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净煤、煤改气、煤改电 百姓用得咋样?

2020-12-22 10:00:31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责任编辑:李欢

洁净煤、煤改气、煤改电 百姓用得咋样?

12月15日,石家庄某小区居民家中,室温采集装置实时监测室内温度,并上传至供热管理中心智能化管理平台。新华社发(梁子栋摄)

新华社石家庄12月21日电(记者王昆、王秋韵)  正值寒冬,河北农村农民怎样过冬?洁净煤取暖使用安全吗?煤改电取暖用得起吗?煤改气取暖有保障吗?新华社记者近日前往河北进行了调查。

消除洁净煤取暖“隐形杀手”

记者走进河北省内丘县黄岔村刘志国家中时,屋顶的烟囱中,没有烟雾缭绕,只看到淡淡的白烟,屋内的水仙花开得正艳。“清洁煤通过脱硫工艺减少二氧化硫污染,院子里没有烟灰,屋子里也干净了。”刘志国说。

在河北省鸡泽县双塔镇东三陵村的洁净煤用户秦香兰家,记者注意到一个安装在墙上的白色圆盒。原来这个白色圆盒是一台一氧化碳报警器,“一旦室内一氧化碳浓度超标,报警器就会发出急促的报警声,配合闪烁的灯光,提醒用户开窗通风、及时避险。”鸡泽县农业农村局新能源办公室主任王利峰说。

像秦香兰这样安装报警器的群众,鸡泽县今年共有6066户。他们进行“煤改气”和“煤改电”比较困难,鸡泽县按照“宜煤则煤”原则兜底清洁取暖。王利峰表示,鸡泽县实施安全取暖网格化管理,对洁净煤用户挨家挨户开展摸排,从炉具摆放、排烟设施安装等方面帮助群众安全用好洁净煤。

“煤改电”全链条服务

为打赢蓝天保卫战,河北临城县政府大力推进“煤改电”工程。政府除给予每户7400元的设备补贴外,还出台用电优惠政策,引导农民实现清洁取暖。

“以前烧煤取暖,又脏又累,半夜还要添煤。用电采暖,省心省力又暖和。”临城县黑城乡灰卜村村民张晓瑞说,“我手机里有个‘煤改电’服务保障微信小程序,如果是电的问题,我能直接联系供电所。如果是设备问题,我能直接联系到厂家,这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

“煤改电”这项重点民生工程,不仅涉及电力设备运行维护,还与电采暖设备厂商的服务息息相关。但“煤改电”工程建成后,有的用户存在不了解设备产权划分、户内外设备电线型号不匹配、不清楚电采暖炉故障如何报修等现象。

国家电网临城县供电公司副总经理王丰强表示,针对这种情况,临城县供电公司深化“政府+供电公司+电采暖厂商”保供暖全链条服务体系,组织进行入户安全用电宣传和隐患排查等延伸服务,创建半小时“网格化”抢修服务圈,保证供电线路到用户设备的无缝对接。

“煤改气”改出百姓新生活

在邯郸市邯山区堤南堡村聂永军家,干净整洁的厨房里,白色的天然气壁挂炉挂在墙上。拧开天然气灶具的开关,蓝色的火焰顿时腾起。聂永军告诉记者,安装天然气壁挂炉时预留了接口,一个连接厨房带有熄火保护装置的燃气灶具,一个连接铺设在客厅和卧室的地暖,另一个连接浴室。

“煤改气”让聂永军一家人享受着现代生活的便捷与舒适。聂永军说:“既能做饭又能洗澡,冬季还能取暖,家里的煤球炉‘下岗了’。”

如何让农民安全高效地使用燃气?河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燃热中心主任焦世清表示,河北省出台农村气代煤工程技术规程和安全技防规范,强制安装使用与报警器联动的自动切断阀或自闭阀,有效遏制用户使用环节事故发生。

同时,为实现节能减排、节能降耗、节能节费,河北省大力推广农房节能技术,指导各地积极探索农房保温改造新途径,降低燃料使用费用,减轻农民负担。其中,唐山市实施农村既有建筑节能改造16.44万平方米,有效提升了农户室内温度。

原标题:洁净煤、煤改气、煤改电 百姓用得咋样?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

山东省科技馆新馆:“∞”科教新地标点亮泉城

舜网-济南时报

2020-12-22

28辆“小黄”入驻济南轨交最大车辆段

舜网-济南日报

2020-12-22

山东省省政府批复同意两所大学更名

舜网-济南日报

2020-12-22

山东省2021年体育单招文化考试4月17日开始

舜网-济南日报

2020-12-22

凝心聚力 乘势而上 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在全国各地引起强烈反响

央视网

2020-12-22

1.2亿人直接受益 南水北调东中线6年调水超394亿立方米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12-22

1499元飞天茅台倒手卖3000元 经销商抬价

舜网-济南时报

2020-12-21

智能产品更适老 帮助老年人跨过"数字鸿沟"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20-12-21

精准扶贫题材电影以商业化模式探索主流价值新表达

新华网

2020-12-22

《明星大侦探》第六季举行探班

北京日报

2020-12-21

微波炉不能用“锡纸” 用哑面包裹食物更好

中国妇女报

2020-12-21

杜绝不健康饮食习惯 膳食平衡 吃出健康人生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12-18

超四成青年自称“社恐” 社交软件成拓圈首选

中国青年报

2020-12-21

“一提作业鸡飞狗跳” 走出家庭教育的焦虑怪圈

中国青年报

2020-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