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平阴藏着一个明代古村落,现在就剩一家人独守 一座山,一眼泉,一家人

2020-05-06 11:18:22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卢卫美

济南平阴藏着一个明代古村落,现在就剩一家人独守 一座山,一眼泉,一家人

  函山书院是贤子峪村里最有名的建筑,虽然40年前就从这里搬走了,但张吉才还是常回来看看。 新时报记者刘玉乐 摄

  贤子峪村,位于济南市平阴县城东南5公里处,是北方保存较完整的明代古村落。

  张吉恩一家三口就住在这个古村落里,村里的其他人早已搬离村子,搬迁到一里路之外的山下。“只有我们一家人住在这,安静。”

  偶尔有游客来玩,会惊动他家的四只狗,林子间响起一阵阵犬吠。

  “我的家”山上唯一现代建筑

  1997年,谷秀芬嫁到了贤子峪村。那时候,村里其他人就已经搬到了山下。丈夫张吉恩比她大五岁,“进村的那段斜坡路上全是树,遮住了村子,抬头看天都费劲,如果当时有无人机,估计飞在天上也看不见村子。”谷秀芬笑着说。

济南平阴藏着一个明代古村落,现在就剩一家人独守 一座山,一眼泉,一家人

  航拍贤子峪老村,每间老房的房顶都有方形的窟窿,那是2013年拍摄战争剧时留下的。 新时报记者刘玉乐 谢苗苗摄

  5月4日,记者顺着谷秀芬口中的斜坡路进村,沿途有梧桐树、槐树、楝子树,现如今正是开花的时节,这三五米是槐花香,再向前走几步就是梧桐花香。

  树荫下是一座座青色的石头房子,沿着山势排列在路的两侧。谷秀芬的家在村子靠上的位置,她家比较好找,听着狗叫、鹅叫、鸡叫声就能顺利找到。张吉恩早上五点就要出门到城里打工,晚上八九点才回家,22岁的儿子又在外当兵,这些动物对谷秀芬来说既是陪伴者,又能看家护院。

  现在,这座古村只住着谷秀芬一家三口,他们的家也是村里唯一现代建筑。

  2012年,张吉恩的新家开始打地基。买的砖,卖家只送到山脚下,谷秀芬帮着他再用农用三轮车运到山上。就这样,俩人一砖一瓦盖出了现在的家,“当时看着那些石灰、水泥、砖,我就在想啥时候能盖完,太辛苦,太累了!”谷秀芬眼里闪起了泪光。

  2013年腊月,谷秀芬一家住进了新房子,“当时就像做梦一样,现在想想也像在做梦。”家里什么都有,水、电、煤气、无线网……“我们的水是山泉水。地上贴了瓷砖,房子有吊顶,这些我丈夫就能干。”谷秀芬的丈夫在城里干工程,装修也是一把好手。

济南平阴藏着一个明代古村落,现在就剩一家人独守 一座山,一眼泉,一家人

  四只小狗、两只大鹅陪伴着谷秀芬。

  站在谷秀芬的家门口,推门进来是现代家庭,关门出去就又是安静的古村落。谷秀芬说,现在给她一座城市的房子,她也不想搬离。“你们城里人不都羡慕这种环境吗,而且我在这住了23年,不舍得,这是我和丈夫一块砖头一块砖头垒起来的。”“我们的家”

  搬离古村落却忘不了故乡

  68岁老汉张吉才的老家“函山书院”就在张吉恩家的斜上方,隔着院子能看到书院红色的木门。

  “我家就是函山书院,函就是济南市玉函路那个函,山水的山!”贤子峪村68岁的老汉张吉才说话时抬了抬下巴,提了提声调。函山书院,是古村落里最有名的建筑,如今的大门被漆成了大红色。

  明朝年间,贡生张宗旭因厌倦官场黑暗,又赶上战争、瘟疫,便携家眷来此隐居,并创办函山书院,培养了很多文人贤士,这也是“贤子峪”村名的由来。又因地处泰山以西,周围小山多是泰山余脉,因此书院又名岱西书院,村又名岱西村。还拥有三泉庵、观音堂、伏魔殿等历史文化景观,素有“平阴桃花源”的美誉,明代中期,贤子峪发展到鼎盛时期。

  张吉才就是张宗旭的子孙,所以说起函山书院,他觉得挺自豪。

  1980年,张吉才带着村民从古村落搬了出来,原因是在山上生活太不方便,生活物资都要靠肩扛人抬。交通不方便,村里的年轻小伙子都说不上媳妇。那时候的张吉才是村里的会计,为了新村子,他们从1978年就开始跑手续。

  新村子的房子延续了古村落老房子的构造,还是青石块,院墙也是石头。40年过去,如今的新村子也不新了,年轻人多数搬到了县城,新村子也只有70多口人常住。

  从古村落到新村子,再到城市。

  古村落村子和新村子都已经成了故乡。

  有个从贤子峪走出来的村民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帖子,其中一段这么写:“如今,从我们贤子峪考学走出的张树霞,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冲在最前列。从贤子峪考学走出的还有很多,有在农业部门工作的,有从事教育工作的,有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博士,有考入公务员队伍的,有成功的企业家……”

  “我们的愿望”

  村子得到保护与开发

  2013年,有个剧组进驻到古村落里拍抗日战争剧。现在的墙头上还有当时拍摄时留下的人物画。

  谷秀芬说,那次拍摄不仅没有给村子带来效益,很多老房子的屋顶还被拆了,“说是因为光线不好,破坏了老房子。”

  2015年5月,贤子峪被列为山东省“乡村记忆”工程文化遗产,自此没人再敢动村子的一砖一瓦。村子将要被开发的消息每年都会传一遍,张吉才说:“我们绝对不会接受拆了重建,如果没了这些老房子,就不是古村了!” 贤子峪村很多走出去的人,也希望村子是在被保护的基础上,再开发。

济南平阴藏着一个明代古村落,现在就剩一家人独守 一座山,一眼泉,一家人

  张吉才的老家在贤子峪村的函山书院。

  谷秀芬家下方就有一眼泉,每到雨季来临,开泉之后,泉水就沿着石头层层涌下来,“太美了,就是电视里演的那种。”张吉才家的书院也是满满的故事,68岁的他仍记得奶奶晒书的情景,“一棵老皂角树,一丛丛丁香,一排排蔷薇,花一开,香气扑鼻”。

  今年4月23日,贤子峪村所在的榆山街道发布了一条消息“总投资3.8亿的文旅综合体项目落地贤子峪古村落”。该文旅综合体项目总投资3.8亿元,其中一期投资1亿元。项目以“山清水秀、林籁泉韵、田园古村”作为旅游主题,将依托贤子峪古村落,把东蛮子村建设成为集民俗体验、康体养生、文化交流、旅游度假于一体的特色旅游聚集区。

  采访中,谷秀芬家的四只狗叫了起来,“有人吗?”外面传来呼喊声,这是又一波前来游玩的游客。五一假期,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村里玩,有些人还会买走一些谷秀芬家散养鸡下的鸡蛋。

  “村子不大,十五分钟就能逛一圈,要想吸引更多的人,得有互动,得有体验感。”

  “其实,周边这些山和田地也可以再开发。”记者出村的时候,碰到两位游客,听到了他们的这样一段对话。

  (新时报记者谢苗苗 刘玉乐) 

原标题:济南平阴藏着一个明代古村落,现在就剩一家人独守 一座山,一眼泉,一家人

值班主任:高原

    新闻精选

“五一”假期为民服务14.19万件 社会保险政策、疫情防控、市容环境等受关注

舜网-济南日报

2020-05-06

登山+古村+美食+酒店,多个体验点抱团深度游

舜网-济南时报

2020-05-05

太硬核了!解密“好客山东”五一旅游“揽客”举措

人民网

2020-05-05

@货车司机 山东这119条公路货车收费标准公布了

2020-05-05

全国文旅业逐渐复苏 小长假补偿性消费效果初显现

央视网

2020-05-06

成交量升高!“暂停键”重启,五一全国楼市回暖

央视网

2020-05-06

90后“包租婆”火爆网络:世上没那么多暴富神话

人民网

2020-05-06

湖北:新冠核酸、抗体检测项目临时纳入医保支付

新华网

2020-05-06

李易峰迎33岁生日开直播分享近况 夸虞书欣可爱破次元壁

环球网

2020-05-06

相信未来义演:邓紫棋弹唱新的心跳 陈伟霆把猫唱睡着了 王菲常石磊合唱《人间》

北晚新视觉

2020-05-05

小心睡眠障碍 长期“宅”家的你睡得还好吗?

新华网

2020-04-30

做好情绪管理!街头痛哭"情绪崩溃"该如何解

央广网

2020-04-30

优秀!8岁女孩被大妈选为广场舞领舞是怎么回事?终于真相了原来是这样!

海峡网

2020-05-05

这个夏天不无聊!今日立夏:北方经历“体验版”夏天 南方雨水“不断线”

中国天气网

2020-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