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2020-01-01 07:17:58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责任编辑:颜甲

  1990年,中国第一家麦当劳落户改革之窗深圳。那一年,第一批90后出生。时间是公平的,无论贫穷还是富有,30岁都会如期而至。我们来看看,四个90后三十而立或三十而未立的故事。

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张鑫(女),护士,1990年1月出生,刚领结婚证,2019年12月23日接受采访。

  关于成家·“逃避式恋爱”

  王小杉说自己相了有七八次亲,要么就是自己相不中别人,要么就是别人相不中自己,爱情终于到了高不成低不就的阶段,“反正都这个年龄了,何不再等等,万一就能碰到合适的。”

  越来越多的90后不再为了结婚而结婚,拒绝凑合和将就。婚姻不再是必须完成的KPI。

  王小杉来自聊城一个小乡村,2012年一毕业就进入济南的一家媒体工作,记者这个职业让她长了不少见识,这可能影响了自己的择偶观,“太小家子气的男生可能不容易接受。”

  之所以不敢谈恋爱,王小杉说,还有来自内心深处的自卑在作怪。

  不敢想象自己家找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如果这个男生足够爱自己还可以,但如果不够爱,那么未来处理自己和对方家庭的关系将会是个难题,“毕竟不想人家觉得是高攀,不想低声下气。”

  咖啡厅的音乐声音有点大,但还是没能盖住王小杉的话,“总结了一下,我这叫‘逃避式恋爱’,不敢尝试。”

  就当记者和王小杉坐着喝咖啡的时候,唐军仁正穿梭在济南的大街小巷送外卖。他也是单身。

  唐军仁不是没谈过恋爱,而是被一段感情伤得太深,“可能还没走出来,一个人过得也挺好。”一边聊天,一边刷着手机,他怕错过外卖订单。

  相比于上面这两位,爱情这方面,方一鸣算是幸运的。2014年,警校毕业就和大学里的女朋友结了婚,一年后有了大女儿,三年后有了小女儿,成家这一件人生大事成功解决。

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唐军仁(男),外卖小哥,1990年5月出生,没有女朋友,2019年12月25日接受采访。

  关于立业·“夹生的事业”

  王小杉说,前29年最失败的事除了没谈恋爱,就是没学会圆滑。别人说,三十岁前后,是一个人膝盖最软的时候,不那么年轻,没有杠的资本。可是王小杉的膝盖不软,但凡软一软,或许事业能更上一层楼。

  成为一名记者,这是王小杉和家人值得炫耀的事情。

  2012年大学毕业,记者一干就是7年,之所以这么稳定,没跳槽,没换工作。“一是自己真喜欢这个职业,另一个原因是自己没有资本。”

  从业7年,也拿过一些奖项,说不上成功,好像也还说得过去,身边的人对王小杉的工作能力还比较认可,但没什么轰轰烈烈的高光时刻。倒是因为记者这个职业,让王小杉看到了人间冷暖,看到了人生的太多无奈,也看到了很多幸福。“看到通过自己的报道,丢失的老人被找回,那一刻自豪感油然而生。”

  对于选择交警这个职业,方一鸣说,不是因为有多高尚的情怀,“我只是要找个工作。”2014年从警校毕业走入工作岗位,领导就说,年轻人就要多干点,别老想着下班早走,休个双休,别老想着挣个荣誉,未来机会有的是……

  5年过去了,方一鸣笑着说,他就是这么做的,而且还算努力的那种人,但还是游走在最底层,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在论资排辈的单位,还有多少即将30岁的人,仍然在职业的最底层“拼死拼活”?

  对于护士这个职业,张鑫说,也就是一份工作吧。“我羡慕那种人,就是工作恰好就是自己的爱好。”

  相对于前三个人,唐军仁的职业生涯可以用“丰富”来形容,初中毕业就开始接触社会,前前后后换过十几份工作。

  和王小杉、方一鸣一样,唐军仁也来自农村,家境也相当。唯一不同的是,唐军仁没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我一个月挣小一万,你们也挣差不多的钱,但你们至少不用风里来雨里去。”说完这句话,唐军仁骑着摩托车去取餐了。

  这个晚上,唐军仁在送外卖。王小杉正常下班回出租屋。方一鸣在马路上执勤。张鑫在医院加班。

  “想敬一杯,给这夹生的事业!”王小杉说着抿了一口咖啡。

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王小杉(女),记者,1990年9月出生,没有男朋友,2019年12月26日接受采访。

  关于标签·“报复式成长”

  张鑫在接受采访的两个半小时里,撩了31次长发,“我说的内容,你都可以写出来,我不怕。”

  张鑫说自己最辉煌的时候是小学,这是30岁之前人生抛物线的最高点,拿过全国的航模冠军,画画也获过全国的奖项,写作拿过济南市的奖……

  第一个低谷出现在高中阶段,学习成绩开始倒数了。张鑫所读的高中在济南数一数二,“我就纳闷了他们怎么能这么优秀?不光学习好,为人处世也特别好。”那才是别人家的孩子。高考成绩不好,张鑫读了一个医学类的大专。那是29岁前的第二个人生高点,学生会主席、各种奖学金满天飞。“为我进入现在的单位打下了基础。”

  2013年,张鑫顺利通过实习留在了济南一家三甲儿童医院,“23岁正是爱打扮的年龄,也交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有一次男朋友接她开了辆宝马,又一次开了辆奔驰,流言蜚语就来了,“说我不正经干,甚至还有人传我是某个领导的小三。”甚至有人在电梯里当面问张鑫,“听说你关系很硬,是哪个领导?”

  “你能体会那种,在你推门进去的前一秒,门里面欢声笑语一片,你进去就变得鸦雀无声吗?”于是,她发了疯一样开始补课,研究业务知识,书一遍遍看,被翻破了,被画得没了书的样子。

  “我发誓,三年后,我要让你们刮目相看。”这是当时张鑫在微博上留下的誓言,到现在也没删。2017年,她做到了,拿了一些行业内的奖,也成为了行业能手,科里开始流传“这个活,如果张鑫干不完,那就没人能干得完了。”

  和很多90后一样,张鑫被贴过“吃不了苦”“不踏实”“独生子女”“城里的孩子”“不靠谱”“不抗压”等一些标签。张鑫说:“我这五六年一直处于撕标签的状态。”

  其实,王小杉也一样,她要改变命运,为了消除农村出身的自卑感,以另外一种方式“报复式成长。”

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方一鸣(男),交警,1990年7月出生,已有两个女儿,2019年12月22日接受采访。

  关于父母·“成为他们的天”

  说到爱情没哭,说到孤独没哭,说到父母,王小杉哭了。

  因为记者抛了一个问题给她,“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抱怨过父母,没有给你积累下资源,积累下金钱。”王小杉的泪夺眶而出,非常坚定地说:“没有!一对农村夫妇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他们可以说倾尽所有。”

  前两个月,张鑫花了2万多块钱,买了三部手机,其中两部是给父母的。“我不允许我的物质消费水平在父母之上,以前是爸妈给我付出得多。”以前,他们是我们的天,现在,我们要成为他们的天。

  “虽然我是护士,但没有机会陪他们去医院。”直到父亲有一次住院做手术,张鑫才发现父母真的就像自己在单位看到的那些老人一样,面对高科技设备、面对医生会不知所措。那一次之后,她知道自己要长大了,应该帮父母分担一些。

  已经有两个孩子的方一鸣,又说了一句很现实的话,我们这批90后的父母年龄大概在五六十岁,他们不是负担,更多时候还是生活的帮手,“好像还没有老到让我们手足无措”。

  谢苗苗,本文的记者,1990年3月出生。张鑫、王小杉、唐军仁、方一鸣经历过的,经历着的,“我多少都能感同身受。”(应采访者要求,王小杉、方一鸣为化名)(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编后:郑楚翘,本版编辑,1989年12月出生。看完四个人的故事哭了,“因为我无数次看到了自己”。

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扫码看未删节版

原标题:2020年,第一批90后迈入30岁,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三十而立”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