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乐队的夏天”,嗨起来了

2020-06-06 07:41:52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新时报记者梅寒 薛冬 摄影:新时报首席记者王锋

责任编辑:高原

济南“乐队的夏天”,嗨起来了

  鲁怀德在泉城路上有固定的演唱地点,粉丝们带着灯牌以表支持。 新时报首席记者王锋 摄

  几曲弹唱结束,连传洋上衣背后湿透了,他没有喊停,趁赵彬跟观众互动的间隙,他喝了几口水。他脑海中回想了无数次真正坐在路边唱歌的画面,但这次的感受格外不同:“没想到突然有种陌生感”,他对着麦克风,跟坐在台阶上挥舞着手电筒的粉丝们说。

  6月3日晚,连音社准时在泉城路开唱,这是疫情发生后他们的首次演出,无论对他们还是对观众,一切都久违了。

  与连音社“同街竞技”的,还有鲁怀德、风组合等济南年轻歌迷耳熟能详的街头歌手。济南“乐队的夏天”,嗨起来了。

  希望持证上岗一直在济南陪伴大家

  6月3日晚,连传洋和赵彬终于又走上了街头,唱起了那首让路人纷纷驻足的《晴天》。自2015年5月8日第一次在街头演唱,5年间,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长时间的沉寂。

  时间倒退至2018年,常年在宽厚里大石头旁唱歌的连传洋和赵彬仿佛一夜之间火了。那时,连音社是宽厚里的代名词,全国各地的粉丝纷纷跑来这里打卡,他们不出来唱歌时,粉丝甚至会跟那块大石头合影,以证自己曾来过。最夸张的时候,粉丝为了看清他们,爬满了周围的屋顶……连音社火了,连传洋和赵彬的名字,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因为疫情,自2020年1月19日以后,连传洋和赵彬再没线下演出过,他们跟粉丝的互动也转移到了线上,除了偶尔的直播,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创作上,接连创作并上线了3首原创歌曲。连传洋说,走上街头歌唱,是源于他们对街头唱歌的喜爱;但是拥有原创歌曲,则是他们对音乐更深一步的追求。

  从不被接受,到现在拥有了固定的粉丝群,连音社用了5年。但是连传洋依然有些顾虑:“围观的粉丝太多的话,担心大家不安全。”除此之外,他还希望自己能拥有一本“艺人证”,自己能持证上岗。对于现在能合规走上街头,他也打心底里开心,“希望我们能一直在济南这座有血有肉的城市里陪伴大家。”

  薄荷音乐是济南本土的MCN机构,负责人韩轩告诉记者,公司以合作的形式与济南40多位街头艺人有联系,到目前为止,他们中有一部分有本职工作,否则无法靠唱歌养活自己。“之前很多优秀的街头艺人都去了西安、成都等地,这次济南街头艺人的合法化,相信会让更多人回到家乡。”

  演出挣的钱他都砸在了“充电”上

  音乐和街头对23岁的鲁怀德来说,是一种信仰。但对于走上街头,他最初经历了家人的反对,父亲甚至不愿跟他讲话。很长一段时间,这都是卡在他跟父亲之间的问题。而鲁怀德的父亲不支持他的理由也很简单:“指望唱歌养家是不可能的。”做工程的父亲希望他能“做点正事”。但现在,父亲的态度已然变了,他觉得儿子鲁怀德唱歌不是他眼中的“玩玩”,儿子的努力,父亲看在眼里。母亲虽然没到过现场,但却会守在屏幕前,看直播给儿子打气。

  无论春夏秋冬,只要时间允许,鲁怀德都会走上街头,泉城路、老商埠都是他的根据地,他有了固定的粉丝。提起粉丝,鲁怀德满是感恩和感动:他每次出街唱歌,有十几个粉丝次次都不会落下,她们会提前赶到,帮他摆好音响支好话筒。对于他来说,粉丝们是朋友,也是动力。

  疫情期间,鲁怀德说自己“实在是憋坏了,太难受了”。他趁着这段时间写了一首歌词,歌词俱备,只差谱曲了。现在的鲁怀德,除了街头唱歌外,每月都会去北京找专业的老师学习音乐方面的知识,演出挣得钱也都砸在了学习上,他说值得,“我本身不是学音乐出身,只有不停学习,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才能让那些喜欢我的人不失望。”可能有更高的舞台但我不想企及

  同样是在3日晚、泉城路的空地上,风组合的队长张稳修调好琴架,他清了清嗓子,弹唱了一首《外面的世界》。5月底,张稳修开始试着在济南的街头路演,唱歌这么多年,街头始终是他梦想中的舞台。成为“正规军”演出的第一晚,他显得底气十足。

  1999年,不满20岁的张稳修从菏泽老家坐火车来到济南,身上带的唯一值钱的物件就是把吉他。来济南,他是为了逐梦,那时他在电视里偶然看到了一段MTV:身旁是两排树,树叶纷飞,齐秦背着吉他往前走……“那幅画面触动了我,就想变成齐秦那样,向往自由的生活。”

  第一次在街头唱歌,是在韩国城的地下通道,去了好几次都没胆儿,最后用口袋里仅剩的几块钱买了一瓶白酒壮胆,才唱开了。之后,张稳修在卫巷的一个理发店,跟一位师傅学了一年理发手艺,又回到街上唱歌。这几年,他依然过着“斜杠青年”的生活,白天是手拿剪刀的“Tony老师”,晚上跟乐队的搭档们出来唱歌,“声音不要太大,不超过10点。”他说,不扰民是前提。

  “精神收获多过物质收入。”这是张稳修街头演出的最大感受。“可能有更高的舞台,但我不想企及,我的舞台,是街头,是天幕下。”

  歌手“科长”跟张稳修一样,有本职工作,却依旧磨灭不了对街头演唱的热爱。2014年,他大学毕业来到济南,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跟搭档老于结识,搭伙唱歌。

  “科长”说,现在回想起来,2015年的那个夏天,是自己唱得最舒服的一年。他记得山师校园里有个网球场,也是他们的“根据地”,那时候没有微信,他们就在街上摆个琴盒子,听的人多了,一晚上能有个千把块的收入,“收摊以后,我就跟老于找个没人的地方猫起来数钱,那是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回忆起那段时光,“科长”眼里依然闪烁着光芒。

  “科长”说,老于和自己的相识,很有戏剧性。那时候的他们,都是穷小子,抱着一把便宜吉他,用着几百块的音响,有时候唱着唱着,音响还会没声了,“老于老忘了充电。”“科长”回忆说,那时候没钱,音响都是收的二手的。“现在有钱了,买得起好的音响了,但是却再也没有以前的感觉了。”那组音响,现在还摆放在“科长”家里,他只是不时用抹布,拂去落满的灰尘。

  第一次街头唱歌粉丝群多了100多人

  6月3日是歌手赞赞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街头演出”,也是跟济南市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他留着清爽平头、面容清秀,跟搭档合作一首粤语歌《好心分手》,唱着歌中女声卢巧音的部分,一开口就与众不同。“天呐,这么好听的女声,他原来是个男孩……”闻声而来的小林跟身边的闺蜜讨论,“是呀,声音好好听!”

  晚上10点,按规定演出该结束了,还有一些粉丝久久不愿离去。当晚,赞赞的粉丝群就多了100多个粉丝,还引发了视频平台的关注。

  赞赞今年22岁,出生于山东泰安,当同龄的男孩子都进入变声期,他声音却依然像小女生那样“尖尖细细”的。这份独特让赞赞面对了不少“偏见”和“误解”。初中时,赞赞偶然在电台听到一首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他开始学着哼唱,到今天,他唱邓丽君的歌更有味道了。

  赞赞非常享受在街头唱歌的过程:“脚踩在大地上,跟这么多粉丝现场互动,让我觉得特别惊喜。”面对新时报记者的提问,赞赞恳切地说,他的梦想是走向更大的舞台,而这段街头演出的经历,能帮助他更快地成长。

  “我的快乐回来了。”连续两晚去泉城路听连音社现场的“嘟嘟”在朋友圈激动地发文,她是民谣音乐的爱好者,也对街头表演狂热,今年的夏天对她来说格外不同,“听了耳朵会怀孕”,她毫不吝惜对赞赞绝美声线的赞美……去年,她在iPad10.5寸的屏幕上追完了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心中躁动不已,今年夏天,她不再被屏幕所框,在360°无死角的街头,看久违的“乐队的夏天”,她可以跳着唱着,尽情享受了。

济南“乐队的夏天”,嗨起来了

  扫码观看演唱视频 

原标题:济南“乐队的夏天”,嗨起来了

值班主任:高原

    新闻精选

济南“乐队的夏天”,嗨起来了

舜网-济南时报

2020-06-06

6月起,这些新规将影响你的生活

舜网-济南日报

2020-06-05

2020年山东省公务员招录笔试公告

海报新闻

2020-06-05

3年投放贷款不低于4000亿元 山东引金融活水注入乡村振兴

舜网-济南日报

2020-06-05

珠峰“新身高”是多少?别着急,他们正在算

新华网

2020-06-05

我国将建立贫困人口住房安全动态监测机制

新华网

2020-06-05

杭州新郎结婚后懵了!3000块租来婚车中途熄火,要赔26万?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这样!

北晚新视觉

2020-06-05

地摊火了,新手阿姨卖烤冷面,手忙脚乱急坏网友:阿姨能让我自己做吗?

北晚新视觉

2020-06-05

自立门户!《青你2》人气选手乃万成立个人工作室:请多关照

凤凰网

2020-06-05

继父亲身份被曝光之后,网曝仝卓母亲疑是坐拥千万资产煤老板,因债务问题成老赖

凤凰网

2020-06-05

爱发日:勤梳头吃黑芝麻 这些护发绝招管用么

央视网

2020-05-29

炎热夏季 如何享受空调的清爽又避免"空调病"

央广网

2020-05-29

神奇!一游客在重庆回锅肉里吃到青椒竟报警,警察很无奈

上海热线

2020-06-02

王一博晒童年照,“酷盖”小时候也是萌萌哒

上海热线

2020-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