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与芙蓉街“撞脸”的普通小吃街到全国潮人逛吃打卡胜地 宽厚里的网红攻略

2018-09-02 06:48:23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梅寒 周全

责任编辑:翟羽

从与芙蓉街“撞脸”的普通小吃街到全国潮人逛吃打卡胜地 宽厚里的网红攻略

宽厚里一家网红茶饮店,游客和装扮成恐龙的店员拍小视频。 记者刘玉乐 摄

从与芙蓉街“撞脸”的普通小吃街到全国潮人逛吃打卡胜地 宽厚里的网红攻略

9月1日,夜色中的宽厚里游人如织。 记者刘玉乐 摄

从与芙蓉街“撞脸”的普通小吃街到全国潮人逛吃打卡胜地 宽厚里的网红攻略

在喜欢俚甜品店,粉粉的拍照池让女孩们少女心炸裂。

  安徽游客周飏第一次来济南宽厚里,嘴和手都在忙活。嘴忙着吃,手忙着拍。只吃不拍照,不算打卡成功。此行,他带着一个任务——抖音视频里有很多人“100元吃垮宽厚里”,他想试试。

  从与芙蓉街“撞脸”的普通小吃街,到潮人追捧的网红打卡胜地,一跃迈进全国知名旅游特色街区梯队的宽厚里经历了什么?有人说,它的蹿红得感谢抖音这个贵人相助。但业内人说,它的爆红背后必须是成功的商业操作。

  “打卡胜地”

  这个暑假每天游客过万人次

  8月28日并非周末,从上午9点半开始,宽厚里的人潮一路高涨,到中午12点就开始摩肩接踵。大半小吃店需要排队,大半餐馆需要等座。排不上队,拿出手机来自拍也是好的。所以在网上有个段子:“来宽厚里的人一半在吃吃吃,一半在拍拍拍,吃着的人担心被拍上,抓紧凹造型;拍着的人心里想‘瞎墨迹啥,吃完拔腚’。”开篇提到的游客周飏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游客。

  他从抖音上刷到有人拿着一百元要吃垮宽厚里,觉得有趣极了,赶紧过来体验。“吃了10元小串、15元臭豆腐、20元大串、10元网红煎饼果子、15元麻辣小海鲜,这些就已吃得8分饱。又来5元冰激凌解解腻,15元脏脏奶茶填填缝儿,基本就吃到这儿了。”说着周飏用手指了指喉咙,这些还没花够100元。

  宽厚里游客最多的时段是下午4点半到晚上9点半之间。据不完全统计,这个暑假每天游客都能过万人次,周末高峰期都是数万人次。

  莱芜游客小许也是慕名而来。“每吃一家就要发个朋友圈,每发一次都几十个赞。”小许说,她眼里的宽厚里始终带着粉丝滤镜——文艺、小资、小清新。而这一层粉丝滤镜的制造者就是连音社。

  爆红缘起

  半年前的夜,连音社一嗓唱火

  宽厚里爆红的起点,要追溯到今年3月31日。那天晚上10点半,店铺都已打烊,只有小广场坐着三五个年轻人。静夜中琴声响起,随之歌声响起,游客们赶紧围过去。他们没想到,在此深夜放歌的就是连音社。

  静夜衬托着两个年轻人文艺的歌声,尽管听众屈指可数,可他们的视频通过抖音呈现在更多人面前。

  在济南,知名乐队路边驻唱并不多见。连音社走穴宽厚里,给一颗颗文艺之心无处安放的济南年轻人一个寄托。连音社白天出摊时,整个宽厚里被围得水泄不通,甚至有游客爬到附近的屋顶上,居高临下观看。

  尤其是他们翻唱堪称“逼死原唱”的《我们不一样》、《离人》,一路带火了原本与其他商业街一样普通的宽厚里。也就从那个时间点开始,近一个月时间本地媒体都是“连音社带火了宽厚里”的报道。尽管因为集聚粉丝太多,连音社未能持续驻扎,但上百万点击量的视频成了最好的推广,全国网友都知道了济南有个名字很文艺、东西挺好吃、拍出照片也好看的地方——宽厚里。

  有业内人士称,宽厚里的爆红应该跟西安在抖音上大火是相似的方式——与抖音的战略合作。此前,在接受济南时报记者采访时,世茂商投山东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此否认,他说宽厚里“火”是必然,在抖音上“火”则是机缘。

  尽管宽厚里“大东家”否认这是商业宣传套路,但找梗儿、找噱头的营销“套路”被街上的大小店主们学得相当到位。

  “心机”店家

  爽梗丧梗文艺梗,都是“套路”

  在宽厚里,似乎不作点妖就修炼不成网红店。宽厚里近一段时间最出名的网红角色,一个是卖萌、卖惨、任游客调戏的轻松熊人偶,一个是死活让你拿不到冰激凌的帅气小哥。前者是新店开张,以有趣的轻松熊招徕顾客,提升店铺知名度;后者声名在外,用有趣的体验持续吸引顾客——总有人有信心一把从小哥手里拿到冰激凌。

  无论轻松熊还是小哥,一个店铺有这么一个亮点就足以在林立的对手中出类拔萃了。

  “花钱请人假装排队都是玩剩下的,要出名得有特色”。小吃店主樊月经过自己观察总结出宽厚里各个店爱用的梗:爽梗,比如吃得爽、辣得爽、玩得爽,生活压力那么大,总有人需要发泄;丧梗,比如致郁奶茶、前女友辣翅;回忆梗,比如80后玩具、90后CD之类……

  除了自我找梗推销,还有借消费者之手推销。在一家串儿店,墙上贴着“拍视频发抖音菜金打折”的广告。如果这算引导消费者推销,还有些店铺因为太好吃或者太有趣吸引一批“自来水”——自动给店铺推销的粉丝。“比如自称比国足还臭的臭豆腐,还有店里有十几只萌猫的咖啡馆。这么有趣肯定会跟身边人推荐,或者发微博微信。”市民王女士说。

  “吃点,玩点,疯点。”一名游客这样形容她来宽厚里的意图。

  专家剖析

  要让游客怀着好奇来探索

  大火之下,也有店主随时做好转型准备。“宽厚里至少有三家臭豆腐店,烤串哪里都有,泰国榴莲、台湾花枝丸随处可见,各种奶茶店更是连锁店遍布全国,仅靠抖音一时‘火’,游客新鲜感褪去我们就不好干了。”80后店主王子辛说,整个宽厚里最有本地特色的就是几家老字号餐馆和齐鲁美食汇,但它们体量占比和客群占比优势都不大。

  山东大学旅游管理系副主任、博士后许峰副教授曾表示,世茂宽厚里目前还是标准的商业业态,它缺少具有济南本地特色的生活。“在百花洲的后宰门附近有一些散落的小馆,店主表达出来的既是事业又是人生的状态,就会深深吸引游客。”他表示,旅游商业要走远,就得让游客怀着对济南生活的好奇孜孜不倦前来探索,济南的私家美食在哪里,济南的文创精品在哪里。

  山东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路琪也认为,宽厚里商品同质化太高,基本什么小吃火就有什么。缺少本地美食作为根基。“没有宽厚里爆款或者说没有济南爆款,这归根到底还是管理问题。”她说,一条省会特色旅游商业街的打造,不仅是商业行为,政府也要积极参与引导。

  宽厚里的运营方也试图增加更多文化内涵,比如展现儒家文化、宽厚里大戏台,引进上海子曰小剧场……

  爆红至今尚不足半年,如果说抖音把宽厚里送上了旅游商业街的王者梯队,那么能不能冲击C位,还得看它自己打怪升级的能力。(记者刘杰)

  宽厚里对外地游客而言,是个有了小假期就想来打卡的网红胜地;而对本地居民而言,它应该是个每隔一两个月就能发现新鲜有趣小店的逛不够的所在。因为,这里的店面更迭实在是太迅速了。

  什么样的人在宽厚里开店?如果不是与多位店主深聊,我们不会知道,在这里开店的老板,外地人多于本地人。在网红街开店是种什么体验?这4位店主让你“知乎”一下。

  超跑俱乐部的“互联网思维”

  从8月23日试营业至今,刘建鹏就忙到停不下来,除了接待店里络绎不绝的顾客,还要在微信上回复想找他开连锁店的那些人。

  刘建鹏在宽厚里开的是一家名为“泡面王国”的方便面堂食店。他自嘲自家店的位置是“辅路”,前排店面才是“主路”。但试营业的第3天,客流量就达到了一百多人,“昨晚忙到十一点多,周围店都关门了我们还有顾客进来。”刘建鹏开心地说。

  店面的火爆情况,算是在刘建鹏的预期之内。开店之前,他就作了充分分析:宽厚里本就是自带客流量的“网红一条街”;以泡面为主题的餐饮店被成都“带货”后,也已在抖音上成为“爆款”。除此之外,店面所处位置是他精心挑选的,“这周围有很多网红店和饮料店,大冰的小屋也在这,还有连音社唱歌时常驻的大石头。”

  刘建鹏很清楚在网上和线下自带流量的叠加意味着什么。几天时间,“泡面王国”已经在济宁、青岛等地开了八家连锁店。“开业前后,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宣传,网红店都是自带流量嘛。”他将这总结为“短视频红利的变现”,表述还挺专业。

  “泡面王国”的大门上摆着三排方便面,往里凹进一米左右的距离,刘建鹏解释称这块凹进去的空间是专门留出给顾客拍照用的。刘建鹏说,店内主要消费群体以学生和年轻人为主,而现在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是“拍照为主,吃饭倒成了次要的,所以就提前为他们设置好拍照场景”。看,“互联网思维”又出来了。

  店内餐桌对面的墙上,摆满了各种口味的泡面,那是刘建鹏从世界各地寻来的,种类多达50种。泡面墙的一侧摆放着一个吧台,那是刘建鹏计划用来做自助泡面的区域,只不过现在还没完善好。“等弄好了,顾客就能在这边为心爱的人煮一碗面,到时候还会安上人脸识别系统,全部自助。”

  生于1990年的刘建鹏是“泡面王国”的股东之一,而在厨房里刷碗的煮面的,都是他的合伙人,他们都是临沂超跑俱乐部的成员,在厨房里刷碗煮面的“小哥哥”,有自己创业的富一代,也不乏身家几十亿的富二代。“他在后头睡觉呢,要不叫起来给你们刷个碗?”

  刘建鹏不觉得富二代就有多么不同。“富二代并不是很多人眼里那种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很多都是有涵养、讲义气,也有自己事业的普通人。后头睡觉那个昨天还说呢,在家里都没洗过碗,在这一洗洗一天。”当然,现在店铺还在试营业,没有招人,他们才亲自上阵,等步入正轨,就不天天在店里“靠着”了。

  90后闺蜜的“粉色强迫症”

  8月27日中午11点,位于“泡面王国”楼上的“喜欢俚”甜品店准时开门营业。早就等候在门口的女孩们一拥而入,寻找着自己中意的位置开始掏出手机拍照。而停留在门外的两个看起来高中生模样的姑娘,还站在店门口那面特地为拍照而设置的花墙前各种摆pose。

  这是“喜欢俚”的90后老板任竹艳的主意。这面粉红色和白色的花朵墙,让人少女心瞬间炸裂,排起长队的客人们再也不嫌等得无聊了。

  走进店内,满眼粉红:粉红色的墙壁,粉红色的座椅,粉红色的餐具,装满塑料球和充气玩具的池子里,放着“我想要很简单 时光还在 你还在”“我在找一条路 通往你心里的路”等用来拍照的手牌。更强迫症的是,进拍照池前要穿鞋套,鞋套也是粉红色的。

  店是任竹艳和闺蜜殷玮唯合伙开起来的。大学毕业后的两人曾一起先后在广州与北京工作,最终因喜爱“甜蜜的事业”决定来宽厚里开一家甜品店。这家店5月20日开业,一周后就刷爆朋友圈,进阶“网红”的速度超过了很多宽厚里老店。

  从营业第一天店里只有一位客人,到现在每逢周末、节假日门口都排起长队,客流量多的时候达到五百余人,任竹艳说,她们从未搞过顾客拍照发朋友圈之类的活动,都是客人们在店里拍了照觉得好看,自发宣传。“哪个女孩子拍了好看的照片,能忍住不发朋友圈呢?”她笑眯眯地税。

  网红老板想“为济南菜带货”

  提到杨国东,很多人都不陌生。4月21日,网友杨球球在抖音上发布了一条内容为“来拍你们喜欢的济南,刚到宽厚里就暴雨,餐厅老板看我们在门口躲雨,把我们都叫进来”的短视频。该条短视频浏览量破1385万次,也让宽厚里一跃成为全国各地网友纷纷来打卡的“网红街”。而视频里的“网红济南老板”,便是31岁的杨国东。

  占地380余平方米的“罗蕾莱啤酒餐吧”是宽厚里面积最大的餐饮店,因杨国东的“济南style”,成为五一期间外地网友来济南打卡的必去地点。但最近的他很令人“同情”:因为体重已经240斤,所以他下定决心减肥,打算减重70斤。他一顿午饭只能吃200克青菜,在“吃草”之前,他默默地咬下了一口能量棒。

  白天的罗蕾莱相对安静,杨国东颇为遗憾地告诉记者:“应该晚上来,上屋顶上去,那才叫美,我一上去就能作出诗来。”作为纯正的老济南,“吃把子肉都吃肥的”,他选择在宽厚里开店,更多的是源于情感。“我楞喜欢宽厚里的仿古建筑,西有趵突泉,北有大明湖,东南被护城河搂着,这才是老济南该有的样儿。”

  成为“网红”后的宽厚里,却让杨国东有点着急。“这里咱济南特色的东西太少了,地道小吃也不够多。开那么多奶茶店,没意思。你知道老济南菜怎么做吗?”说着,他详细地给记者介绍起了那道名为乱炖菜的做法。

  为了给济南菜带货、给济南特色带点流量,杨国东打算开一家牛肉米饭店。祖辈代代做酱牛肉,手艺可不能浪费了。

  就想安静着喝点茶

  在喧闹的宽厚里,跟众多自带流量的网红店相比,“知丘茶食山房”算得上“异类”的存在。店面在三楼,独立、安静,装修透着一股性冷淡风。但店长李萍并不觉得自家店“违和”。

  要想在店里吃上一口饭菜,不仅需要提前预约,人均百元以上的价位,跟宽厚里、芙蓉街大多平价小吃相比,有些高端。但宽厚里本来就需要不同定位的餐饮,也有想安静些的客人。李萍说,在这里不仅可以吃饭,还可以会友品茶,包间需要预定,不忙的时候也偶尔接待一些散客。这里的走红是“慢热”的,在点评网站上,很多人发精修图、写吃后感;一个人来过,下次带他的朋友来,再下次朋友又带着朋友来,回头客很多。

  来自临沂的李萍虽然在宽厚里工作,但并不常逛这儿。她还是喜欢上海等地方商业街的调性,觉得宽厚里的业态还是单调、扎堆了点儿。“精致的店太少了,内容也比较单一,本地特色不多。特别是游客能带着走的代表济南的东西也少。夏雨荷不是最大的IP吗?怎么买不到什么呢?”

原标题:从与芙蓉街“撞脸”的普通小吃街到全国潮人逛吃打卡胜地 宽厚里的网红攻略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