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刷剧涉嫌侵权被叫停 影视剪刀手该如何求生?

2021-05-15 06:44:37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任晓斐

责任编辑:王浩

  视频制作方、版权方终于对侵权短视频出手了。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包括500位艺人、54家影视公司及17家影视行业协会在内的业内人士发出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一个月来,未经授权的影视作品内容遭遇“大清理”,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风靡于各大视频社交媒体的“x分钟看完”一部电影、某部电视剧,“长短视频之争”动了谁的奶酪?

  围观短视频用户和制作者

  2020年全国电影产量总共650部,电视剧备案670部,虽然受疫情影响,数量有所下降,但高品质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令观众目不暇接,而短视频的出现则恰恰说明了“存在即合理”。尤其是在去年疫情期间迎来数量暴涨,用户的粘性逐渐超过长视频用户,短视频正在深刻改变受众的媒介选择以及使用习惯。

  卞女士在街道办工作,看电影、电视剧是坚持了多年的习惯,但有孩子后,这种习惯变成了奢侈,“尤其去年疫情期间,我们工作更忙了,长剧根本没时间追,后来发现在西瓜视频、抖音上有那种精华版,四五十分钟一集的剧情几分钟就看完了,简直不要太爽。”工作生活节奏快,又亟需通过影视剧来实现解压,像卞女士一样,通过短视频实现追剧的大有人在,从而催生了大量“剪刀手”。除了没时间,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不愿意花费太多时间用在追剧上,“国产剧注水太严重,短视频追剧不浪费时间。”

  影视类短视频也叫“剪辑号”,视频生产创作者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是“二创玩家”,这类创作者的创作初衷多是兴趣使然,对原生视频进行创意加工,在音乐、剪辑、叙事等方面进行二次创作改编,从而衍生出新的剧情,往往对原素材产生新的解构与重建。比如对某部影视作品中的情感线感到不满意,通过剪辑拼接的方式炮制出另外一条情感线,整个创作过程属于自发行为,可以收割流量,但并不以变现为主要目的。另一类则是影视博主,这些作品中会对某个原生视频进行解读、评论,带有强烈的个人化风格,达到收割流量和变现目的。而此次“大清理行动”,矛头直指影视博主,但第一种明显受到波及。

  联合声明发出不久,很多影视短视频创作者都表示,他们的作品遭遇了下架。在B站、抖音、西瓜视频等各个平台分发作品的影视博主李先生说,他在抖音粉丝涨到50万以后终于下定决心从原公司辞职,结果不到一个月就赶上了这件事,为了生计,他只能顶风作案,“尽量找一些国外的片子来剪,维持一定的更新速度才能接到营销推广订单。”影视博主究竟靠什么赚钱?

  从事影视类自媒体的谢先生介绍,“几分钟说电影”的视频形式,其实在图文、微信公众号时代就有,到了短视频大火阶段,更加如鱼得水,“好的作品有头有尾,制作相对讲究一些,但大部分是拿来硬凑,剪核心剧情、录旁白、合成视频,一天能出好多条,用来圈粉,短视频平台特别适合这类账号,起量增粉效果都很强。”

  为什么长、短视频突然剑拔弩张?他表示,“本质上是利益之争”。

  影视博主的大量出现实际跟视频平台、影视制作方的推动不无关系,一开始,这些博主自主剪辑影视作品对影视剧起到了引流作用,然而随着短视频用户的使用时长超过长视频,曾经作为营销渠道的影视博主,正在反客为主,不仅攫取源源不断的免费影视素材来变现,也蚕食着既定的用户和流量,令整个影视行业不得不发起维权。

  影视博主是怎样赚钱的呢?

  谢先生列举了以下几种方式:

  第一是影视推广,也就是广告,对于毒舌电影、小侠说电影、布衣探案等影视头部自媒体来说,他们最主要的变现来源就是片方的推广,一条推广的报价高达数万元。即便不是“大V”,粉丝量一般的号也会接到推广单,比如院线片、网络电影,特别是后者。而一条广告的收益主要取决于播放量、点赞量,广告合作方式有两种:星图官方合作和私下合作,星图官方合作是官方为创作者开发的一个平台,平台会对订单抽取一定提成,但好处是账号不会有限流和封号的风险。若私下合作,一旦被官方发现,轻则限流,重则封号。

  第二种是卖产品,包括打赏、带货、引流等。影视博主也是一种网红,可以开直播,一旦直播间吸引到粉丝来观看,通过一些话术引导,便会吸引粉丝刷礼物。此外,博主还可以顺带卖些影视相关产品,一场直播下来,少则数百,多则上万。而对于粉丝数十万、上百万的博主来说,还可以将粉丝向微信引流,从而达到卖产品、卖服务、卖广告的目的。比如卖广告,一个满人的微信号一条广告大约500元。

  第三种是卖课程。很多博主在积累一定量粉丝后都会推出影视剪辑课程、影视平台运营课程等,课程的价格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同样是一笔不菲收入,现在很多博主甚至已经放弃剪辑视频,专职做起了培训。

  影视剧版权规范化应避免“一刀切”

  从长远来看,影视剧版权规范化是一条必经之路。无论是哪个行业,只有对原创作品进行保护,才能健康发展。

  在著名编剧余飞看来,有两种影视短视频侵权行为必须打击,一种是在二次创作中曲解了作者创作意图的作品;第二种是把完整故事情节包括细节全部展现出来的。不过,余飞也提到了监管的困难,“如果剪得比较短,相当于做广告,属于营销需要,能理解,但这个度不好监控,什么叫商业什么叫非商业,不好认定。有些看起来是免费宣传,实际上也有盈利模式,但你又不好确定他们赚了多少钱。”

  这不难让人联想到多年前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对于是否侵权《无极》,一直存有争议。从理论上说,《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无疑是彻底颠覆了原作品的思想表达,认定为侵权无疑是合理的。但创作者胡戈一直声称,他纯粹是以个人学习为目的制作视频,这里就涉及到对“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的界定存在模糊性。

  余飞表示,文艺作品的创作缺乏工业化标准,新生事物刚出现必然会存在模糊空间,需要不断完善。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一刀切”显然不妥,“清理”过程中有必要对作品进行严肃区分,非盈利作品不算侵权,转变思路才能双赢。

原标题:短视频刷剧涉嫌侵权被叫停 影视剪刀手该如何求生?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