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安徽"丢肾"男子:被老鼠咬无钱打针 卫计委建议起诉

2016-05-31 07:51:17 来源: 法制晚报(北京) 责任编辑:郭天舒

摘 要:安徽宿州男子刘永伟因车祸受伤,在江苏省徐州市医学院附属医院(也称徐州二院)接受治疗,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发现右肾缺失。他找到徐州二院讨说法,由此引发“丢肾”风波。

安徽

  刘永伟因车祸后的手术引发“丢肾”风波

安徽

  诊断病例

  安徽宿州男子刘永伟因车祸受伤,在江苏省徐州市医学院附属医院(也称徐州二院)接受治疗,后在多家医院检查发现右肾缺失。他找到徐州二院讨说法,由此引发“丢肾”风波。

  他后被徐州有关部门安排到南京军区总医院再次接受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右肾并没有丢失,只是外伤性移位、变形、萎缩了。他认为之所以肾移位,是徐州二院在给他做手术时造成医疗事故所致。

  刘永伟的主治医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徐州卫计委有关部门负责人则表示,建议他走司法程序起诉。

  一起车祸后的手术引发“丢肾”风波

  刘永伟一直疑惑,为什么原先多次检查都是右肾缺如,而最后又检查出右肾没丢只是萎缩了呢?

  自从从徐州调查组公布的调查报告中得知,自己的右肾并没有丢失,而只是 “外伤性移位、变形、萎缩”了。近些天来,刘永伟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原先多次检查都是右肾缺如,而最后又检查出右肾没丢只是萎缩了呢?

  更让他想不通的是,他曾到南京军区总医院检查过,检查结果为右肾缺如,而在徐州市有关部门的安排下,他再次到该医院检查时,检查结果却变为外伤性移位、变形、萎缩了。

  2015年6月12日,刘永伟开四轮车不慎翻车被砸伤,到皖北矿务局总医院治疗8天,后转入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也称徐州二院)。在徐州二院近两个月的治疗期间内,曾接受两次手术。

  从徐州二院出院的第二天,他到山东省立医院检查后发现,他的右肾竟没有了。之后,他又分别到山东省立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徐州二院以及宿州当地的多家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均为右肾缺如或孤立肾。

  刘永伟说,之所以到不同的医院多次检查,就是怕一家医院检查不准确。在拿到了多家医院都是右肾缺如(或孤立肾)的检查结果后,他开始向徐州二院讨要说法,并到徐州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要求调解此事。

  2016年5月5日,安徽当地一家媒体为此刊发了《我的右肾去哪了》的报道,由此,他的“丢肾”遭遇引发大家关注。

  这起“丢肾”风波让44岁的刘永伟说话变得更谨慎,他在接受采访时显得小心翼翼,总是力图用最准确的词句来表达他的意思,“说话就得准确,不然又闹误会。”他说。

  认为徐州调查组没兑现承诺

  调查组曾承诺带他去南京军区总医院接受检查,给他鉴定报告。可如今检查做完了,鉴定报告却至今也没见着,治病的事更是没有着落。

  刘永伟说,在找到徐州二院讨要说法、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他曾到徐州医患纠纷调解中心要求调解,为此他签下了调解申请书。该申请书显示,他要求徐州二院赔偿200万。

  对此刘永伟称,当时只是讨要说法,并无意谈赔偿,他之所以这样写是该调解中心调解员张树槐逼他的。

  张树槐对此并不认可。近日,张树槐证实,“说我逼他索赔200万的事,刘永伟已向我道歉了,他承认自己压力大,说话不严谨造成了误会。”

  除道歉之事外,还有一件事让刘永伟一直无法释怀。他回忆说,在当地媒体刊发了《我的右肾去哪了》报道的当日深夜,多名自称是徐州调查组成员的徐州警察,在宿州警方的带领下,一行十几人来到他家,要把他带走接受检查。

  第二天,当着他家所在的辖区宿州市埇桥区南关街道办事处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的面,徐州警方承诺不但带他去南京军区总医院接受检查,给他鉴定报告,还会安排给他治病。

  可如今检查做完了,鉴定报告却至今也没见着,治病的事更是没有着落,他感觉徐州调查组的人没有兑现承诺。

  为此,他曾多次通过电话向徐州卫计委的工作人员要鉴定报告,“可徐州卫计委的人说,卫计委没有鉴定报告,只有调查报告,谁承诺给你鉴定报告你找谁去。”说起此事,刘永伟显得非常气愤。

  为刘永伟之事来到宿州市的徐州市卫计委两名相关部门负责人于5月28日上午向记者及刘永伟本人表示,徐州为刘永伟“丢肾”事件成立的调查组对该事件的调查报告已经得出,并在网上公布。

  这两名负责人还称,鉴定报告只能是由国家专门的鉴定机构出具,而徐州卫计委作为医疗行政主管部门是没有资格出具鉴定报告的,而只能是出具调查报告。

  “肾跑到肝后 说明手术中没有安置好复位”

  “为什么会出现外伤性移位肾跑到肝后方的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肾萎缩的?是不是手术没有安置好复位或者只是很随意的放进去了?”如果有鉴定报告,就可以知道徐州二院在此事中是否构成了医疗事故。

  在刘永伟看来,虽然徐州调查组给出了调查报告,可调查报告却没有鉴定报告对自己更有意义。

  他认为,如果有鉴定报告,就可以知道徐州二院在此事中是否构成了医疗事故,如是医疗事故,徐州二院应负多大的责任?是否构成了伤残?几级伤残?这些问题也能明确体现。

  同时,他还对徐州调查组公布的调查报告表示质疑。曾在宿州市埇桥区三八乡卫生院做了多年医生的刘永伟认为,该调查报告具有明显的误导性,调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外伤性移位、变形、萎缩”,这个“外伤性移位”好像暗示是我受伤造成的,“其实我个人认为,应是手术移位没有处理好造成的。”

  他还向记者表示诸多疑问,“为什么会出现外伤性移位肾跑到肝的后方的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肾萎缩的?是不是手术没有安置好复位或者只是很随意的放进去了。”

  他认为,“之所以出现‘肾移位’的情况,是徐州二院在手术时造成的医疗事故所致。”

  主治医生不愿回应 徐州卫计委建议起诉

  刘永伟每天都与病痛相伴,还有挥之不去的焦虑以及对死亡的恐惧,“大半年了,由于我的右肾有毛病,左肾也不好了,这样的身体状况没有一家医院敢接收救治,看来只好在家等死了。”

  如今,刘永伟每天都与病痛相伴,还有挥之不去的焦虑以及对死亡的恐惧,他称,“大半年了,由于我的右肾有毛病,左肾也不好了,这样的身体状况没有一家医院敢接收救治,看来只好在家等死了。”言语间透出几丝悲凉。

  近几个月来,由于他手术过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并出现了脓肿,所以他睡觉只能是爬着。谈及无钱医治的无奈,他很伤感,“最倒霉的是,有一次好不容易睡着了,被老鼠咬破了手指,可由于看病花去50多万,已无钱打防疫了,也无所谓了,等死吧!”

  作为刘永伟的主治医生,同样身陷“丢肾”风波的胡波近来也不好受。有媒体报道称,44岁的胡波性格稍显内向,少言寡语,因为“肾失踪”风波,他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胡波觉得自己被刘永伟“反咬”了一口,至今心有余悸,“病人的不理解,我还能忍受,因为他们所处的状态,比如像刘永伟的病情,我很同情。但他用谎言等来攻击我,令我很难受。个别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更令人愤怒。

  调查结论出来后,徐州二院给胡波放了长假,让他好好调整。

  记者想就该事件相关问题向他求证,但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5月28日上午,上述的徐州卫计委的两名部门负责人告诉刘永伟,“建议走司法程序起诉。”

  对此,安徽宿州市埇桥区一位对刘永伟“丢肾”事件一直很关注的某部门负责人对徐州方面的态度是:他们没有兑现给刘永伟治病的承诺,关于调查报告和鉴定报告问题,“我认为他们是在偷换概念。”

  医生回应

  主刀医生:加强与病患沟通避免误解

  5月29日晚,胸外科副主任医师胡波接受央视新闻《面对面》采访时介绍,“当时已经告诉家属病人情况很严重,有可能救不过来。包括在手术过程,会动患者的脏器这件事,也与病人家属沟通过。”

  胡波称,当时手术还请来了泌尿外科、肝胆外科和普外科的医生共同会诊。在处理右肾这个问题上,遵照泌尿外科医生的意见,看到肾脏的情况没有特别异常。

  由于患者的肝脏和肾脏、肠道都整体的疝过来,所以在手术过程中,患者的脏器是整体地把它放回去,不是单个放的。

  术后,由于恢复缓慢,胡波建议病人转院。就在病人转院后的这段时间内,刘永伟在七八家医院进行检查,得到结果显示刘永伟的右肾未见确切显示。

  在经媒体报道后,面对铺天盖地的舆论谴责,胡波表示,当时网上很难听的话都有,“杀医生全家,炸医院。”胡波说,“当时心里感觉气愤,特别悲凉的那种。”

  最终事件调查报告称刘永伟术后右肾存在,目前呈现为外伤性移位、变形、萎缩。

  胡波说,“这个事最终给我清白,心里好受多了。在遇到这种情况非常危急的病例的时候,我该做的事我还是要做。因为我相信绝大部分人还是好人,绝大部分的患者能够理解,按原则去做,凭着良心去做。以后要加强与病患沟通,去避免这种误解。”胡波表示。

  “丢肾”新闻出现反转,胡波也得以恢复日常的工作。

【更多热点请手机下载《爱济南》客户端 山东大小事尽在掌握】

原标题:"丢肾"男子:被老鼠咬无钱打针 卫计委建议起诉
分享到:
值班主任:田艳敏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