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交友网站雷区多:实名制成摆设 相亲或遇酒托

2017-09-13 12:28:49

来源: 法制日报

作者:韩丹东

责任编辑:李欢

  网络长途电话和国际电话应用WePhone的开发者苏享茂自杀一事,成为最近几天的网络热点。苏享茂生前所留下的信息及其家属提供的情况显示,苏享茂与其前妻通过婚恋网站相识后迅速结婚,二人之间知之甚少。其家属提供的信息进一步显示,苏享茂的前妻在婚恋网站上的注册资料多处造假。

  此事更多细节不甚明朗,难以置评。撇开事件本身,婚恋网站的现状倒是值得一谈。毕竟,最近几年,关于婚恋网站不规范之处的报道不少。

  “我时常觉得,‘网络红娘’给我介绍的对象可能是‘机器人’。”张洋无奈地说。

  今年26岁的张洋是江西省九江市人,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电子器材厂工作。“我一人在北京工作,父母不在身边。每次给家里打电话,不管说的是什么事情,父母总会绕到一件事上,就是催我赶紧找个女朋友。”张洋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无奈他的社交圈子不大,于是选择通过婚恋网站交友。

  可是,几个月的经历让张洋感受到婚恋网站的种种不靠谱。

  诱导充值套路多

  张洋曾在多个婚恋网站注册,但一直没见什么“效果”,“因为我舍不得花钱”。

  “在婚恋网站注册后,你可以看到一些简单的个人信息介绍,但如果要与对方聊天、发私信,就必须充值成为会员。简单说,交了钱才有交友的机会。”张洋说。

  在父母的催促下,今年2月,张洋在一家婚恋网站充值99元成为会员,3个月免费畅聊。可是,张洋发现,女嘉宾的回复是一模一样的。

  张洋说,他充值成为会员第二天,就有不少女嘉宾给他发信息,这些信息的内容一模一样,都是让他加一个微信。

  “我每天会收到几十封信,按理说,不同的人说的话肯定不可能一模一样,但事实恰恰相反。我只能认为,婚恋网站这个‘红娘’给我介绍的是‘机器人’,发信息、对话都是设定好的程序。”张洋苦笑着说,更难以接受的是,添加对方发来的微信号,进入的是一个微信公众号。

  “我曾经打过这家婚恋网站的客服电话,想把遇到的情况反馈给他们,但一直没有打通。”张洋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没有充值成为会员时,主动跟我打招呼的女嘉宾要么是网站请的托,要么就是机器人,都是想骗我充值成为会员的。等我充值后,那些人就会发一些假的微信号。”

  不过,充值成为会员后,除了接收“机器人”发送的信息,张洋还真有一次交友经历,但就是这次经历让他彻底对婚恋网站失去信心。

  今年3月,在众多“机器人”信息中,张洋发现一个真人信息。那次,也是对方主动与张洋联系,“我看了对方的个人资料,觉得还行,就是离得比较远,她在浙江杭州”。

  “我这个人属于慢热型,加上又是网络交友,我还是有点戒心,只是觉得可以聊聊以便了解一下。谁知道,刚聊几天,对方就对我展开了猛烈攻势,只要有空就微信找我聊天,说我就是她要找的人。我当时还很纳闷,就直接对她说,仅凭聊几天、看过照片,怎么就认定我是你要找的人。她说她相信眼缘。”张洋对记者说,“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动心是假话,但异地见不到人又觉得有些不靠谱。见我有些摇摆不定,她就多次让我到杭州找她,我一直敷衍。后来,她又不断推荐我炒股,我没有听她的,于是也就不再联系了。”

  张洋对《法制日报》记者说,他的这段经历讲给同事听,得到了一致的回复,“我遇到的不是婚恋对象,而是拉我下水的人”。

  “现在,我已经彻底不相信婚恋网站了。”张洋说。

  婚恋交友遇“酒托”

  张洋在婚恋网站的经历并非个例。

  天津市蓟州区时代花园小区的吴龙在使用婚恋网站时,也有一段类似经历。

  今年3月,吴龙在一家知名婚恋网站认识了重庆市南岸区的李某。查看对方资料,双方都比较满意,于是通过微信交流。吴龙觉得重庆女孩不错,于是两人决定4月份在重庆市南岸区见面。

  4月中旬的一天,吴龙在重庆市南岸区一公交车站见到了李某,两人聊得很愉快。在重庆市南岸区游玩一天后,李某提出要去酒吧玩,并且说自己的朋友也在酒吧,想让吴龙认识一下自己的朋友。

  吴龙当时没有在意,于是随李某去了一家酒吧。

  “那家酒吧在南岸区南滨路的一条街上,那条街叫做重庆酒吧一条街,街里有很多酒吧饭馆,但是李某带我去的并不是什么高档酒吧,那个酒吧规模很小,连中档都可能算不上。”吴龙回忆说,“当时酒吧门口蹲着三个人,两男一女,李某说其中两个是自己的朋友,简单寒暄之后,大家就进了酒吧。我喝完3杯普通啤酒后,就不再喝了。这时,李某和她的朋友就劝酒,说大伙难得聚一起,得多喝一些。之后,一个男的也过来和我喝酒,我挡不住,就多喝了几杯,一大瓶酒很快就没了,然后还要了一份小的水果拼盘。结账时,一名服务生拿着账单说消费1800元。我当时就傻了,拿过账单一看才知道,1杯啤酒就要90元。我最后喝的那大瓶酒竟然是更贵的鸡尾酒,而水果拼盘和瓜子也很昂贵。本来,我和李某约定好是AA制,但李某说她手头没有那么多钱。无奈之下,她付了600元,剩下的1200元由我支付。”

  “之后,李某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的感觉就是自己被骗了,对方可能就是新闻里常说的‘酒托’。”吴龙说,他在这家知名婚恋网站充值600多元,加上那次被坑的1200元,他已经被婚恋交友坑了1800元。

  身份信息随意设定

  张洋觉得,婚恋网站上出现种种不靠谱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婚恋网站声称的“实名制”成为摆设。

  对于张洋的观点,《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法制日报》记者以“婚恋交友”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发现婚恋交友类网站多达几十家,此类App则不下几百家。

  在浏览网站时,记者随意点开一家较为知名的婚恋网站并注册。

  注册过程并不复杂,在首页填写性别、年龄、工作地点及婚姻状况后,点击免费注册就弹出一个编辑征婚资料的页面。这里需要输入的是性别、身高、学历、月薪、手机号和发送的验证码等信息。之后再设定一个密码,以便于下次登录,整个注册过程仅用一分钟左右。在注册过程中,记者填写的个人信息并不真实,不过依然顺利通过。

  随后需要填写的资料是择偶标准,比如希望的对方是哪里人、学历是什么、薪资要求和身高要求等,之后就可以进入网站的主页面。

  记者进入网站后,弹出一个界面,让新用户先打声招呼,接着就是一些功能介绍。记者打了一个“你好”的招呼后,网页才显示齐全,网页左侧出现的是已经通过该网站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的用户。

  记者刚完成注册程序,网页上“谁看过我”一栏就有了新消息。不到5分钟时间,20个用户看了记者的信息。记者查看发现,对方信息只显示年龄、月薪、学历、所住城市这些信息。过了几分钟,网页右侧邮件里就提示收到3封邮件,其中一封是系统邮件,另两封来自两名网友。记者点开邮件查看时,就出现了收费界面,显示需要交纳259元至389元不等开通会员。收费界面信息提醒记者,只要开通会员,就有免费写信看信等19项特权。

  随后,记者登录多家婚恋网站并注册发现,个人身份信息可随意填写,并没有遇到任何关于“实名制”的限制。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下载了一款婚恋交友App,这款App有160多万次下载,5分制评分下获评4.7分。进入这款App,注册程序就是简单填写诸如性别、年龄、收入、工作地点、个人头像等信息,并没有要求实名制。

  记者注册后不久就收到20人发来的消息,有些是语音,有些是文字,有些是语音+图片。记者收到的图片多只显示头部以下;语音信息则大多雷同:“你想找什么样的女孩子?腿长一点可以么”“你喜欢女孩穿短裙还是短裤”……

  记者发现,发送这些信息的用户使用的都是比较暧昧的名字,没有实名。

  在这款App的评论区,记者看到以下评论:“一堆机器人,都是假人”“不充钱天天有人发消息,充了钱连个人都没有”“听了十几个人的语音,声音都差不多是一个人”“都是照骗,不是照片”……

原标题:婚恋交友网站雷区多:实名制成摆设 相亲或遇酒托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

石济客专年内将开通运营 济南到太原3小时“杀到”

舜网-济南时报

2017-09-13

济南:秀美南山 水天一色

舜网-济南日报

2017-09-13

青岛一海滩现海洋生物遗骸 头骨巨大疑似鲸鱼

舜网

2017-09-13

注意!这种杯子咬舌头还可致坏死 临沂一男童中招

凤凰网山东

2017-09-13

未落实实名制开箱验视等 申通圆通30个网点被查封

北京青年报

2017-09-12

多城市叫停 共享单车投放“急刹车”释放哪些信号

法制日报

2017-09-12

共享手机现身昆明 “共享iPhone” 年租金只比新手机低百元

中国青年网

2017-09-11

不会游泳漂流40公里生还 女子跳江反悔靠这个动作漂过5座大桥

楚天都市报

2017-09-11

金刚狼之父莱恩韦恩去世 曾构思DC超级英雄“沼泽怪物”

中华网

2017-09-13

李咏剪掉了几十年长发 新造型太帅气网友大赞: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北京时间

2017-09-13

“请人吃饭,不如请人流汗”? 出汗不等于排毒

人民网

2017-09-12

天气转凉手脚冰凉?有些人盲目温补却可能适得其反

人民网

2017-09-12

澳洲现新品种蜘蛛似外星物 传说的神秘生物真存在吗?

环球趣闻

2017-09-13

南极冰山下现温暖洞穴 或秘藏未知物种

中新网

2017-09-13

下一篇

范冰冰为杨幂庆生同框迷倒众生 盛世美颜令粉丝抱紧"冰幂大旗"

今天是杨幂生日,圈内好友纷纷发文祝福。好友范冰冰微博发布两人贴脸亲密合照一张,并附文称:“亲爱的小幂,生日快乐!愿你一切愿望成真!开心!幸福!”照片中,范冰冰嘟嘴卖萌,杨幂一手搭着冰冰肩膀,与冰冰贴脸微笑。

返回舜网首页 返回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