俄超前几年也是引进了大批天价外援,但忽视了青训事业的发展。”

  颜强说:“中国足球没有任何普遍性意义。其根源一方面是社会资源等对足球的支持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在根基非常不扎实的情况下,过度地走向了无原则的市场化,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有一些操之过急。”

  关键词:国足

  专家观点:前途未卜的“老龄化”国足

  2021年的中国足坛,比起联赛的正常运转,国足能否在世预赛四十强赛中顺利出线对一部分人来说,可能更加重要。

  骆明表示,在整体实力占优的情况下,国足又获主场作战的有力条件,完成小组出线的目标应该不成问题。但进入12强后,国足缺乏竞争力。

  “从实力上说,国足打进12强的可能性还是不低的。但是中国足球有太多的不正常,从心理压力来说,国足球员与教练背负了太多的压力,成败在于心态。”尹波说。“冲击12强也是衡量中国足协本年度工作最重要的标准,甚至是唯一的标准。有可能中超、亚冠一塌糊涂,但只要国足成功出线,问题就会被掩盖下去。”

  如果说,本届国足进入12强赛便完成了基本任务。那么,未来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支“老龄化”球队面临的青黄不接的严峻处境。

  在最新一期集训名单中,国足仅有张玉宁一人在25岁以下。“老龄化将是国足未来的常态。”骆明说。

  “中国足球在2008年奥运会到2010年间有非常大的断档,2010年之后,青训才有所恢复。

  中国足球现在是30岁的一批人代表了最高水平。再往下找,恐怕就要找到21、22岁的有潜质球员了。中生代则缺乏接班的能力。估计需要有两个世界杯的周期,中国男足的年龄结构才能逐渐调整。”尹波说。

  也许,赛场上的呼声终会将一切非议湮没,若是如此,就让我们静待那久违的哨声吧。只是,过去发生的这一切,终将烙印在翻过的那页日历中,成为中国足球的一段往事,也为未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原标题:新时报记者对话足坛“大V” 探究中国足球的2021——昨天的故事,明天的伏笔

值班主任:高原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