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冠联赛看日韩足球:派系林立,财阀与派系掌控的“鱿鱼游戏”

2022-04-25 07:03:16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侯超

责任编辑:高原

  2022亚冠联赛小组赛激战正酣,与此前几个赛季相比,东南亚联赛球队渐成崛起之势,但东亚足球的重心仍然集中在日韩球队上。2020赛季,5支日韩球队进入东亚区8强,2021赛季,这一数字更是增长为7支。作为与中国足球同时期开展职业化改革的联赛,当下的中超处在“金元足球”泡沫破裂后的漫长转换期,近邻们则仍在以既定的轨道良性运转,而在背后支撑他们固有体制的,既有光鲜的高效管理,也有阳光无法照射的角落。

  蔚山现代、全北现代、浦和红钻、神户胜利船……从某种角度看,两大联赛的参赛球队正凸显了绿茵背后的权力纠葛。正如韩剧《鱿鱼游戏》中普通人的命运被神秘富豪所掌控,亚洲足球的顶级赛场上的背后,财阀、派系是绿茵背后的博弈者,由他们掌控的足球“鱿鱼游戏”也在同步上演。

  家族博弈,“现代”的K联赛

  2001年3月21日,86岁的郑周永在汉城(今首尔)一家医院病逝。这位现代集团的创始人被称作“在韩国现代史的每个重要关头都留下足迹的时代巨人”。踩着这位巨人的肩膀,郑氏家族的“继承者们”也编织出了属于自己的天下。

  从职业足球联赛在韩国兴起开始,韩国足球便打上了鲜明的“现代烙印”。

  参加本赛季亚冠联赛的全北现代与蔚山现代是K联赛中的老牌豪门,在它们走过的漫长历史中,郑周永后人的身影随处可见。

  1983年,现代重工集团创立蔚山现代的前身现代老虎足球俱乐部,彼时,韩国足球联赛(K联赛)还被称为“大韩民国超级联赛”,在职业化改革之前,现代集团便已经开始涉足足球领域。郑周永的第六子郑梦准于1982年进入现代重工集团。1993年,郑梦准当选为韩国足协主席,试图在绿茵之上铺就一条通往政坛之路。

  为韩国拿下2002年世界杯主办权是郑梦准当选后的“得意之作”。彼时,日本为争取世界杯主办权已准备许久,并且获得了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支持。但郑梦准凭借过硬的手腕与充裕的资源在各国间成功斡旋,1994年,他击败日本足协主席村田忠男当选为国际足联副主席,两年之后的夏天,韩国与日本足协代表携手,韩日共同举办世界杯的提案被国际足联全票通过。

  日本媒体在检讨日本独自举办世界杯失败的原因时认为,郑梦准是一个像基辛格那样的外交家和政治家,日本的失败就在于没有这样的人物。但这样一位游走于规则与底线之间的能人,最终也未到达计划中的目的地。

  韩日世界杯后,郑梦准竞选韩国总统失利。随着这届世界杯上的黑哨丑闻被不断披露,韩国足协遭受到了诸多抨击。2015年,因为在2018和2022世界杯申办中的不诚信行为,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宣布对郑梦准处以6年禁止从事任何足球活动的处罚。此后,郑梦准申诉成功,处罚减轻,但其竞选国际足联主席的计划终究宣告破灭。

  与蔚山现代相同,亚洲足坛“绿巨人”全北现代同样被郑氏家族掌控。

  郑梦九是郑周永的次子。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担任现代汽车CEO的他便以企业的名字资助各级球队。1993年1月,全北现代的前身完山足球俱乐部成立。1994年12月,现代汽车正式入主,使这支遭遇财务危机的球队逐渐走向正轨。

  财阀眼中的世界不止于绿茵之上,在忙于争权夺利之时,旗下的球队更像是一杯偶尔刺激一下味蕾的可乐。改头换面的全北现代在此后10余年中并未因金主的到来“飞上枝头”,直到2005年崔康熙执教后才实现了蜕变。

  虽然同为“现代系”,但由于掌控者之间的纠葛与纷争,这两家球队素来水火不容,而有一个人却成功在两地刻下了自己的名字,他就是现任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

  郑梦奎的父亲郑氏永是郑周永的弟弟,1994年,郑梦奎入主蔚山现代。此后,他担任现代汽车集团会长,并成为全北现代发展的重要人物。

  2000年,郑梦奎来到釜山,担任釜山偶像俱乐部总经理。13年后,在韩国足协主席选举中,郑梦奎以15比9击败韩国广告界巨头许圣杓,当选韩国足协新掌门人,他也继续维持着韩国足球身上的“现代”标签。上任后的郑梦奎对联赛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在韩国足球近十年的高速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除了“现代系”外,韩国足坛中仍有诸多财团的身影,水原三星为三星集团所有,首尔FC则由GS集团控制,在他们的对面,大邱FC、仁川联等则是市民球队的代表。豪门与寒门共生,既是韩国足坛的生态环境,也是韩国社会的缩影。

  派系林立,中性名背后的J联赛

  如果说K联赛是财阀与市民博弈的竞技游戏,日本J联赛则是企业之间的明争暗斗。虽然一水儿的中性名符合了足球的“公益属性”,但是,在默契球等现象层出不穷之时,J联赛球队间暧昧微妙的关系便体现得淋漓极致。

  有别于曾经被房地产企业“把控”的中超,J联赛的“市场主体”相当丰富。

  汽车工业的高度发展也使得职业足球受益,浦和红钻的前身为三菱重工足球队,横滨水手的前身则是日产汽车足球部,广岛三箭、名古屋鲸鱼等球队也与马自达、丰田等世界知名车企有着密切关系。

  能源系是J联赛中的又一大门派,东京FC背后是资金实力雄厚的东京燃气公司。大阪钢巴则获得了大阪燃气等企业的注资。东京燃气和大阪燃气分管东京和大阪两地市场,彼此和谐发展,因此能源系之间球队的对话颇为暧昧。

  除了浦和红钻与横滨水手,亮相亚冠赛场的其他两支J联赛球队中也有着不同的属性。上赛季J联赛冠军川崎前锋赞助商为世界领先通信技术企业富士通。新晋“土豪”神户胜利船则拥有川崎重工这样的强力赞助商,虽然近年来接连引进伊涅斯塔等世界级球星,但他们的付出也取得了双重回报,除了战绩上的提升外,目前的神户胜利船也是J联赛中盈利能力较高的球队之一。

  此外,同K联赛一样,J联赛中也隐现着财团的身影。浦和红钻、名古屋鲸鱼、东京FC被纳入“三菱派”。柏太阳神、横滨水手等则属于“安田系”。

  派系林立的权力格局使得绿茵之上的比赛更加风诡云谲,同时,球员、教练间也有着不同的门派。现任日本国家队主帅的森保一球员时期曾效力于广岛三箭,他是目前“广岛系”的代表人物。日本的足球派系主要以地域为核心,不同地域成长的球员先天就被有所区别,同一派系的球员与教练间合作会更加紧密。

  现代足球,远不是绿茵之上的单纯竞技,而是融合了经济、文化、权利等诸多复合因素的体育产品。韩日两国的足球发展有着各自不同的社会背景,但至少,他们在赛场上走出了一条成功之路,对此,中国足球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原标题:从亚冠联赛看日韩足球:派系林立,财阀与派系掌控的“鱿鱼游戏”

值班主任:高原

    新闻精选

推门见绿 开门见景 济南“公园城市”建设将提速

舜网-济南日报

2022-04-24

【深入基层一线 直击全民战疫】当婚礼遇上疫情,她选择坚守“疫”线

舜网-济南日报

2022-04-24

五一不放假高校增加!山东这两所学校端午也不放假,暑假时间提前公布

爱济南新闻客户端

2022-04-24

今日6时起,烟台招远市全域严格管控管理,临时交通管制

烟台日报

2022-04-24

在同一家公司工作84年 巴西百岁老人创世界纪录

舜网-济南日报

2022-04-23

动态清零和零感染的区别是什么?——疫情热点回应来了

舜网-济南日报

2022-04-23

遇冷!五一档将至 5部影片先后宣布“撤档”

武汉晚报

2022-04-25

女子发朋友圈“羡慕按时发工资”被开除,最新进展来了

环球网

2022-04-24

CBA季后赛开打以来3位主教练确定离任:换帅潮拉开序幕 备选主帅并不多

舜网-济南时报

2022-04-25

CBA总决赛几无悬念 FMVP之争却起波澜

舜网-济南时报

2022-04-24

警惕!过度输液可加重肝脏负担 关于输液的误区

北京晚报

2022-04-22

如何应对新冠病毒变异株 防控方面应注意哪些

新华网

2022-04-22

楼市松绑传导至省会城市 更多二线城市或跟进

央广网

2022-04-13

多家房企去年物业板块营收增速超地产开发主业

中国证券报

2022-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