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通州西火车站女子警组 用得最多的化妆品是防晒霜

2019-08-13 16:24:12

来源: 央视网

责任编辑:田艳敏

  通州西火车站是京承线上的一个小站。火车站不大,在通州城区的西部,位置比较偏僻,记者一路导航才顺利找到车站。一栋黄色的建筑,外加一个院子,就是这个车站的全貌。黄色建筑内是百余平方米的候车室,不算大,但是屋顶很高、很通透,放眼望去一览无余。

  小站里有一支由4名警花组成的警组,已在此驻扎4年有余。除了查缉、接送车外,她们也要像其他火车站的男警一样每日早晚徒步巡线。这些日子暴雨连连,常有晚点的列车。小站里,她们汗流浃背、安抚旅客的身影,也成了雨季里的一道风景。

  记者发现

  没有空调的小站 女子警组驻扎了4年

  通州西站可能算是北京城区少有的没有空调的车站,每日里共有10趟往返的列车会在站停留。

  候车室墙壁上挂着几部电风扇,一起左右摇摆,但是依然感觉不到有风。据说前些日子桑拿天,候车室里实在呆不住人,旅客们都跑到院子里去纳凉。

  这里还有一趟始发到承德的绿皮火车,车上也没有空调。有旅客评价这个小站和它的绿皮车很“复古”,还有旅客专门带着孩子过来“怀旧”。

  “怀旧”的另一面,意味着这里的硬件条件没有那么好。但是在这个小站里常年驻站的,却是铁路公安队伍里很少见到的一支女子警组。

  警组由4名警花组成。记者到达小站时,女警王隽正在候车室里忙活着查验旅客的身份证件,脸上堆满了笑意。

  接连几场降雨令北京的暑热退去了不少,候车室里也没有前几日那么黏腻。王隽告诉记者,来这里乘车的旅客很多是附近的居民,见得次数多了,一些人都变成了半熟脸儿。女子警组成立4年了,每日里接送车、查验旅客身份证,是她们的工作之一。

  通州西站平时能见到的退休老人比较多,他们很多背着双肩背,拿着登山杖,是去怀柔、密云爬山的。阴历逢二、逢七,还有不少老人来这里搭乘火车跑去河北兴隆的六道河子赶集。如今正值暑运,这里还能看到不少带着孩子出游的家长。

  火车快进站了,王隽赶紧跑到站台上接车。遇到带孩子的、行李多的或者行动不便的旅客,她都会上前搭把手儿。“别看这个车站小,但旅客们都很亲切,有的老人赶集回来还会给我们撂些吃的东西。”

  工作日常

  早晚一次徒步巡线 女警不输男警

  穿过跟候车室连通的一条走廊,就是车站工作人员的休息区。其中一间仅有9平方米的小屋就是4名女警的值班室。屋里靠墙两边放着一张单人床,一个更衣柜,一张办公桌,余下就是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小站里没有铁警的食堂,她们的日常三餐要么从家里带饭,要么靠叫外卖解决。

  警组里,警长刘志红,民警吴瑕、王隽三个人年龄相差无几,都已到不惑之年,平时三个人三班倒,是警组的主力。47岁的民警张建宁因身体原因,双脚浮肿疼痛,走路都困难,被安排配合她们三个人工作。因为工作年头长,张建宁工作经验丰富,在警组遇到棘手问题时,她常帮大家出点子、想办法、排忧解难。

  虽然是女警驻站,但是这支警组也像其他火车站的男警一样要承担每日早晚一次的巡线任务。从通州西站往北到八里桥,往南到京承和京哈线的交界处,单程巡线大约1.5公里。

  每日里,她们利用不用接车的空当,顺着铁轨步行,沿途查看铁丝护网有没有被人破坏,有没有穿行的群众。遇到临时停靠的列车,她们也要停下来检查有没有安全隐患。这样来回一趟就要一个小时,而且风雨无阻。每次巡线回来,她们的衣服都会汗透。

  “我们这里虽然旅客不多,但是杂事多,人员也有限,经常一个人要当几个人用。”除了日常巡线,她们还经常跟男警一起执行勤务,有时候大太阳下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一个夏天下来,三个人都晒黑了不少。

  雨季特写

  常有列车晚点 坚守岗位安抚旅客

  途经通州西站的列车沿途会经过山区。7、8月的雨季,山区容易发生泥石流,常有列车晚点。今年8月2日晚,承德到邯郸的Y514次列车原本应该于晚上5点40分抵达通州西站,但因为当天暴雨,该趟车晚点近3个小时,8点多才进站。

  留着短发的吴瑕,说话爽直。那一天正好是她值班。当天候车室里有五六十名旅客,后来经过劝说,一半人退票或改签,但仍有二三十名旅客一直坚持等车。

  候车室里没有空调,特别闷热。晚上7点多,一些旅客开始不耐烦,不断有人问吴瑕,“车到底什么时候能来?给我们一个解释。” 吴瑕和车站的工作人员不断安抚旅客的情绪。

  询问无果,有的旅客表现出愤怒,对吴瑕怒吼,“我要投诉你。”吴瑕只能赔笑脸,说好话。“候车室里本来就闷热,车又遥遥无期,他们对我们发泄发泄,旅客的心情咱也能理解。”当天送走晚点的列车,她汗湿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警长刘志红是警组里最泼辣的一个,也是公认的干活最认真的一个。提起她来吴瑕佩服得不得了。

  7月29日也是一个雨夜,沿线山区发生泥石流。当晚11点,刘志红接到通知,承德开往北京站的K7712次列车晚点。这趟车平时都是晚上11点20分左右路过通州西站不停车,但当晚这趟车直到30日凌晨0点30分才到通州西站,并且在车站停靠了一个半小时。

  接到通知时,刘志红在值班室正准备休息。她赶紧换上衣服跑到站台等候这趟途经的列车。当时雨已经停了,列车临时停靠,旅客不能下车,但刘志红担心有突发情况,在站台上站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列车开走才返回值班室。

  刘志红的泼辣劲儿还体现在她整治站内黑车上。2015年,刘志红刚到车站驻站时,黑车猖狂到开进站区的院子,堵到候车室的门口。为了整治黑车,刘志红“拔过黑车的钥匙,趴过黑车的车头”。吴瑕评价,“我们警长虎实着呢,她一嗓子,外头的黑车全老实。”后来一段时间,只要是刘志红值班,没有黑车敢进院子。如今,黑车几乎绝迹于通州西站的站区。

  警花心语

  双警家庭里 她们有更多当妈的辛酸

  太阳下不能打伞,不能戴防晒套袖,下雨天也只能穿雨衣,更不能美甲、染发——女人的爱美到了她们这儿就变成了“女汉子”。

  “我们用得最多的化妆品就是防晒霜。除此之外,我们几个最多能拿出来一支口红。”吴瑕不忘吐槽一下警长刘志红,“我们警长连口红都没有,从来不化妆,防晒还是最近这两年才开始用。”

  私下里,4名警花相处得十分融洽。闲暇时,她们也会一起约约饭,编派编派老公,顺便聊聊孩子。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刘志红、吴瑕、王隽都是双警家庭。三个人的孩子也都差不多大,正是上小学的时候。

  春运、暑运往往是铁警们一年中最忙的时刻,又赶上学校放寒、暑假,但是她们没时间带孩子出去玩。“当我们能闲下来休假的时候一般都12月了,孩子都上学呢,我们的时间永远跟孩子不合拍。”王隽记得,有一年暑假过后学校开学,老师让每个孩子交一篇假期的游记。“我家小孩就没交上来,跟老师说‘我哪也没去’。”结果老师一调查,原来父母都是警察。

  吴瑕也说,所里人手不够,她的手机从来就没关过机,“有事就得上”。一次吴瑕休假,她带着女儿去城里看望姥姥。刚到雅宝路她母亲家里,进屋连鞋还没来得及换,单位一个电话就把她叫回来了。

  为这,在返回通州西站的路上,母女俩吵了一路,“我就这样!你当警察的闺女,就得认!”吴瑕最后撂下一句狠话。

  小姑娘很懂事。回到站里,她亲了吴瑕脸蛋一下,自己转身回家了。“我特别后悔,你说我为什么要跟她吵架?”背着女儿,吴瑕眼泪唰唰往下流。吴瑕自责的话里,记者听出了警察妈妈的辛酸与付出。

原标题:北京通州西火车站女子警组 用得最多的化妆品是防晒霜

值班主任:田艳敏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