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同染疫,八口都“重生”

2020-03-21 07:31:37

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颜甲

全家同染疫,八口都“重生”

程宏和救治她及家人的医生们。

  这个时候厄运已经来临

  这个春节,对程宏而言,终生难忘。

  分散在天南海北的一家八口,长时间未见了。弟弟家添了一个可爱宝宝,弟媳又怀孕了,一家人决定克服重重困难,约好今年到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老家过个团圆年。

  在山西打工的公公黄水仙年前从山西坐火车回到武汉,然后转乘大巴回团风。接着,程宏夫妻俩、婆婆带着儿子黄轩宇,分别坐火车从深圳和长沙回到武汉,再分别拼车回团风。到腊月二十六,弟弟黄新一家三口从长沙驾车回来。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然而,谁知这个时候厄运已经来临。

  大年初三,公公开始咳嗽、发热。这时,关于武汉正在暴发一种新型肺炎的新闻铺天盖地,程宏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但我还是不愿意往那方面想。”程宏说,感觉新闻里发生的那些事离自己很远。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正月初六,在家吃了三天感冒药没好后,公公再次走进了团风县人民医院。经过CT、查血等检查之后,医院怀疑他感染新冠肺炎,直接送到了隔离病房。虽然在隔离的这几天仍然发烧,但程宏一家还是有一丝希望。“我们希望是医院检查错了。”

  3天后,弟弟黄新开始发烧,也送到医院。这时,医院打来电话说,公公已确诊,病情迅速恶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抢救。

  接下来的半个月,对程宏来说,可谓是惊心动魄。老公、婆婆、弟媳,和她自己,还有儿子都先后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并一个个被送进医院。直到最后,连10个月大的侄女小柚柚也不幸中招。

  确诊后,弟弟和老公也先后被安排住院。对于尚未确诊的程宏、婆婆、弟媳以及两个小孩,则被安排住进当地一家酒店,进行隔离。程宏清楚地记得,那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他们在酒店安顿好,已是晚上11点多。“那天晚上,月亮很圆,但我无心赏月。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个夜晚。”

  6岁的儿子一天没吃东西。小侄女凌晨两点突然发起高烧,烧到39.5度,并出现了惊厥。这可把已有身孕的弟媳妇吓坏了,抱着女儿哇哇大哭起来。婆婆也哭了。在一旁的程宏也抱着儿子,眼泪直往下流。她说,那一刻想到了一个词——“家破人亡”。

  大概半个小时后,一阵急促的救护车声,程宏一家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几名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紧张有序地将弟媳和小侄女接走,送往医院。

  第二天下午,救护车又来了。医生告诉程宏,团风县新建的“小汤山”医院就要投入使用了,接他们到那里接受专业治疗。

  就这样,程宏和婆婆、儿子都住进了团风县新冠肺炎专门医院。但由于走得太匆忙,到医院后,她发现缺少很多生活必需品。这个时候,闺蜜晶晶雪中送炭让程宏非常感动。晶晶送来的洗漱用品、食物,以及50个口罩让她觉得弥足珍贵。

  这是她一生中遇到的最大困难

  生活安定了,一家人更需要的是战胜病魔。

  住进医院不久,山东援鄂医疗队来了!来自滨州市人民医院的医生护士接管了程宏一家。

  主治医生孙振棣第一个就来向他们“报到”。他把病友们拉进一个微信群,并取名“鲁鄂一家亲”。这个名字不仅让人感到温暖,群主“孙医生”时时地分享与鼓励,让大家找到了家的感觉。

  让程宏头痛的事情来了。从小娇惯的儿子,吃不惯医院的稀饭馒头。程宏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办,不太好意思麻烦医生,只在中医病友群里找人买点牛奶。没想到,这条消息被“潜伏”在群里的孙振棣大夫看到。孙振棣直接私信给程宏,说要给孩子带点零食来。

  接下来几天,一早来查房的孙振棣都会从口袋里拿出牛奶、八宝粥或者是苹果,塞给程宏的儿子。程宏要给钱,孙振棣死活不要。再往后,很多护士小姐姐也送来面包、方便面、火腿肠、巧克力,还有新鲜的草莓和山东的苹果。

  自这次以后,有什么困难,程宏都会大方地向医生求助。10个月大的侄女米粉没了,孙大夫联系他所住酒店一位当地政府的大姐帮忙接收快递;搬家时牙刷丢了,孙大夫找人捎来酒店里的一次性牙刷……

  为了方便程宏一家照看孩子和老人,医院特地将她丈夫和公公安排在一个病房,弟弟一家三口在一个房间,她和婆婆带着儿子住一个房间。

  程宏每次打完针,就会去一楼弟媳房间,帮她抱侄女柚柚。有一次,柚柚要做CT检查,但她只有睡着时才不动,CT才能拍成功。但柚柚那几天白天都处于兴奋状态,不容易入睡。医生只有给她打镇静剂,让她睡着。睡了几个小时后,柚柚就会自然醒来。“每次我给她喂米糊,她就望着我边笑边流眼泪,似乎懂了什么。”程宏说,每每这个时候,她也禁不住流下眼泪。

  打点滴,喝中药,拍CT,抽验血……很快,程宏的肺部开始好转了。每天,她都和病友们做早操,做运动,护士还教大家“八段锦”,教她儿子唱歌。

  每天,程宏一家按照医生的嘱咐,打针、喝中药,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慢地,全家病情都有所好转,最危重的公公也转出ICU。弟弟一家就住在楼下,有时也会上来串门聊天,一直意志消沉的婆婆脸上开始露出笑容。“婆婆说这是她一生遇到的最大困难,几度都要崩溃了。”

  许多熟悉的陌生人让她感动不已

  程宏告诉记者,和她们一家同一批出院的病友,被安排到贾庙一字水景区。没去过农村的儿子,每天听见公鸡叫就兴奋地跳起来。

  看着夕阳西下,儿子和爸爸在门口沙地里玩耍的背影,程宏又陷入新的忧虑。“现在大家都是谈鄂色变了吧,更何况我还是一个确诊的患者,再回去已是不可能了吧?”

  这些年,程宏一直在深圳的强达公司做助理工程师。老公也在附近的一家公司上班。同事们知道她得过这个病会不会“避而远之”,老板会不会以各种理由辞掉他们?

  孙振棣医生得知程宏的心思后,便鼓励她勇敢地面对现实,勇敢地告诉身边人,自己已完全康复。

  程宏惴惴不安地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上司汪威经理。孙振棣也主动加了汪威的微信,并向他详细介绍程宏的病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程宏几度热泪盈眶。

  汪威第一时间回复程宏,让她安心养病。随后,程宏又接到公司另外几位领导的慰问电话,还表示要组织职工捐款,帮她渡过眼前难关。程宏谢绝了捐款,但一个劲地表示感谢。随后,部门同事纷纷发来微信,询问程宏的身体状况。种种关心,让程宏觉得暖流不断地涌上心头。

  “我们公司真像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同事像兄弟姐妹一样关心着我。我真的希望更多湖北人,更多的新冠肺炎患者,像我一样幸运。”

  回想起过去的经历,许多“熟悉的陌生人”让程宏感动不已。

  刚刚得病的时候,个别邻居对他们家评头论足、避而远之,小区物业经理孙楚国和社区干部宋英梅主动上门来看望他们,还给他们送来生活物资,帮他们进行家庭消毒。

  这个冬天已经远去,噩梦正在渐渐醒来。程宏说,作为这次疫情的亲身经历者,深深地感激朋友、医生、同事还有身边每一个人。(记者 徐海波)

原标题:全家同染疫,八口都“重生”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