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巴藏族小伙丁真走红 被多家公司抢注为商标

2020-11-30 08:25:59

来源: 舜网-济南日报

作者:李雪萌

责任编辑:李欢

康巴藏族小伙丁真走红  被多家公司抢注为商标

丁真一夜走红。

互联网新一代国民网红“甜野”诞生——康巴藏族小伙丁真凭借黝黑、单纯、清澈的微笑面孔,一夜之间成为全民热追的原生态偶像,刚成为家乡旅游大使的他还被全国各地盛情邀请、“欢迎来做客”!

资本的嗅觉十分敏锐,才几天工夫,“丁真”就被多家公司抢注为商标。

从“洪荒之力”“蓝瘦香菇”,到“雷神山”“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再到“打工人”“稳住我们能赢”,每当一个热点热词诞生,总能瞬时被抢注成商标或者公司名。

为什么总有人抢注上瘾,莫非真有一“标”万利的生财之道?

有人追网红,有人在变现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大部分网友还停留在吃瓜围观看热闹的阶段,敏锐的人已经看到了商机。

丁真堪称年度走红最快的网红,从寂寂无闻到全网爆红,这个藏族小伙只用了不到十秒。雪域阳光下走过来的帅气而野性的脸,清澈而羞涩的眼神,纯真又朴素的微笑,一种罕见的原生态的美,瞬间征服了万千见多识广的网友。

当大家还在打听这个帅小伙是西藏还是四川人、是不是真的从未读过书、会不会签约出道等等“闲杂”问题的时候,早有人直奔热点流量变现的主题:才十几天的工夫,“丁真”商标已被多家公司抢注,包括惠州、北京、上海、慈溪、芜湖等多地,类别更涉及日化用品、教育娱乐、网站服务等。

为什么有人抢注上瘾?

这两年热门流量词被注册为商标或公司名,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规操作。借助新闻热点来抢注已成为一条高效推广的“捷径”。毕竟门槛低,话题热度高,实在是简单又有效。

傅园慧在采访中爆出了“洪荒之力”这个词,三天后就被一个保定音乐人注册为商标。更早一些的“蓝瘦香菇”,网站上随便一查,上百条注册申请蹦出来。

网络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热点,你方热罢我登场,源源不断的热词为注册人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灵感。就拿最近的来说,“雷神山”“天眼”“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打工人”“干饭人”……都摇身一变正式登上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的“舞台”。仅仅关于“打工人”的商标就已经超过100件,看来大家的想法都不谋而合。

网络热词等于流量,而流量就是热度,有了热度,就有了受众;有了受众,就有了影响力;有了影响力,就成功了一半。营销公司梦寐以求的效果,一个热词就能轻松搞定,简直不能更便捷高效!商家企业热衷于抢注网络热词通常就是这样的心路历程。

甚至连大厂大牌大流量,都逃不过对奇葩、热梗商标的追捧!可谓“官方玩梗,最为致命”。

就在这个月初,腾讯公司申请注册了“稳住我们能赢”商标,这是其著名手游王者荣耀里最有名的一句快捷语音。同时申请的还有“保护我方输出”“进攻暗影主宰”“顺风不浪”“逆风不倒””等,状态均为“商标申请中”。这些商标的国际分类为教育娱乐、服装鞋帽、科学仪器等,涉及商标名称或商标图案。

为啥腾讯这种浓眉大眼的主角公司也玩这一套?因为商标界有专职从业者,专挑使用率高的词,先抢注商标,再成立公司。有的甚至注册几百个商标,比500强公司还多,执行广撒网重点打捞的策略,等正规公司想起来真正推广产品的时候,立即告你没商量。而大公司往往选择息事宁人,因为对他们来说商标比钱更重要,所以在这个市场,几百元的成本换来成百上千万的收益、一“标”暴富不是梦!

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是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公司的“ipad”之争:

2010年1月,苹果正式发布iPad,但是这个商标早在2000年就已经被唯冠集团注册。就在iPad销售最火的时候,深圳唯冠起诉苹果经销商,要求禁售iPad。向来强势的苹果自然不会随便被要挟,据说当时还正经评估了在中国改名的费用,但最终还是觉得这个商标的价值更高。所以为了拥有iPad这个名称,苹果公司最终支付了6000万美元的和解费用——你为iPad花的大价钱,不仅包含这个平板电脑,还包括这四个字母的使用权。

腾讯也是吃了这方面的亏才转而将工作做在前头。在此之前,贵州一家酒类企业将“王者荣耀”注册成了酒类商标,并且成功取得了商标注册公告。广大网友对腾讯公司有个爱称——“鹅厂”,虽然腾讯注册了“鹅厂”“鹅厂运动”等商标,但没防住河北一家电磁线公司注册了“鹅厂出品”。虽然腾讯提出了商标无效宣告请求,但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还是维持了“鹅厂出品”的注册。

抢注可以,但还需讲“武德”

中国有超过3000万家企业,这就意味着起码要有3000多万个名字。想取一个脱颖而出、与众不同的名称并不容易。比如日本2019年4月公布的新年号“令和”,命名的时候必然是绞尽脑汁、万般斟酌,但这个词早在2017年在中国就已经作为一个酒类商标被申请注册。

现在大家的知识产权意识日益增强,关于商标、网站、域名、标识等的纠纷也越来越多。

我国目前商标注册申请适用“申请在先”和“使用在先”原则,也就是说,越早提出申请,越可能被核准。因此,很多人或机构热衷的商标抢注,有的是正当权利保护,有的则是出于谋利。

大部分注册商标的机构都是自用为主,特别是一些大公司抢注商标,是为了日后业务发展提前布局某个领域。但一些抢注商标和域名的机构是把商标当作一种投资品或者投机品,明显不太讲“武德”。

去年8月,B站“敬汉卿”事件一度引发一波小热潮。敬汉卿是哔哩哔哩2018百大up主、拥有数百万粉丝,还上过央视,大小也算个名人。但他突然收到邮件称,“敬汉卿”被安徽一家公司注册了商标,他目前运营的微信、腾讯、头条公众号所用“敬汉卿”已侵犯了注册商标专用权。对方要求敬汉卿及时整改更名,要求各大视频平台查封“敬汉卿”相关账号,否则将委托律师发函。

对方大概没想到“敬汉卿”是用本人实名上网的好孩子,敬汉卿最终维权成功。但这也让公众知道,现实中有这样一批人,注册大量自媒体账号商标,然后向博主本人发出警告函,并从账号商标中获得收益。

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后,有商家将“屠呦呦”申请注册为商标,“钟南山”也被申请注册了十几种商标。当然这些最终都被裁决为无效,但瞄上这个生财之道的人可不少,“刘德华”“腾格尔”“姚明”“易建联”“莫言”“韩寒”“郭麒麟”等,都发生过被抢注成商标的案例。

今年2月28日,两家公司因抢注“李文亮”相关商标引发关注,涉及违法行为被官方约谈。长沙某电子商务公司申请三个商标名为“李文亮”,另一个商标为“文亮”,这个行为很难让人相信,在这个特定时期,商家没有哗众取宠、强博流量的意图。

电视剧《刘老根》火了以后,市场上出现了许多“刘老根”牌的商品:啤酒、酱油、辣酱……就连“药匣子”也被注册为农药类商标。据说当时全国申请注册“刘老根”商标的超过500个。任是精明如赵本山一时也十分被动,只能撒网批量抢注以图挽回。

当然明星们现在都聪明了,香港明星张家辉的“大嘎好,我系渣渣辉”逗乐网友后,索性直接把“渣渣辉”注册了商标,全品类商标共45项全部囊括其中。这下子,有人再想打“渣渣辉”名号的主意,也就没那么容易。

对商标投资家,或者蹭热度取名的公司来说,互联网上最快的速度就是热点翻篇,不管多火的梗、多红的人,都很容易会被遗忘或者替代,强蹭的流量往往得不偿失。

对有理想的公司来说,完备的商标布局是企业长远发展的上策,与其事后弥补,不如未雨绸缪。

另外,如果总是不加选择地让网络语言充斥视听,在经济活动中过度使用,也会损害汉语的规范性。

所以丁真的雪域阳光笑容十分美好,为家乡代言自是非常恰当,但注册成商标未免无厘头。至于其他那些本身就恶搞气息十足的,就请散了吧!

原标题:热点注册抢、抢、抢……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