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新作《运河风流》热播 高满堂联手张新建讲好“山东故事”

2022-05-07 07:46:43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任晓斐

责任编辑:颜甲

山影新作《运河风流》热播 高满堂联手张新建讲好“山东故事”

  4月28日,京杭大运河百年来首次全线通水。第二天,首部全景式展现齐鲁运河故事的电视剧《运河风流》登陆北京卫视,在五一小长假收获了高热度、高口碑。

  该剧由高满堂担任总编剧,历时5年潜心创作,张新建担任总导演,巩峥、宋佳伦、李乃文、王媛可、萨日娜、刘威等实力派担任主演。故事取材自真实历史人物,以“济宁三杰”和他们所代表的三大家族为串联,从民国开始讲述了近30年间的风云际会、历史变迁,将大历史寓于小人物,在爱情、亲情、友情中展现运河沿岸的齐鲁儿女真实的生活状态与宗族结构,延伸出源远流长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刻入骨髓的爱国情怀。

  继《闯关东》《老农民》等经典鲁剧火爆荧屏后,山影再次以大运河为切口,为大家带来一个关于家风家训的山东故事。

  齐鲁儿女与运河文化

  中国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里程最长、规模最大的古代运河,2500多年来,传唱着中华民族浩荡奔腾的历史壮歌,滋养着华夏大地生生不息的文明基因。而在大运河山东段,南邻微山、东辖曲阜的济宁是山东段沿岸最大的港城,自古以来政要商贾云集,曾是明清时期管理大运河事务的河道总督衙门所在地,被称为“运河之都”。

  高满堂是山东人最熟悉的编剧,曾经创作了《闯关东》《知青》《青岛往事》《老农民》等经典鲁剧。在他的笔下,齐鲁儿女与运河文化将交织出怎样的故事?观众抱有极高的期待和热情。总导演张新建更是鲁剧代言人,曾在《闯关东》《知青》等剧中与高满堂多次合作。此次《运河风流》的主创团队都来自《闯关东》原班人马,金牌编剧与金牌导演强强联合之下,让《运河风流》在同期播出的电视剧中自带高光。

  《运河风流》从民国初期黄、宋两家族长争祭河神庙事件讲起,在德州任知县的黄子荣因不满官匪互通,一气之下辞官回家,而父亲黄四海在与宋家争夺狮子头的过程中意外离世。济宁城虽小,却也有它的江湖。黄家、宋家、杨家、侯家、裘家,官家、商家、文家、匪家、兵家、船家,大大小小的人物轮番亮相,各有各的主意,矛盾接踵而来。擅长写群像的高满堂写就了一个运河江湖,“济宁三杰”所对应的分别是清官黄子荣、义商宋鲁生以及文人杨春早,这三人代表的是千百年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官场文化、商业文化、学者文化。

  黄子荣秉承“正气传承”为家训,正气凛然、清正廉洁。黄子荣辞官回家路上被土匪劫持,搜遍行李却只找到连土匪都看不上眼的一点银两,为保护妻子的秘密,黄子荣只能把最贵重的马送给女匪一片云。后来他当上知事,各家为争抢修筑运河,争着给他送银票,他依然分文不取,是一位心怀天下的清官。

  宋鲁生是一位典型的“鲁商”,智慧通达、恪守诚信、货真价实;“信义天下”既是宋家的家训,也是他做生意的原则和底线。少年在外游学的经历让他早早就认识到铁路或将改变漕运,劝说父亲解散船队,趁早改行。遭到洋人刁难,他也能运用所学机制化解危机。

  杨春早恪守“洁身正骨”的祖训,刚直不阿、一身傲骨,不为五斗米折腰。为了一本对县志有用的古书,不惜卖掉毛驴;后又为了写好县志,深入虎穴,与土匪斗智斗勇,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他们都是家风祖训和运河文化的传承人、践行者,而他们之所以成为“济宁三杰”,优秀的品质都来自家的土壤。黄子荣的母亲,一个民国时代的普通妇人,处处流露出传统美德的光辉。丈夫被气死,二儿子要找上门讨回公道,她一句话拦下,而宋家老爷也苛责懊恼,首先想的是去灵堂送黄家老爷一程。宋家老爷去世前,黄母不计前嫌,送去亲手包的饺子。关于家风、家训,编剧并未用过多的笔墨去赘述,而是通过人物的一举一动,润物细无声地展现出来,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的就是中国人千百年来传承的“家文化”。

  《运河风流》中既有济宁漕运地区三大家族的兴衰沉浮,也有浸润儒家文化的山东人重礼务实、仁爱笃厚、重情重义的文化底蕴,以及他们包容大度、诚信正直、侠义刚勇的真性情。后面的剧集还将展现他们子孙后代不屈不挠的抗日革命斗争。在被历史推着前进的过程中,运河沿岸的齐鲁儿女,把中华民族顽强的文化传承精神和生机勃勃的文化生命力逐一呈现。

  从家风家训看山东“两创”

  黄子荣土匪窝回来后,母亲拿着剪子在他身边剪来剪去,这就是民俗中的“剪魂”,意指剪去在外沾染的晦气。作为首部全景式展现齐鲁运河故事的电视剧,《运河风流》不仅真实再现100一百年前运河两岸的商业景象及漕运兴衰,还透过剧中人物的身份与职业,让观众解锁曾经与运河息息相关的各个行当,以及祭河神、开族谱、剪魂等直观呈现运河文化的特色风俗。

  该剧还将宏大叙事与家国情怀完美融合,以小见大又生动直观地展现了大运河文化的思想精髓,让观众身临其境地体会到大运河文化的内蕴和风貌。

  播出过半,《运河风流》已经尽显山影风格。秉承山影制作一贯以来扎根生活、扎根现实的优良传统,该剧无论从剧本创作、选角,还是表演、场景、服化道等细节,无不彰显着“鲁剧”的精品特质。

  为了写出运河沿岸的风情、风土、风物、风韵,高满堂多次带学生到运河边采风。《运河风流》从最初酝酿,到确定创作,再到完成剧本,用了5年时间。“这5年里,我们查资料、做采访,渐渐地,主题从生硬到圆润,从直白到丰富,从严肃到温和;情节从杂乱到有条理,从简单到复杂,从无序到精密;人物从模糊到清晰,从呆板到生动,从冰冷到温润。这条缓缓流淌了千年的老运河,在我的心里,在我的梦里流淌着,最终在笔端流淌出了故事,流淌出了人物,流淌出了一部60多万字的《运河风流》剧本。”高满堂如是说。

  每去采风一次,高满堂对大运河的理解就加深一分。在他看来,大运河有着双层含义,它既是力量与希望的化身,但也和家风、家训一样,伴随着西方影响,面临过走向没落的命运。“大运河最终衰落了,我们的精神血脉是不是也会一蹶不振呢?《运河风流》作为一部电视剧,在试图努力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的答案是,中华民族精神上的民族之河,是不会衰落与枯竭的。”

  家风家训是《运河风流》的魂魄和脊柱,在弘扬家风家训的同时,编剧难得加入了辩证的眼光。剧中,黄家家规规定除原配夫人外,续弦夫人死后,棺材不能从正门进入祖坟院内,这条规矩隐含着对女性的歧视。而黄子荣与续弦妻子马彩英感情深厚,为给妻子一份应得的尊严,他与族老们抗争,最终想出了搭建天桥的方法。对待家规,黄家如此,宋家、杨家亦如此,剧中通过“守规矩”塑造人物的道德与情操,“破规矩”塑造人物的胆量与气魄,“立规矩”塑造人物的智慧与胸襟。黄、宋、杨三家对于家规家训的态度,也代表了中华民族对传统文化的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革故鼎新、不断进取。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运河风流》用影视手法讲好山东故事,又一次丰富了山东的“两创”实践,让优秀的齐鲁文化在新时代迸发催人奋进的力量。

  (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任晓斐)

原标题:山影新作《运河风流》热播 高满堂联手张新建讲好“山东故事”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