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公安剧回归生活流

舜网-济南时报 2022-08-03 07:54:52
责任编辑:颜甲

当公安剧回归生活流

  今年,济南籍著名编剧赵冬苓的两部现实主义作品先后跟观众见面,均在口碑和话题上形成碾压之势,尤其是由济南爱奇艺制作,张若昀、白鹿、王景春、宁理等主演的《警察荣誉》,首轮播出以8.6分的豆瓣高分收官后,在东方卫视二轮播出热度依然不减,稳坐2022年第一口碑剧,在观众“接地气”“过于真实”“气死了”“哭麻了”的评价中,公安题材“实火”了。

  诠释“现实主义”的新解法

  处在城乡接合部的八里河派出所就是我们身边派出所的化身,大案子少有,更多的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导致警力严重不足。一开篇,王景春饰演的所长王守一就为八里河派出所在全市160多个派出所中群众满意度排名倒数而发起了愁。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现实生活中的民警,都嗅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亲切感,一下子拉近了与影视剧的距离。

  观众跟四位新警察一样,很快就发现了民警真实的工作日常,老赖、小偷、医患矛盾、聚众闹事、自杀、爬楼取钥匙、救助流浪猫……一个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案子一一上演,平凡的工作中,新人警察慢慢在实践中学会道理。

  警察有光环,但警察不是圣人,在法理和人情道义面前,是非黑白并不是单选题。

  剧中,一位大爷出门遛狗不拴狗绳,狗吓到了孩子,大爷不但不认错,还上门闹事要孩子的父母赔偿,后来更甚,不但要讹这对年轻夫妇,还要警察局支付医药费。如此刁民,观众都“气炸了”,曹建军给出的建议却是和解,孩子的父母则无法接受,刚入职不久的杨树也出于同情,建议这对年轻夫妇通过法律程序讨回公道。

  屏幕之上,杨树和曹建军展开了一场争论,曹建军教育杨树:“你有没有想过,整天官司缠身的这些人的心情?你追求的正义,除了破坏这一家三口的安宁幸福以外,没一点儿用。”屏幕之外,观众也为孩子一家感到委屈。

  而编剧赵冬苓在微博上回应:“什么叫现实主义?不伪饰,不矮化,不溢美,提出真问题,面对真现实。至于能不能解决,不是编剧的任务。”虽然后来剧情里终究“恶有恶报”,但在戏剧性的“巧合”之外,和解才是现实中的大多数。电视剧为观众留下了足够的讨论空间,也把处理问题的主动权交给了大家。

  英雄主义不是“逞英雄”

  故事发生在八里河派出所,主角是“四新”+“四老”,四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跟随四位老民警开启了他们的“菜鸟成长记”,丰富的群像就此被搭建起来,带着一股属于平民英雄的烟火气徐徐展开。

  所长王守一,作为老民警,他对辖区再熟悉不过,更清楚地知道派出所每个民警的特点,能够知人善任。你可以说他有些世故,但他也是个对人民负责的好警察,在他的带领下,派出所上下同心。

  李大为,在学校里属于“学渣”,踩着线考进八里河派出所,人很仗义,却经常惹事;嘴有些碎,一天到晚叨叨个没完;经常遭人嫌弃,但聪明活络。

  宁理饰演的陈新城是李大为的师父,有着丰富的经验,曾经因为救跳楼者,尽力拽住而将手臂挫伤,最终却未能成功,反而因家属无理取闹而受到处分,这段经历成了他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个性沉闷,不苟言笑,与李大为一冷一热,对比强烈。

  白鹿出演的夏洁,是前任所长的女儿。因为父亲因公殉职,当她走上父亲从事的岗位,理所当然受到很多“优待”。尤其是她的师父,正是父亲当年牺牲自己救下的徒弟。而她的妈妈还沉浸在丧夫的痛苦中,生怕女儿有丝毫闪失,原生家庭、父亲的同事以及她个人的职业规划,各种元素互相拉扯,夏洁更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肯定。

  徐开聘饰演的杨树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以第一名考进市局后被安排到基层派出所锻炼,是所里的智慧担当。身为学霸,他自身带有优越感,但如何把理论形成实践,给了他无形的压力。

  从农村考出来的赵继伟担负着家里的希望,比起同时考进来的其他三个人,他平庸却勤恳、踏实,只是来到八里河派出所后发生的一切,似乎与他想象中的警察有些不一样,尤其是当看着自己的师父每天忙走于调查“纸尿裤大盗”、救助流浪猫等小事时,赵继伟对自己和这份工作产生了质疑。

  看过的观众都说,《警察荣誉》没有绝对的主角,也没有过分渲染英雄主义,是国产剧的一大进步。

  以往,很多电影里的警察一个人出动就能以一敌十,单枪匹马也敢深入虎穴,在枪林弹雨面前毫无惧色,并总能逢凶化吉。但《警察荣誉》里并没有刻意制造“爽感”。相反,剧中用了很多篇幅来强调警察执行命令很重要,但个人的生命安全同样重要,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很好,但警惕不要“逞英雄”。

  哪怕只是抓捕一个A类通缉犯,八里河派出所就派出了一群警察,而且好几个人都是全副武装,为此李大为满脸不屑。在路上,陈新城对他进行了一顿教育:警察并不是孤胆英雄,出任务也不是玩命,确保完成任务,也要保证自身安全。还有一个案例,陈新城安排李大为和一个辅警去调查劫匪情况,嘱咐他有情况一定报告。但到了关键时候,李大为没有报告而是选择了独自采取行动,虽然最后抓住了劫匪,却受了皮肉伤,并被师父以“擅自行动”为名痛斥一番,所长王守一也训诫李大为:“我宁可天天到禁闭室里面给你们送饭去,也不愿意年年到墓地给你们上坟去。”

  公安题材再升级

  每一个案子,都是老百姓正在经历的生活的横切面,导演还刻意用多视角拍摄来传递当事人的心理,全方位展现警察、老百姓日常的喜怒哀乐。《警察荣誉》带着热乎乎的烟火气,从一轮到二轮播出持续输出话题,让观众重新聚焦国产剧最为常见的一个题材——公安。

  我国公安题材影视剧的发展由来已久,1949年东北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无形的战线》开了中国公安题材影视作品的先河。此后,《西门警事》《缉毒英雄》《重案六组》《营盘镇警事》《派出所的故事》《草帽警察》《扫黑风暴》等不同类型的公安题材影视作品在不同时期涌现,一直是国产剧的一个重要类型。不过,这一类型也一度走入套路化的创作误区,以重大案件、暴力、血腥夺眼球,刻意制造“爽感”谋求所谓的公平正义。

  与以往的大案、要案的刑侦类公安题材影视剧不同,《警察荣誉》聚焦基层民警的工作日常,繁杂、琐碎的同时用烟火气来抚慰凡人心。这让不少观众联想到了B站热播三季的高人气纪录片《守护解放西》,“这不就是剧版的《守护解放西》嘛!”《警察荣誉》的出现,无疑用生活流为公安题材打开了新的创作路径。以小见大,把镜头对准小人物、小事件,用平凡、普通、真实来赢得口碑。

  艺术来自于生活,赵冬苓说,“尽管有艺术再创作,但几乎每一件都是我们从生活中‘捡’来的,有些几乎就是原封不动照抄的”“化解矛盾,防止纠纷进一步激化,这些看起来可能‘鸡毛蒜皮’的事,其实就是大多数警察工作的重点”。

  为写好这部作品,赵冬苓带着几个年轻人采访了济南的5个派出所和1个刑警队,聆听几十位一线工作的警察讲述他们的真实故事。年轻人还跟着警察一起值大夜班,观察他们如何处理警情,切身感受其中的快乐和苦恼,也只有经历过这样的真实,才会产生让观众信服的生活质感。在赵冬苓看来,这部剧从头到尾都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她和其他主创一样,就是希望它是用强烈、真实的生活质感来赢得观众。

  罗曼﹒罗兰曾说:“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赵冬苓也说:“在任何一个时代,现实主义作品都有强大的生命力,人总是希望文艺作品关照着自己,关照着自己的生活。”没有英雄主义的《警察荣耀》让无数平凡的观众照见了自己。

  (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任晓斐)

责任编辑:颜甲
新闻排行
进入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