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2022-01-17 07:16:37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柴颖颖

责任编辑:卢卫美

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45位济南战役“无名烈士”找到亲人

  烟台威海青岛三地,7个区县,10个村子,4000多公里……这是1月11日以来,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第四次为无名烈士寻亲留下的足迹。

  青山埋忠骨,碧血染长缨。当年济南战役战事匆忙,许多牺牲的烈士就地掩埋,历史的变迁让许多有名烈士变成了无名烈士。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让英雄回家,让无名烈士变“有名”,这是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义不容辞的使命和责任。

  从2021年1月28日,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启动为无名烈士寻亲工作以来,新黄河记者一路见证。这一次,76岁的女儿终于找到了烈士父亲;已经长眠的老人,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儿子;74年,苦等一生的老人有了日夜牵挂的他的消息……这一路,有许多个瞬间,都令人泪目。

  即使阴阳两隔,但总算有了亲人的消息。长眠在地下的烈士,从此不再无名、孤单。

  为了告慰烈士英灵,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利用公安部门的新型DNA技术手段,通过无名烈士的DNA鉴定比对,为济南战役无名烈士寻亲。这种做法,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首次。

  在退役军人事务部、山东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的大力支持下,2021年1月28日,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启动了无名烈士DNA样本提取工作,首批完成济南革命烈士陵园无名烈士DNA样本提取,当年6月10日又完成西徐马烈士陵园46位无名烈士DNA提取,总计提取了685份无名烈士的DNA样本。

  用DNA技术让无名烈士变“有名”。一句话看起来简单,但却让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和济南革命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跑断了腿”。提取烈士遗骸、送到公安部门检测、查阅信息资料、想方设法联系烈士的亲人……这都不是容易的事。

  “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为45名无名烈士找到了亲人。”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一级调研员李晓文多次带队外出参与寻亲工作。他说,这是一项“抢救式”的工作,必须要利用一切信息和线索,尽可能地为更多的烈士找到亲人。

  慰忠魂,千古照丹心。从前,关于无名烈士的影像是模糊不清的,有的烈士留给后人的只有几块遗骸,我们无法知道遗骸的主人,烈士的名字、家乡、亲人更是无从知晓。这样的一次寻找,让无名烈士变“有名”,让他们的英魂从此不再孤独地长眠英雄山。

  你们的名字,我们的寻找。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韩延才表示,可以想象到,为无名烈士寻亲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也许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但我们不能忘记为解放济南而牺牲的英烈们,无论有多难,有意义的事就值得去做,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将争取为更多的无名烈士找到亲人,让烈士英灵安息!

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济南战役革命烈士孙学通遗孀张淑卿

  74年!他战死沙场,她苦等一生

  烈士信息:孙学通,男,1929年7月出生,烟台市海阳市朱吴镇上孙家村人。1947年7月参加革命,当时为华野9纵供给部警卫连战士。1948年8月失踪,1958年8月被追认为烈士。

  时间倒回1947年农历的六月初五,那一天,下着滂沱大雨。在当时的海阳县朱吴公社孙家村,18岁的孙学通新婚刚刚九个月,就在这一天去参军了。这一去,他就再也没回来。

  而他的新婚妻子张淑卿,一等就是74年。

  从红颜到白发,如今已是94岁高龄的老人,喃喃地回忆起刻在她脑海里的那一天:“那天的雨下得特别大,我俩是1946年九月初四结的婚,他是1947年六月初五走的,这一走,我就再也没见到他……”

  参军后,孙学通烈士曾给家里来过两封信,他在信里告诉张淑卿,自己在九纵供给部警卫连,他们马上就要解放济南了。张淑卿看到信很激动,按照信上的地址赶紧回了一封,可是这封信却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了回音。直到孙学通牺牲后被追认为烈士,张淑卿才有了他的消息。

  望着老人饱经沧桑的面容,我们已不敢去想她当时是怎样的苦苦守望。谁也不愿意再去揭开老人心底的伤,探听老人经历了怎样的苦。

  海阳市朱吴镇退役军人服务站主任任立全说,孙学通烈士牺牲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葬在哪,现在通过DNA技术,终于有了烈士的消息。这些年张淑卿老人在村子里生活,早年出力挣工分养活自己,还有亲妹妹和烈士的侄子相互照顾,再加上政府的补贴,日子就这样过着。后来老人年龄大了,为了方便照顾,就去了养老院。

  孙学通烈士的侄子孙乐德说,这些年大娘过得不容易,逢年过节我们去陪陪她,给她包顿饺子,平时她就一个人,她在物质生活上没什么为难,但我们都能感觉到,她很孤独啊!

  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给老人带来了慰问金,可是老人坚决不要。她说,“我年纪大了,花不着钱,把这些钱捐给最需要的人吧。”

  这些年,张淑卿老人一直忘不了自己的丈夫,尸骨没有找到,仅凭一张烈士证书,她不愿意相信丈夫已经成了烈士。

  如果这次带来的不是孙学通烈士的确切消息,老人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说实话,听到他这个消息我不高兴,我想让他回来找我……”

  “奶奶,如果您的丈夫还活着,还能与您相见,您最想对他说的话是什么?”

  “我要是能看见他的真人,我就掐他两下,我要问问他,为什么叫我一个人在家里受这么多罪,可他对我真挺好啊,如果还能见到他,我不怪他……”

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济南战役革命烈士王振德“继子”王金生 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柴颖颖 摄

  70多年了,终于把二叔找到了

  烈士信息:王振德,男,招远市齐山镇岭上王家村人,1926年5月出生,1946年5月入伍,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牺牲,生前系华野十三纵三十八师一一四团三营七连副连长。

  群山静默,清冽的风吹过招远市齐山镇岭上王家村冬日里的麦田。麦田旁边,是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王振德和他母亲的坟墓。

  母亲在坟墓中长眠,但身旁儿子的坟中,埋着的却只是一块刻着名字的石砖。

  1月11日,王振德烈士的“继子”——已经是72岁高龄的老人王金生在坟墓前哽咽着,“奶奶,我找到他了,他就在济南,你放心了,再也不用挂着了,七十多年了,这回找着了,把你儿给你找回来了……”

  七旬老人的哭声揪疼了在场每个人的心,一瞬间,在场的人都忍不住泪眼模糊。

  “我是过继给二叔的,二叔牺牲时无儿无女,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就要从兄弟的孩子中选一个男孩过继给二叔,保证这一脉不断。”老人说,尽管自己是过继给二叔的孩子,也不记得二叔的模样,但是想起奶奶,想起牺牲的二叔,还是忍不住心里难受。

  老人说,爷爷为了保护八路军,被日本鬼子折磨致死。二叔怀着报仇的心思去当了兵,当时已经是解放战争了,二叔去当兵后的两年,传来消息说打济南时牺牲了,也埋在了那里。

  “我们去济南找过,只找到了大石碑上刻着他的名字,却没有找到他的墓碑。”老人说,当时看到二叔的名字,都忍不住落泪了,可是找不到墓碑,大家就回来了,给二叔做了个“假坟”,让他和奶奶的墓地挨在一起,清明的时候和奶奶说说话,也和二叔说说话。

  “多亏是国家给操这份心,找到了,咱也安心了。”老人说,每年去上坟时,也都会告诉二叔,“现在日子越来越好过了,你要是能活到现在那该多好啊!”

  在招远,有很多烈士尚未有子女就牺牲在了战场。有的一家五英烈,父亲带着儿子、侄子全都牺牲在了战场。招远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优抚科科长路俊波说,当时接到济南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打来的电话,听到这个情况后,当地立即联系了烈士的家属,大家都非常激动,这么多年了,家属终于有了亲人的消息,心愿也终于实现了。

  1948年牺牲,当时王振德“无名”地埋葬在了英雄山,无人知道他的名字,他的亲人更无从寻找。如今,利用DNA技术,“无名烈士”王振德找到了亲人,已经过世的老人九泉下有知,也会欣慰儿子埋在了英雄山,会受到社会敬仰,而不是再用一块刻着名字的石砖寄托着亲人的挂念。

  王金生老人说,今年清明节他要去济南,亲眼看看二叔,也是他的父亲的墓碑。他要带上一捧家乡的土,和父亲永远地葬在一起。

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济南革命烈士陵园为烈士敬献鲜花 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柴颖颖 摄

  尘封64年的烈士图里他的名字不再只是记号

  烈士信息:王克玉,男,1925年9月出生,籍贯为烟台牟平区刘家夼公社陈家沟村(现水道镇),1945年4月参加革命,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生前为华野13纵37师110团战士。

  雪后的烟台牟平陈家沟村,为无名烈士寻亲队伍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在简易的村委会办公室,60岁的王克海展示了村里一张保存了64年的烈士英名图。

  图中手写记录的10位烈士中,有两位烈士都出自王克海的家中,其中一位就是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王克玉。

  “王克玉是我叔伯哥哥,他是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王瑞祥是我亲叔,他是在淮海战役牺牲的。”说起记忆中的这些往事,王克海的情绪已经没有太大的波动,也许在他的认知中,为国牺牲本来就是义不容辞的事。

  关于王克玉烈士的信息,王克海和村里的老人已经记不起太多。但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年轻人,当年走出了村庄,为了解放济南城,献出自己年轻的宝贵的生命。

  在济南战役纪念馆编制的《济南战役》这本书中记载:1948年九月十六日夜里12时,济南战役正式打响。九月十八日,13纵队奉命进入战斗,行进速度很快。二十三日晚,济南战役进入决战时刻,纵队把主攻任务交给了37师,这就是王克玉烈士所在的部队。

  当晚6时开始,炮声隆隆,烟雾笼罩,爆破登城连续进行,突破口上战士们与敌人拼命争夺,而当部队终于突破成功攻入内城时,敌机疯狂轰炸。也许,王克玉就是在当时的枪林弹雨中,永远地倒下,再也没有醒来。

  王克玉牺牲后,传到家乡的只是他已经成为烈士的消息,只知道他牺牲在了济南,却没有他的墓碑,他成了无名烈士。如今,通过DNA技术鉴定,无名烈士不再无名地长眠。

  从此,他的名字,不再仅仅尘封在家乡村庄的烈士英名图中。英雄山上,将为他立起一方墓碑,让更多人缅怀。

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76岁的女儿,终于找到了父亲

  烈士信息:张兆庆,男,招远市蚕庄镇彦后村人,1921年5月出生,1947年2月入伍,1947年入党,1948年9月在济南战役牺牲,生前系华野十三纵三十七师一〇九团一营一连排长。

  “第一次有了父亲的消息时,我哭了好几天,睡不着觉,这么多年了,我没想到还能找到父亲!”1月11日,在招远市蚕庄镇彦后村,午后的阳光照在76岁的老人张辉兰家的农家小院里,见到为无名烈士寻亲的队伍,老人忍不住又落泪了。

  3岁起,父亲张兆庆就和张辉兰分离去当兵了,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父亲,手里只有一张复印的黑白烈士证件,是这些年来她想念父亲时的唯一信物。

  冬日的阳光下,已经是满脸皱纹的老人回忆起父亲,“知道父亲牺牲的消息后,奶奶受到刺激,当时精神就变得有些不正常了,经常哭。”老人说,随着自己慢慢长大,母亲改嫁,自己跟着母亲来到了新家,可是她忘不了奶奶,忘不了父亲。

  关于父亲点点滴滴的消息,都是张辉兰的叔叔告诉她的。她的叔叔和父亲一起上过战场,叔叔当时在通讯班,父亲在炮兵班,“叔叔说,当时他和父亲一起行军打仗,有一次一场激烈的战斗后,一个班只有3个人活下来,父亲就是幸存者。”

  老人说,叔叔还告诉她,当时他们在济南战役的行军途中,有一次休整时遇到了,父亲非要把自己的一块怀表送给叔叔,但叔叔死活不要,俩人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说“我也不一定能活下来,你留着吧!”没想到这是兄弟俩的最后一次对话。在行军途中,他们遇到了袭击,一枚炮弹袭来,父亲和不少战友就这样牺牲了,尸骨就这样埋在了济南。

  这些年想父亲吗?听到这句话,老人哽咽了,“我想过找到父亲,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找,这些年我也一直有个心愿,让孩子带着我去济南找找我的父亲。有一次,我的姊妹去济南旅游,她告诉我看到英雄山的烈士名单里有父亲的名字,可是却没有找到墓碑。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也老了,更难出去找父亲了。”

  前段时间,张辉兰接到了从济南打来的电话,说她的父亲找到了!“接到电话,心里就有了心事,忘不了父亲,这两天总是睡不着,我想到父亲就哭。我一辈子也没见到父亲,一辈子也没得到父爱,现在找到父亲了,大家都来关心我,政府没有忘了我,孩子也都很孝顺,我知足、感动。”说到这里,老人眼眶又红了。招远市蚕庄镇退役军人服务站站长王靖杰说,“老人在古稀之年找到父亲,我们也觉得感动、欣慰。”

  血浓于水。老人一直珍藏着父亲的烈士证书复印件,抚摸着这张黑白的证件,仿佛时间可以回到过去。

  老人说,今年清明节,她想去看看父亲,这是一个女儿盼了70多年的心愿。

  这场团聚也许有些迟到,但还好,一切都不算太迟。

  扫码查看新黄河全程见证

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原标题:你们的名字 我们的寻找

值班主任:李欢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