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亿存款被指遭银行擅自还款 青岛农商行:严格遵循规定

2022-06-27 17:09:59

来源: 华商网

责任编辑:卢卫美

  近日,“山东男子1.1亿存款被银行擅自还款”一事引发关注。4月28日,青岛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青岛农商行”)发布情况说明称,相关付款业务由涉事公司人员到该行柜面办理。涉事公司实际控制人解本正则表示,相关付款非企业真实意思表示。5月19下午,青岛农商行工作人员向尚法新闻回应称,事件发生在2017年,由于网点监控视频的保存期限为3个月,已无法调取,但所有的凭证都有。

  企业收到1.1亿却无法使用

  据解本正介绍,2017年,某知名车企落户青岛嘉莉宝家具有限公司(下称“嘉莉宝公司”)所在的青岛即墨区华山镇,时任镇党委书记李某尧出面协商,由镇政府平台华航通达公司对嘉莉宝公司的土地厂房等进行收购,双方根据初步评估意见商定征收价格为1.7亿元。2017年11月初,华山镇政府工作人员张某宁代表华航通达公司,与嘉莉宝公司签订了一份旨在避税用的标的金额为6300万元的《转让合同》。

1.1亿存款被指遭银行擅自还款 青岛农商行:严格遵循规定

  2017年11月30日,华航通达公司在即墨农商行柜面给嘉莉宝公司转款1.1亿元。“因1.1亿元已到账,李某尧等人以后面的6000万元能否及时给付开始进行权力寻租,要求在余款中进行大比例回馈,并指示相关利益人和我签订2600万元的回扣协议……”解本正担心凭空增加的债务风险危及企业,最终双方僵持不下且丧失信任,而已进入公司账户的1.1亿元款项,因“U盾”被时任即墨农商行行长姜秀娟锁死,1.1亿元实际控制权也没在公司手中,相关款项到账后,当即被姜秀娟转至其担任行长的即墨农商行账户,此举致使嘉莉宝公司没有自主地支出过一分钱。

1.1亿存款被指遭银行擅自还款 青岛农商行:严格遵循规定

  解本正从即墨农商行内部了解到,该笔涉及国资的1.1亿元款项,是华航通达公司从即墨农商行贷的款。解本正说,按银行一般贷款程序,华航通达公司应该与即墨农商行签订贷款协议,且如此大金额的贷款,银行是需要一定抵押物的。因土地厂房均在嘉莉宝公司名下,华航通达公司只能将与他们签订的《转让合同》作为贷款依据。

  解本正不明白的是,其与华航通达公司仅签订了一个6300万的《转让合同》,姜秀娟依据什么放出1.1亿贷款?他希望相关单位对当初李某尧领导下的镇政府和华航通达公司未按协议价格付款,向私企多付4000多万元是否明知、此次收购是否通过“三重一大”的政府工作决议,以及如此操作是否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进行调查。

  银行替企业还款?

  解本正说,嘉莉宝公司收到华航通达公司汇入的1.1亿元之后,2017年11月30日16:30左右,公司两名财务赶至青岛农商行即墨支行公司部,银行客户经理毛某称已接到姜秀娟行长的通知且安排好了一切,并将两名财务带到办公室,当时华山镇政府相关人员也在场。

  “毛某告诉两人,嘉莉宝公司的‘U盾’已被锁住不能使用,需拿着公章去柜台办理一下业务,且还有个贷款的单据需要填写。公司一名财务便跟随银行员工小贾前往柜台办理。”解本正称,本以为办理的是解除网银以及偿还公司在青岛农商行即墨支行贷款业务,实则是让财务在若干付款单据上进行抄写,而所有收款信息均系姜秀娟方面提前准备好的。

1.1亿存款被指遭银行擅自还款 青岛农商行:严格遵循规定

  解本正提供的银行存款明细表显示,1.1亿元分9次被全部支出,包括还贷款(2笔,约8500万元)、付李某兰(1笔,32万元)、付乔某滋款(1笔,1200万元)、付评估费、公告费(1笔,4.23万元)、还兴华典当款(1笔,400万)、还建行贷款(1笔,500万元)等。其中,数笔“摘要”备注收款方与实际收款账户不符。

  解本正说,1.1亿元中除2笔偿还银行贷款外,其余7笔付款不符合逻辑。比如,他不认识李某兰,也没有其联系方式,更不记得与她有任何资金往来,但姜秀娟主导,由公司付给李某兰32万元,并将收款方的《进账单》交给付款单位留存,且无任何备注;至于付乔某滋1200万元一事,解本正表示,其与乔某滋确有借贷业务,华山镇书记李某尧为借款“见证人”。借款如何归还、先还多少、利息可否商量......自己还没和乔某滋最终确定。同时,在嘉莉宝公司未提供付款依据的情况下,姜秀娟等人就将数十万及上千万元巨款从公户汇给私户。

  此外,1.1亿元中有1250余万被转到尾数为0003的账户,而相关付款摘要显示的是“还建行贷款”“还兴华典当款”等。经查,该账号由姜秀娟任行长的青岛农商行即墨支行所有。

  “姜秀娟是如何掌握嘉莉宝公司与乔某滋、兴华典当之间的债权债务以及具体金额的?为什么‘还贷款、还建行贷款、还兴华典当款’的上千万元,进入的却是尾号0003的账户?”对于上述收款账户和实际收款人不一致现象,解本正颇为疑惑。

  贷款发放当天被还给银行?

  “当初因为李某尧答应嘉莉宝公司,收购后还有6000万尾款待支付,因此上述情况发生后,自己并没有及时反映。”解本正无奈地表示,“本来利国利民的征收,但由于这1.1亿收购款的实际控制权不在手中,导致关联企业无法运转,嘉莉宝公司其他债权人在2018年集中起诉,使得公司债务陡增。结合法院判决和当前被执行总金额,嘉莉宝公司目前负债已超过2亿元,身边的亲戚朋友因此也都债务缠身,苦不堪言。”

  尚法新闻了解到,除以上几笔款项被汇入尾数为0003的账户外,2017年12月14日,还有一笔“青岛鸿鹄天建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贷款也被汇入该账户。对此,解本正解释,2017年12月初,即1.1亿转款发生后,姜秀娟主动提出,由嘉莉宝公司进行担保,找一个第三方公司,只要提出贷款申请,贷款就批复下来。“临近年关,嘉莉宝公司当时急缺资金,同时我善意地认为姜秀娟控制了我的1.1亿,现在是找机会给我提供一些资金支持......”于是解本正按照姜秀娟提议,找到了鸿鹄天建公司,由该公司提供贷款材料,嘉莉宝公司作为担保,短短一周时间,在姜秀娟及硅谷支行一名李姓副行长的安排下,12月14日,2000万贷款由青岛农商行硅谷核心区支行汇给了鸿鹄天建公司,贷款种类显示:短期建筑业保证贷款。

  与前述嘉莉宝公司无法处置1.1亿元一样,该笔2000万元贷款到达鸿鹄天建公司账户的当天,即2017年12月14日,姜秀娟依旧假嘉莉宝公司财务人员之手(彼时嘉莉宝公司财务掌握鸿鹄天建公司相关付款印鉴),将相关款项转入其担任行长的即墨农商行(尾号0003)账户。该笔资金的《结算业务申请书》为个人汇款业务所用,用途显示:承接债务;收款人全称显示:贷款应付款项;收款账号为(尾号0003)账户。

  解本正提供的一段2022年1月其与姜秀娟的通话录音显示:姜秀娟在电话中质问道,为何对她进行举报,称举报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并表示银行是受托支付。解本正则否认向银行授权,“我想弄清楚一件事,欠不欠钱是我的事,怎么还也是我的事,可现在这些汇款我说了不算,银行没权划扣我欠其他人的钱,我不知道你们和政府之间达成什么协议?”随后,电话被姜秀娟挂断。

  针对上述问题,5月19日上午,尚法新闻多次致电时任青岛农商银行即墨支行行长姜秀娟,并向其手机发送短信,但对方始终未予接听或回复。

  银行:严格遵循央行规定

  尚法新闻注意到,此前已有多家媒体关注报道此事,话题“山东男子1.1亿存银行竟全消失”一度登上微博热搜。

  4月28日,青岛农商行在其今日头条账号上回应此事称:经调查,报道中所称举报人名下公司青岛嘉莉宝家具有限公司在我行办理的付款业务,发生于2017年,均通过开具转账支票或填制电汇凭证并加盖预留印鉴,填写支付密码后由其单位人员到我行柜面办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办法》,向银行出具上述凭证代表企业的真实付款意愿。

  回应还称,该行柜面人员对其提供支付凭证的规范性及印章审核无误,由系统核验支付支票上填写的密码正确后进行付款操作,严格遵循人民银行相关规定。报道中“手握公司银行账户U盾,自己没操作,账户里的钱却被转走了”与事实不符。

  企业呼吁公布监控

  针对上述青岛农商行的回应,解本正表示不认可。5月18日,他告诉尚法新闻,相关付款均非企业真实意思表示,“希望银行能公布监控。”

  5月19日下午,青岛农商行总行综合管理部一工作人员向尚法新闻回应称,事件发生在2017年,至今已过去5年,由于网点监控视频的保存期限为3个月,已无法调取,但所有的凭证都有。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及监管要求,凭证不允许直接对外公开,导致银行无法通过网络、媒体等渠道公布出来,但记者可前往青岛农商行进行确认。至于其他细节,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并强调所有的凭证都齐全,包括签字等,整个业务办理合法合规。

  ——延伸阅读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农商行是经国务院同意的全国副省级城市中7家全市整体改制成立的农商银行之一,2012年6月28日挂牌开业,2019年3月26日在深交所上市,是全国最年轻的A股上市银行和长江以北第1家A股上市农商银行。

  尚法新闻注意到,今年一季度,据融新致远监测数据显示,银保监会系统合计开具涉银行业及保险业罚单1960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约6.11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9.78%。

  其中,一季度“超级罚单”花落青岛农商行。2022年1月28日,青岛农商行获全国单笔最大罚单,处罚金额达4410万元,主要违规问题为: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投资业务管理不审慎、员工管理不到位、违规签发银行承兑汇票、贷款管理不到位、信贷资金被挪用、信用卡资金流入房市、数据治理不到位。

原标题:1.1亿存款被指遭银行擅自还款 青岛农商行:严格遵循规定

值班主任:颜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