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动节,让我成为“你” 记者“变身”普通劳动者体验苦与乐

2020-05-01 07:45:05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郭吉刚 梅寒 薛冬

责任编辑:颜甲

在劳动节,让我成为“你” 记者“变身”普通劳动者体验苦与乐

本版照片均由新时报记者郭尧 摄

  编者按

  劳动最光荣。在这座城市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无论严寒酷暑,坚持在露天环境中工作,用汗水构建着城市的繁华。他们是城市中最普通的劳动者,却也是最不可或缺的。今年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新时报3位记者“变身”为建筑工人、环卫工和外卖员,体验了这3个基层一线岗位的工作,实实在在感受到他们的艰辛。艰辛的背后,这些普通劳动者们,也有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搬砖,原来也是项“技术活儿”

  体验时间:7:00-11:30 地点:经十西路一处建筑工地 最大感受:再也不敢自嘲是搬砖的了

  “醒醒吧,工头喊你去搬砖了。”这是一句经常被用来相互调侃的玩笑话。在基层一线岗位中,建筑工人常被看作是最苦最累的,搬砖这种纯体力工种更是如此。4月27日,当我穿上黄马甲、戴上安全帽,一头扎进施工队伍当中后,才真正体会到建筑行业远不止苦和累那么简单,就连搬砖、运水泥这种看似没啥“技术含量”的力气活儿,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干得了的。

  4月27日一大早,通过朋友介绍,我来到位于经十西路的中建一局山东省肿瘤医院质子临床研究中心施工现场,在表明来意后,工程部的杨经理同意我在这里当一回建筑工人,临了不忘笑着嘱咐一句:“你可得做好吃苦的准备。”

  早上7点,我领到了黄马甲、安全帽和手套,在杨经理的带领下进入施工现场。我在工地转了一圈后,发现自己可干的活儿不多,木工、架子工、钢筋工、泥瓦工等都需要技术和经验。在杨经理的建议下,我钻到钢筋筑起的支架里面,干起了比较容易上手的钢筋绑扎工作。绑钢筋的活儿看起来挺简单,一手拿着扎丝,一手拿着扎钩,将两根垂直交叉的钢筋用扎丝捆绑固定住。然而,当我实际上手操作后,才发觉没那么容易。扎丝绕过钢筋的分寸、扎钩旋转拧紧的力度都要掌握恰当,否则要么绑扎不够牢固,要么受力过度拧断。教我绑钢筋的何师傅干这活儿有5年多了,只见他熟练地用扎钩勾住扎丝,顺势快速拧两圈半,扎丝便稳稳地捆扎在钢筋搭接处,整个过程仅用了两三秒钟。我在何师傅的指导下,尝试绑了半小时之后,速度和标准还是相差甚远,而且以下蹲姿势绑脚下钢筋时,干了一小会儿就眼冒金星、腰酸背痛。“这个活儿看上去挺轻松,实际干起来很费力气。”何师傅笑着对我说,“你还是干点小工去吧。”

  何师傅口中的“小工”,即搬砖、拉水泥,给筑墙工人打下手的工作。现在工地砌墙不再使用传统红砖,而是改为更环保的加气混凝土砌块,一块“加气块”约35斤重,一车水泥则有四五百斤重。我先试着推了一车水泥,因为力气不够差点翻车,索性作罢。看来唯一能做的,就只剩搬砖了。

  于是我加入了搬砖队伍当中,重复着搬砖、装车、卸砖的工作,从7点半一直干到11点半,中间几乎没有休息的空闲。工作时并没有感觉太累,但当停下的时候,才发觉手套里湿漉漉的,胳膊已经抬不起来。更难受的是,加气块上的粉尘数次迷了眼睛,整个上午几乎都是在流泪中度过的。

  体验了一上午搬砖,我总算体会到一个道理:我们平时加班时,经常调侃说自己在“搬砖”,但当真正体会到这种辛苦,才发现两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搬砖不是你想搬,想搬就能搬的!(新时报记者郭吉刚)

  外卖女骑手,一月也能挣万元

  体验时间:9:00-12:00 地点:历城区洪楼商圈 最大感受:外卖员不易,且点且珍惜

  4月21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发布了《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数据显示,在为济南市民送餐的饿了么“蓝骑士”中,每7位中就有1位女骑手,这一比例在全国直辖市、省会城市榜单中高居第2名。4月29日,我换上了外卖工装,骑上电动车,跟着一名女骑手体验了日常送餐过程。

  4月29日上午,我来到饿了么洪楼广场站点,在站长解洪斌的带领下,我被分配给站内的王牌“蓝骑士”牛福敬当“学徒”,在经过简单的晨会之后,上午9点,所有外卖员正式开启一天的日常工作。

  牛福敬今年44岁,身材微胖。在送外卖之前,她做过家政和房产中介。2019年8月,她加入饿了么外卖团队,正式成为一名“蓝骑士”。做骑手的理由也很简单,一是工作时间相对自由,她能有时间照顾女儿;二是收入跟付出成正比。

  在过去的3个多月里,牛福敬都没闲着。虽然入行时间不算长,但她的业绩能力一点不在男骑手之下。忙起来的时候,她每天有十多个小时是在电瓶车上度过的,早上8点半出门,跑到中午1点半,回家给小女儿做好午饭,再继续跑到晚上9点。每到点餐高峰期,很多写字楼的电梯挤不进去,为了节省时间,她都走楼梯。牛福敬并不觉得苦,她说自己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挣得钱也足够支撑家里的开销。最忙的一个月,她跑了近1400单,赚了9350块钱。

  牛福敬骑着电瓶车稳稳地穿梭在大街小巷,我紧紧跟在后面,生怕被落下。等了一个多小时后,牛福敬的手机就有了提示音“来单了!”这是一个奶茶订单,我们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印象城里的下单奶茶店。牛福敬说,她虽然没有好好逛过一次印象城,但却对里面每家店的位置了如指掌。在奶茶店短暂等待几分钟后拿到了奶茶,牛福敬把奶茶放到外卖箱里,然后将一个绵羊玩偶塞进奶茶和外卖箱的空隙中,以防奶茶磕碰溅出。

  牛福敬骑车技术很熟练,她说这是做骑手一年的时间练出来的。不一会儿,我就被她落在了身后,每过一个路口,她只好停下来等我,然后朝我摆摆手,示意我不要着急,一定不能闯红灯。

  直到中午12点,我和牛福敬共接到了5个订单。因为点餐高峰期的到来,我的骑行速度已经赶不上配送需求,为了不耽误牛福敬的工作,我只好提前结束了体验。 (新时报记者梅寒)

  环卫工老霍,生活有了“新变化”

  体验时间:5:00-6:30 地点:大明湖北门 最大感受:希望人人多弯一次腰

  谷雨节气刚过,济南的春天进入尾声。凌晨4点多,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我左手提着工装、右手拎着书包从家里出来,早上交通不便,我拿手机叫了个出租车,跟环卫工老霍约在大明湖北门见面。

  老霍全名霍大忠,“没啥不容易的”是他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今年他57岁,干环卫工已经23年了。他工作一直勤勤恳恳,还曾获评济南的“十佳城市美容师”。老霍负责的区域是大明湖北门往东到第一个公交站牌,长度大约200米,干起活来一天来回走几十遍。

  从辅路上开扫,老霍拿着大扫帚,把尘土、树叶等往路边集中清扫,我则负责拿着小扫帚将它们扫到簸箕里,再倒入垃圾箱。好在天气不错,地上的垃圾以树叶居多,遇到有些水渍的地方,垃圾会清扫不起来。老霍专门为我示范了一下拿扫帚的姿势,并指导着:“扫帚与地面保持一定的角度,要悠着点扫。”

  老霍向我亮了下每天作息表:早晨5点到岗,普扫到6点半结束,回家吃饭。8点半上班就以捡拾为主,下午要再重复一遍上午的流程,直到下午5点半下班。

  老霍家里俩孩子,一个毕业后从事设计工作,另一个大学还没毕业。夫妻俩靠着环卫工微薄的收入,培养出了俩大学生。再过几年,老霍也要退休了,他老家有5亩地,还有房子,不过他打算全家留在济南,试想以后的生活,他满是期待:“退休我就该享福了!”

  “刚来济南,一家三口住在六七平方米的厕所管理间里,一个月就300来块钱,现在收入翻了好几番,能拿到2600块钱了。”他说,他和老伴儿申请了公租房,一家四口在济南也算有家了。

  作为“90后”,基层一线体验的次数不多,这次体验晨扫,我切身感受到了好几个不容易。希望以后每个人都能加强一点环保意识,从自身做起,就是对劳动者最大的尊重。 (新时报记者薛冬)

原标题:新时报记者“变身”普通劳动者体验苦与乐 在劳动节,让我成为“你” 搬砖,原来也是项“技术活儿”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