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伙把近26万购房首付款全“赏”了女主播 母亲知道后当场瘫倒

2018-10-23 08:04:58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作者:孔婷婷 王玉英

责任编辑:颜甲

  小李今年19岁,早先他一直在“酷我聚星”APP看直播。两个多月前,父亲把一张存了近26万的银行卡交到他手里,这是他父母连攒带借拼凑起来准备给他买房交首付的钱。手里有了这些钱,小李几乎全部拿来给主播们刷礼物,很快账户里只剩下3分钱。

  给主播们刷礼物的同时,小李的账户等级不断升高,虚拟世界的地位等级让他沉迷其中,他还与一位主播加了微信好友,谈起“恋爱”。

  账户明细打印了9页 首次打赏就出手1万

  “我们夫妻这几年一直在济南打工,想着孩子今年毕业,给他在这儿买套房,以后也好找对象。”小李父亲说,今年7月底,他把这些年攒的、从亲朋借的共计25.94万元存进一张用小李身份证开户的银行卡里,准备买房付首付。他看中一套60来平方米的二手房,定金已经交了,2个多月过去了,因为对方一直没能办成过户手续,他就想先把小李银行卡里的钱提出来。

  21日11点左右,小李父亲到银行取钱时才发现,卡里余额只剩3分钱。刚查完,他都不敢相信,直到打出了9页账户明细清单,看到一笔笔1000元、5000元甚至10000元的支出,他才相信钱确实是被花了,不是不翼而飞。

  “才2个多月,近26万元就只剩3分。”小李父亲说。从其提供的账户明细单可见,从7月30日的第一笔10000元支出开始,到9月30日最后一笔 1 元支出,卡内存款从259400元变成了3分。

  “我们存钱时专门告诉他,这是给他买房的钱,不能动,当时他满口答应,谁能想到背着我们都花了。”小李父亲说,起初孩子还不承认,后来才说,除了一部分生活开销,大都打赏给了网络主播。

  主播加微信“谈恋爱” 没钱打赏提分手

  “玩手机看到有‘酷我聚星’直播的广告,我好奇就下载了,每天也就看一两个小时。”小李回忆说,他大约是去年2月下了这款直播APP,起初没花什么钱,关注了近百个主播,直到今年7月底,他拿到这张银行卡后,开始在平台给主播刷礼物。

  小李说,他达到现在的“公侯”等级,花了快23万元,最多的一天,花了近6万元。他介绍,平台上等级是靠星币刷出来的,星币除了做任务便是花钱买,100星币1元钱,他不只给一位主播刷过礼物,“心儿”“馨儿”还有其他主播,单在主播“心儿”身上就花了十多万。“刷完就后悔,但第二天还想刷。”

  小李和主播“心儿”不仅在平台联系,8月初“心儿”还加了小李微信,俩人谈起“恋爱”,彼此以“老公”“老婆”互称。其间,小李还给“心儿”转过几次账,单转账1000元就至少有两次记录。8月,“心儿”给小李寄了5箱米酒,自称是家乡特产。当时,小李还跟父亲说是“儿媳妇寄来的”,小李父亲担心自己儿子网恋不靠谱,让他跟对方断了联系,小李口头答应了,但没有真断。

  其实,小李和“心儿”在微信上从来没有视频或语音聊过天,都是通过文字沟通,俩人聊天记录最多的时段就是小李频繁刷礼物的那段时间。小李说,9月,卡上的余额越来越少,给“心儿”刷的礼物也越来越少,“心儿”向他提出了分手。

  母亲得知当场瘫倒 无奈带儿子做检测

  小李父亲是一名快递分拣员,经常上夜班,白天在家跟儿子一起吃饭,有时会看到儿子在玩手机。“他玩的那些咱不懂,他也不会告诉我玩的啥。”小李父亲说,儿子一直都这样,让人看不透,跟他说什么就答应着。

  据其介绍,小李今年19岁,是一名中专生。“学校7月分配了实习工作,他在一家物业公司工作,8月烫伤脚之后就没再去,现在物业公司说他语言沟通方面有问题,不收他了。”小李父亲无奈地说。

  “我弟弟从小身体就不好,感觉他反应也有点慢。”小李的表哥说,刚听到小李把钱花得只剩3分,很是震惊。“他妈妈听到后,当场就瘫倒在地。”小李父亲说,22日上午,他带着小李到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做了智力检测。

  从其提供的检测结果与分析报告可见,小李的全量表一栏智商为75,其总智力比4.9%的人好,比95.1%的人差。该报告最后写着:比较受试者各种能力之间的强弱点和结构特点,结果表明:就总体智力而言,受试者的能力在各方面发展比较平衡……此结果仅供参考。

  快递寄件人否认寄件 平台称在进行用户分析

  小李家地上还有此前主播“心儿”寄来的米酒,快递外包装上显示寄件人名叫“李晓燕”。记者拨打快递外包装上留的寄件人电话,对方表示自己只在今年七八月往哈尔滨寄过米酒,没往济南寄过,问及是否在平台做主播,对方表示自己只是一名普通“上班族”,随后挂断电话。

  22日下午,记者联系“酷我聚星”平台客服,随后转到一名负责人,该负责人称目前平台已在核实案例,并称对用户行为分析后,会联和法务、运营多部门讨论此事。22日18点半,该工作人员再次发消息称,“我们需要和用户本人进行直接沟通。”

  ●对话当事人

  “花钱多了级别会高直播间里更受尊重”

  22日中午,小李一家三口租住的出租屋内,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屋内放着两张床和几件简陋的家具。小李低头坐在床边,手里拿着已被父亲拔掉手机卡的手机。生活中,小李平时往来的朋友并不多,他无法上网,便抱着手机在家睡觉。

  一说起直播平台,小李仿佛打开话匣子一般,对平台上的“财富等级”“礼物打赏”等方面如数家珍。“我现在是‘公侯’级别,还差30多万星币就能升级到‘郡公’,那是更厉害的一个等级,像我现在进到别人直播间,主播都会特意点我的名欢迎我,有的人也会附和。”说话间,他拿着手机展示给记者看,只见他随意点进一间直播间,主播见他进房间,便主动称呼他的网名互动,小李的神情中也透着些许自豪。

  “在平台上级别高了,就感觉人家会拥戴你,有些人都认识我了,所以我经常换名字进不同的直播间。”(记者孔婷婷 实习生王玉英)

原标题:济南小伙把近26万购房首付款全“赏”了女主播 母亲知道后当场瘫倒

值班主任:颜甲

    新闻精选